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2日 拥抱每一天

竭诚为主,顺应天命(二):诚信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1202——越歌整理
历史风云,瞬息万变,大国兴衰,此伏彼起。
天命,就是天的旨意,天对人的期待,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终极的依据。从一个民族的角度来说,这一个民族对上帝的态度,会决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兴盛或衰亡,因为人他的有限性,人性隐藏的恶,就决定他没有办法靠着自己的力量发展出光明的未来。所以需要天的护佑,需要天的引导跟祝福。
本系列节目将探讨基督徒的价值观与日常生活乃至国家命运的关联。
他叫匹诺曹,全世界最有名的小木偶。因为他一说谎,鼻子就会变长,这童话从古传到今,从西传到东,从小父母一遍又一遍地讲给我们听。可长大成人之后,我们有几个能做到不说谎、不欺骗呢?凡上过学的人,谁不记得考场的煎熬,我们的分数都是诚实得来的吗?政客假话连篇,商场假货充斥,职场有假学历,文坛有假论文,体坛有假球,医坛有假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假冒,这世上还有诚信吗?
诚信Integrity——立国之本
这个时代最缺乏的是什么?不是能源,不是资金,不是技术,而是诚信,这是全球的危机,甚至威胁到每个人的生存。
诚信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值钱了,现在利字挂帅,各人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搞得一团乱。——寇绍涵牧师
每次买东西我们心里都忐忑不安,“这牛奶能喂给我们的小宝贝吗?”“这油干净吗?”“这么漂亮,有问题吧,真是有机的吗?”女士们都爱名牌包,为都市街头增色不少,远远看去,人们总是要先辨认真假。打开信箱,隔三差五就恭喜你中了千万的大奖;电话铃响,十有七八是催促您万勿错失的良机;打开电脑,成千上万的骗局分秒必争地涌进来。
这里是杜赛尔多夫国际机场,严肃的德国人有时也幽默,对每年经过的两千多万人发出警告——匹诺曹的鼻子已经太长了。
60多年前,有位英国作家写过一句话:在欺诈普遍流行的年代,说实话简直就是闹革命。——乔治•奥威尔
这句话暗示说,从前曾有过欺诈不流行的年代。那个年代究竟什么样?
亚伯拉罕•林肯在当总统之前是律师,他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也不讳言曾有过败诉的经历。一次林肯受委托追讨欠款。拿到法庭去辩论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证据非常充足,也就是说,那个控告是虚假的。林肯发现自己的客户造假,愤然离开法庭,回到旅馆去。当人去找林肯的时候,林肯在洗手,他说:“我的手肮脏,不能回去。”这就是著名的脏手案件。林肯曾说:“《圣经》是神赐给人最好的礼物,没有它,我们就不懂得分辨对错。”在那个时代,诚实的亚伯拉罕•林肯成为正义与诚实的代名词。
有尊严地活着,最便捷、最稳妥的方式,就是言行一致。——(古希腊)苏格拉底
有个人对这句话的体会可能更深,他的尊严毁于谎言。1998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对婚外情的质询时,在独立检查官和国会面前公然说谎。总统撒谎若被发现,代价很大,当年尼克松总统黯然下台,克林顿差一点重蹈覆辙,算他聪明,赶紧改口。通过电视直播,独一强权的美国总统在全世界面前被数落,乖乖认错、道歉,这样对待总统,是不是太苛刻了?
美国人深知政客常撒谎,所以对总统盯得格外紧,防止他做坏事。这就是美国,总统不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这就是美国人对总统的要求:诚信比才干更重要。
说谎言的,你必灭绝。——《诗篇》5章6节
一个人有权的时候,他就会发疯,绝对的权力,绝对发疯,这个发疯做的事,通通是不诚信的。像我们监察委员里面也有,利用这个职权要去查人家,这就是不诚信啊,你没有这个事,我一定要说你有,你给我钱,我就没事。御史大夫况且如此,其他有权力的人,都是这样嘛,所以贪污的情况很多啊。世界上还有太多的国家比我们沉沦得更厉害,也就是以诚信来说,他们的国家里面,不诚信的人,不诚信的事太多了,多到大家见怪不怪。——王建煊
政坛如此,商界又如何呢?
