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17日 拥抱每一天

《你为何要信》(2):有神吗?

 

拥抱每一天20141217
收听     
在人类历史中,没有其他问题比这个深奥的问题——“有神吗?”,更需要答案;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回答的问题,而其答案对于每一个人都影响深远。
艾摩第那(Mortiner Adler)在他的巨著《伟大思想综合》(Great Ideas Syntopicon)论及神说:“除了几个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外,所有伟大的书的作者都在本章出现。单就引证参考资料的数量和类别之多,本章是最长的。”
接着,他又说到实际上所牵涉到的:无论人相信自己是宇宙中的最超越者,抑或承认人类以外有一位超越者,并他对这超越者的反应——或爱或憎,或看他为可轻视的力量或顺服他,这一切都对他的生活方向有影响。在那些承认有神的人中还有一个大的分别——就是只看神是一种观念,和哲学家思索的对象,或者看神为一个人们以宗教仪式来虔诚敬拜的活神。
神在试管内吗?
我们先要清楚,我们绝不可能把神放在试管内,或者用科学方法来证明神。同样,你也不能用科学方法证明拿破仑;理由在于历史本身的性质和科学方法的局限。要以科学方法“证明”的事物,它必须是能够重复发生的。人不能因着一次的实验就对世界宣布一项新发现,可是,历史的本身是不可能重复的。没有人能够重回宇宙的起头,或把拿破仑带回来,或重复暗杀林肯,或再钉耶稣在十字架。这些事件虽因不能重复发生而被证明,却也不能因此证明它们不真实。
在科学实验方法范围之外,还有许多真实之事物。科学方法只适用于可量度之事物。没有人见过三英尺高的爱或两磅重的正义,可是没有一个人傻到否认它们的真实。坚持用科学方法证明神,就像坚持要用电话来度量放射线一样。
到底有什么关于神存在的证据呢?人类学家的研究显示,今日最远最偏僻地区的原始人,都普遍地相信有神,这是非常意味深长的。而按最早的历史和全球各地的传说显示,最起初的是一神——造物主——观念。今日,甚至在持多神观念地区的人,在他们的意识中,似乎也是最起初先有一个至高神。过去五十年来,这样的研究对宗教演化论者是个挑战。宗教演化论认为一神论是由多神论逐渐演化、发展而达到的最高峰。可是越来越明显的是,各地最古老的传统都说起初只有一个至高的神。
《传道书》的作者说到神“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3:11)。十七世纪伟大的数学家帕斯卡(BlaisePascal)形容这是每个人心里一个:“神形的真空处”。奥古斯丁总结说:“我们的心永无止息,直至在你里面得到安息。”
因果定律
我们先要思想因果定律。有果就必有因。我们人类连同宇宙本身是结果,这结果也必定有因。我们推到最后有一个没有因的因(译按:即第一因),这就是神。
罗素(B•Russell)在他的《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Why I Am Not a Christian)一书中,有一段令人惊愕的话。他说自己在孩提时代,曾提出许多关于存在的问题,人总用神来搪塞他。他失望,就问:“那么,谁造神?”他说这问题没有答案,因此“我的整个信心崩溃了”。他真傻,按定义来说,神是永恒的,不是受造的。如果神是受造物,他就不是、也不可能是神了。
身为作家及讲师的斯伯乐(R.C.Sproul)解释说:“神是永恒的,他并不是果。就是因为他不是一个结果,所以他不需要有因。他是没有因的。那没有因的、自有永有的一位,和借着自我创造而成的果,两者之间是有分别的,这是值得留意的。”
无限的时间加上偶然
没有人会认为,没有聪明的设计家,电脑也能够面世。在印刷厂里,猴子不能排出林肯的盖兹堡演讲稿(GettysburgAddress)。如果我们看到这份槁,唯一可以肯定的解释是,一个有智慧的人把它排印出来。若说这个无限复杂的宇宙是偶然发生的,更难叫人置信。例如,人类公认人体是令人惊奇的复杂有机组识——其组识、设计和效率一直都是奇妙的。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对这一点深有所感,他说:“无限超越的圣灵,在这些微小的细节上启示他自己,而我们甚至可以用我们脆弱微小的头脑来了解。我的宗教信仰即由对他诚心的崇敬而构成的。我深深地相信有一种借难以理解的宇宙显明的,超越的理智力量的存在,这感受构成我对神的观念。”
基本上,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同样面对抉择:宇宙是偶然开始的还是有目的、有计划地形成的呢?科学家一直以来都以无限的时间和偶然来解释宇宙的源起,为的是避开神这个无法接受的结论。依照他们的说法,如果以频密的电荷震动一种完美配制的原生液体(primordialsoup),经过无尽的时间,一些生命形态就会形成。不过,这个理论牵涉大量难题,以致今日同一批科学家都指出这理论实在有漏洞。杰出天文学家荷尔爵士(SirFredHoyle)以一个比喻来说明这些难题。他问:“一个蒙着眼的人要多久才可以完成一个魔术方块?”如果这人每秒钟移动一格,其间并不休息,估计需要一万三千五百亿年才可完成任务!因此,他的结论是:只要你想到一个人寿命有多少,便知道蒙着眼的人是不能解决这问题的。
接着,荷尔解释说:一个活细胞内有无数氨基酸(aminoacids)链。单是要其中一个氨基酸偶然形成已经是同样困难的了。而在每个人体细胞内大约有二十万个这样的氨基酸。如果你计算一下,一个人体细胞内的二十万氨基酸偶然地结合在一起所需的时间,将是地球的推断寿命的二百九十三点五倍(据一般的推断,地球的寿命为四十六亿年)。这样发生的几率几乎等于零,而且远比蒙着眼睛完成魔术方块的机会率还小!
荷尔又作出另一个比喻来支持他的论点。他称这为“废物堆积场心理”,并问:“一次龙卷风吹过一个废物堆,又把里面堆积着的747客机全部零件偶然地安装成一架可以随时起飞的飞机;这可能性究竟有多大?”荷尔的答案是:“即使是这龙卷风可以吹遍堆放着整个宇宙的废物堆,这个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的!”
荷尔在一本令人印象深刻的著作《智慧的宇宙》(The intelligent Universe)中作出以下的结论:“生物化学家逐步揭开生命是极复杂的这奥秘时,就明显地看到生命的偶然发生的机会极小,简直到了可以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的地步。生命不可能是偶然发生的。”
宇宙的秩序和计划
当谈到相对于偶然的设计,我们必须把眼光放于世上肉眼所能看见的事物之外,和着眼于中子、质子、以及银河系以外的东西。我们倒要问个究竟,是谁或什么东西提供最原本的规则和资料促使这一切发生。这项资料就是我们所讲的设计,类似利用玻璃、金属和磷造成一部有用的电视机的设计一样。没有人会认为,“自然选择”或“自我组合”可以造出一件这样的产品。事实上,“自然选择”一词并不是解释,而只是一个标签而已,它没有说明这些零件怎样为了一个有果效的目标而组合;一定是有人运用资料把这些零件安装成一部电视机。
同样地,我们宇宙的物质系统亦清楚地宣告,有人把编订的指示输入不同部分,制造了我们看见的这个世界。冈兹博士(Dr.RobertGange)提出,更正确的说法是,宇宙是有目的地被设计的。如果有人说,生物的结构可以追溯到次核粒子的自然特性,我们仍要问:“它们是怎样产生的?”比如说,究竟一粒电子为什么会有它现有的、不多不少的电荷和质量呢?为什么光能够不徐不疾地以现时的速度前进?究竟是什么人或东西决定引力的“常数”呢?
由无数我们可以引证出的例子刻意的设计,试想想平凡的水不寻常的特性。拉姆(Bernard Ramm)引用亨得逊(L.J.Henderson)的作品,叙述了水的这些特性。
“水的比热很高。这样人体里面的化学反应才能保持较稳定。如果水的比热低,稍一活动,我们可能就‘沸腾’了。如果我们把一种溶液加热摄氏十度,它的反应便会加快两倍。如果水没有这样的特性,生物便不可能存在。海洋是世界的温度调节器。水由液体结成冰会失去许多热,而由水变成水蒸气须要吸收许多热能。因此海洋是太阳的热气和冬天酷冷寒风的缓冲垫子。地球表面的温度若不是有海洋的调节以保持适当的限度,生物不是被烤热就是被冻死。水是普遍性的溶剂。它可溶解酸、碱、盐等。就化学上说,水是相当惰性的,可以作为反应之媒介而不介入其中。在血液中,它至少溶解了六十四种物质……换别的溶剂早已浓得像泥巴。若水没有这些特性,就我们所知,生命将不可能存在。”
地球本身正是设计的明说。“如果地球稍小,它就不可能有大气层(如水星和月亮);如果稍大,大气层就满是氢气(如木星和土星)。它和太阳之距离也是适当的——稍微改变,地球不是变成太热就是太冷。我们的月球在太阳系中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它形成的方式似乎跟其它面积小得多的卫星大不相同。地球轴心的倾斜度,也恰使大地可以有四季之分……”
同样叫人感到惊异的有关设计的例子,可以在生物——包括人——里面观察得到。地球上约有一千一百万种生物,而每一种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神迹。所有生物都是由有机分子合成的、令人惊异的复杂结构;这简直使人赞叹。试想想人的眼睛吧。英国神学家佩力(WilliamPaley)指出“晶体、视网膜和脑部有效、合作的配合,使人类看见东西。这就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创造者的设计的确实证明。因此,生物的功能设计及其特征都证明了一位设计者的存在。”
即使达尔文也曾在自己的《物种起源》(Origins of Species)中“理论的难题”一章指出:“我坦白承认,‘眼睛是由于自然选择以致很多不同部分一起发挥功用’的假设,是最荒谬。”
哈佛大学的一位演化论者路温田(Richard Lewontin)指出生物“似乎是经过小心和巧妙设计的”,并且形容生物的完美是“一位至高设计者存在的主要证据”。
宇宙有个开始
除了宇宙设计以外,我们也可以推断宇宙是有个开始的。这个开始就是世界出现的一刻。《圣经》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况:“你(主)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诗102:25)
科学家避免谈及时间有开始和完结的说法,因为这说法会显出神的介入。许多年来,无数可供选择的理论出现了。其中一个是邦地(HermannBondi)、荷尔(FredHoyle)和高特(TomGold)在1948年提出的“持续创造/稳定状态”宇宙模式。布禄士博士(Dr.JamesBrooks)在他写的《生命之源》(OriginsofLife)一书中,对这模式的形容是:“稳定状态模式是假设银河系与银河系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远之际,‘持续产生’的物质使会在中间形成新的银河系,于是宇宙会在任何时间看来都一样,而它的密度也大致不变。这个模式认为物质以氢的形态通常生于无有,目的是为要抗衡因银河系互相漂远而产生的物质稀释情况。”因着这个因素,以及其他原因,他的结论是,宇宙是永恒而没有开始的。
美国国家航空及宇宙航行局太空研究院的始创人泽斯杜鲁博士(Dr.Robert Jastrow)表示,实际情形刚刚相反。从一颗星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开始耗用宇宙内的氢,而现时宇宙内的氢和较重金属正在不断稀释。他作总结说,宇宙永恒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
科学家对宇宙源起的另一个解释称为“摆动模式”。这个模式指出宇宙就像一条弹簧,无休止地伸长缩短,循环不息。根据这个理论,宇宙是“封闭的”;那就是说,没有新的能量注入宇宙内。当物质膨胀至某一点,引力便把所有物质拉回来,然后再次膨胀。不过,一切证据都推翻了这个说法。明显地,宇宙的密度正在不断下降;没有任何曾经持续膨胀或者相反的活动迹象,所以,宇宙并不是封闭的。
克理博士(Dr.William Craig)对这两种模式作总结说:“宇宙的稳定状态模式和摆动模式都不符合观察的宇宙生成学的事实。因此,我们可以再次作出结论,就是宇宙的存在根本就是有一个始点。”
第三个关于宇宙起源的观点称为“大爆炸”学说。哈勃博士(Dr.Edwin Hubble)测定了各银河系的速度,证实所有银河系都正在以极高速度远离我们和其它的银河系。这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定律提出:距离我们越远的银河系,移动的速度就越快。
这定律的惊人会意就是,所有物质曾在某一个时期被压缩成一团密度大而有几亿万度高温的物质,观察到这个现象的科学家推论,在“大爆炸”发生后的一瞬间,宇宙应该像一个白热的火球。
1965年,两名物理学家发现一层稀薄的辐射物质笼罩着地球,所以证实了这个学说。这些辐射波和想象中的巨大爆炸的波相同。因此科学认为,除了宇宙是大爆炸的结果这说法以外,就别无其他明显的解释了。
泽斯杜鲁博士声明他在宗教事情上属于不可知论者,他批评大爆炸学说: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天文学的证据怎样引证《圣经》中世界源起的观念。虽然两者的细节不同,但是天文学和《创世记》所叙述的主要部分是不谋而合的。一连串的事件在某个时刻,在电光火石之间突然导致世界上出现了人类。
“科学家无法接受一个他们用了无穷尽的时间与金钱都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科学界中有一种宗教信仰:每件事都可以合理地解释为一些事件的后果;每个果必然有因。现在科学已经证明宇宙是在某个时间爆炸成现状。科学界问:‘导致这个果的因是什么?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把物质和能量放进宇宙呢?’而科学无法解答这些问题。
“除神学家以外,没有人会预料到这异常奇特的发展过程。神学家一直接受《圣经》的说法——起初神创造天地。奥古斯丁补充说:‘有谁能明白这个奥秘,或向别人解释这奥秘呢?’”
他用这段不朽的话作结:“对于一个靠理性的力量而生活的科学家而言,这故事的结局像是个恶梦。他一直在攀登无知之山,并且快要到达巅峰。他攀上最后一块石头时,他竟受到一群神学家的欢迎,他们已经在那里恭候无数个世纪了。”
大卫曾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使徒保罗也曾写道:“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
道德的论据
鲁益师(C.S.Lewis)提出神存在的另一明证,他说:“对与错是宇宙意义的线索。”在我们心里有一种影响力或命令,叫我们要怎样怎样去做。鲁益师解释说,我们普遍地发现,每个人都多少诉诸一些对与错的准则。人会互相争辩:“那座位是我的,我是先来的!要是我这样待你,你会怎么样?来吧!你胆敢保证……”无论是受过教育的或是文盲,成人还是小孩子,每个人天天都说着类似的话。我们全都说这样的话。
在这些争辩中,可以发现发言的人有些行为准则的要求,又假定对方接受这些准则。他有理由这样做时,他就照做如仪。那个要求是他们心里面早已建立的一些规例、公平的规则,或道德意识。通常听者都不会说:“谁管你的准则呢?”准则就在他们心里面。
这种规则与跟着该发生什么事有关,不知怎样地,我们心里面总知道这些规则。它不单是一套文化规范或文化标准。我们也可以看见不同的文明社会对道德礼貌竟有惊人的共识,我们都同意某些道德观念比另外一些好。
鲁益师说,道德规条不仅是一项社会习惯。他告诉我们,它更像一个数学计算表。我们不会说这个表是一项为了帮助我们而设的社会习惯,而我们又能够随意改变它。无论在什么文化背景下,二加二永远等于四。
宇宙的背后的确有一位主宰。他把一套道德规条放置在我们里面,而且他极度关注正确的品行:公正处事、无私、勇气、纯正的信心、诚实可靠。
神——一位天上的扫兴者
有件重要的事是,虽然在自然界中有许多迹象显示有神,但是,我们断然不能借着自然知道他是否存在,或像什么。好多个世纪前,就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了,“你考察,就能测透神么,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么。”(伯11:7)答案是“不”能。除非神启示他自己,否则我们注定陷在迷惑、臆测中。
显然可见,今天在相信神的人之中,也流行着许多不同的关于神形象的观念。例如,有些人就相信神住在天上,他是一个不愿人快乐的神。
其他的人则把神想象为天上一个充满感情的老祖父,温和地摇着椅子,抚摸着胡子说:“他们还是孩子嘛!”他们认为,他的一般态度是,无论你做了什么事,到头来总是没有不良结果。
另外有人想,他是个大火球,我们是小火花,最后终要回归到大火球。还有其他的人,例如,爱因斯坦认为神是一种无位格的力量或思想。
前一世纪颇孚众望的一位不可知论者史宾塞(Herbert Spencer),正确地观察到:鸟向来不会飞上太空,所以他借着类推作出结论,有限的不可能穿越无限。他的观察是正确的,可是结论却错了。他忘掉了另一个可能性:无限的能够进入有限。当然,这正是神所做的。
神已经进入有限
正如《希伯来书》作者所写的,“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他创造诸世界。”(来1:1-2)
在历史上,自始至终,神已经主动和人沟通。他最完全的启示,就是耶稣基督之身份亲自进军人类历史。在这世界,他以我们可以了解的人格,生活在我们中间。如果你想要向蚂蚁传达你的爱,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很显然,最好就是变成一只蚂蚁。只有这样,你的存在和你所想要的才能完全有效地传达。这就是神对我们所作的。正如腓力氏(J.B.Phillips)恰当地指出的,我们是“被访问的星球”。我们怎样知道有神?最好和最清楚的答案是,他曾访问过我们。其他的迹象都只不过是线索或暗示而已。耶稣基督的生死和复活乃是决定性的证明。
生命的改变
神存在的事实的另一个证据是,他今日明显地住在男男女女的生命中。当有人相信耶稣,倚靠他,那个人就会深刻地改变而至整个群体的改变。现任普林斯顿大学的院牧哥尔顿(ErnestGordon)讲了一个最感动人的例证。在他的著作《桂河畔》(ThroughtheValleyoftheKwai——编按:中译由证道出版社出版)中,他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马来半岛日军战俘营里的人,怎样被折磨到像动物一样。他们甚至抢夺那些饿得半死的战友的食物。在绝望之际,这些战俘决定,读《新约圣经》也许是好的。
因为哥尔顿是大学毕业生,他们就请他领导。他自己承认,那时他是一个怀疑论者,而那些请他领导的人也都是不信的。他及其他人借着简单而又条理清晰的《新约圣经》,看到了基督的一切荣美和能力,所以信了主。他们由一群卑鄙偷窃的人变成一个爱的团体,这转变是一个感人肺腑的、有震撼力的故事,神在基督耶稣里的真实借此彰显了出来。今天,许多人都经验过神的真实。
这样由创造、历史,和今日人的生活而来的事实证明了有神,而这位神是可以借着个人经验来认识的。
作者:李德尔夫妇
朗读:海云
诗歌:《弦外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