像我经常帮一些银行去用数学模型,用现代的技术去建立一个系统,去评估它的风险。印象很深的,就是08年在帮一个银行,叫做INDYMAC,给他组织了很多的专家,用了最好的软件,最好的数学模型。但是最后的时候,那个银行破产了,非常非常地惊讶,这么大的银行,里面那些人也很聪明。原因,就是因为销售部门,还有它的一些业务部门,那些数据过来都是假的。你数学模型可以建得很好,技术可以弄得很好,但是你那些数据如果进来是假的,我们常常说,垃圾进来,垃圾出去。诚信是基础,没有诚信,其他东西再好也是没有用的。——刘永川博士
若没有上帝的律法,人就会变成丛林中的野兽。——John
Calvin
罪欲充斥的一个世界,不诚信是经常发生。2001年,安然公司多年精心策划的制度化、系统化财务造假内幕被披露,这个市值上千亿的公司在几周内破产,大批公司连带倒闭,投资人血本无归。然而,人们似乎并没有从安然公司吸取足够的教训,2008年9月18日,雷曼兄弟公司事件掀起了全球百年来最大的金融海啸。
这些奸商,为什么这样没有良心?很简单,因为他觉得钱最重要嘛,他相信金钱万能。所以,我们撒谎,或者我们不诚信,我们的目的大概都是觉得,我们这样做了以后对我们有利。所以还是一个选择的问题。选择的问题一定是个价值观的问题,价值观的问题一定牵涉到信仰的问题。你信什么,决定你的选择。——林治平教授
“别人扯谎,关我什么事?”2014年,你若住在台湾,恐怕就不会这样说。早上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原本易如反掌的事,却让家庭主妇们犯了愁,不知道哪种油可以吃。
很大的公司它用的油,居然是污染的,是有问题的。检调单位发现,知名品牌香猪油竟然是用馊水油、饲料油制成。数百吨问题油进入市场,涉及厂商近千家。那你想一想看,成千上万的人天天吃这个油,我们吃了很多年啦,那现在大家心中什么感觉。“我被你欺骗了,你不诚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8日,顶新集团污油案件事发,好像烧滚的大油锅再倒进一瓢冷水,全台湾顿时炸开了锅。“打开电视看,播到越南那个镜头,你看到你会呕吐喔。医学教授在讲说,这种地沟油啊,什么馊水油啊,这些人体吃了之后,很容易就是得到癌症。台湾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人得到癌症。”
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一句“我不够诚信”,鞠躬道歉所能了的,因为大家的生命掌握在你的手里面。——王建煊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算,每年因食物造成七千六百万人生病,三十二万五千人住院,五千人死亡,绝大多数由食品中的细菌、病毒或寄生虫引起。
牛奶,人们日常生活必需品。150多年前,纽约曾发生过“泔水牛奶”案件。当时市场上牛奶紧缺,有人在酒厂边建起牛奶厂,用大麦酒糟作饲料喂牛,结果发现牛奶质量不好。报刊披露,他们添加一些蜜糖、盐来改善牛奶的味道,还加些白石膏粉、淀粉来改善牛奶的外观。丑闻曝光后,引起公众愤怒,最终立法关闭了这样的奶厂。然而,严格的食品法规直到20世纪才得到彻底解决,建立了牛奶处理认证制度。1906年,国会通过第一个食品安全的法令,1938年,通过联邦食品、药物及化妆品法案,奠定了美国现代食品安全监督体制的基础。此后,各类法规不断出台,以应对食品领域出现的新问题。美国有900多万头奶牛,分布在6万5千多家奶牛场中,90%以上是个人拥有,牛奶品质是如何监控的呢?
牛奶的话,它是从牛开始就要有记录。奶牛场都有一个兽医,每个牛的耳朵上都有一个号码,都有记录,有没有生病,有没有用药,哪种药你什么时候给它停掉,兽医要负责、要签字的。牛奶车就到每一个农场去收牛奶,到了制牛奶的工厂检查,里面有没有抗生素,或是病菌,假如发现有的话,你整个车就要倒掉,所有的全部倒掉。比如说你有四家的奶在这一个车里面,他到四家去查他的资料,查到哪一家的某只牛是生病的,这一家就要负责另外三家的赔偿。大的法规所以可以有效率,就是靠这个细节的记载。——严树君博士
德国的食品安全,我是完全放心的。我从来不会去想这个里面有什么,那个里面有什么,最好的一个例子应该是鸡蛋,到超市里面看到每一个鸡蛋上面都有一连串的数字,都是盖上章,每一个鸡蛋上面都有。它前面第一个数字如果是0的话,就表示它可以在地上随便自由的走,所谓的走地鸡,它下的蛋,它是用0;如果前面是用1开头的呢,这种鸡它基本上是圈在一起;那如果是2的话,基本上在一个笼子里,很多层架在一起的那种。甚至让我们感到,有的时候非常吃惊的就是,黄瓜它的弯曲度,如果很弯的变形了,那就不能够作为黄瓜来出售给客户。这么严谨,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担心。——钟文君博士
完备的法规,严格的监督使人们在餐桌前大可放心。但还有最后一道防线,就是召回制度。2014年7月,住在加州的很多家庭都收到一封信,要求把某品牌的鸡腿退回商店,原因是发现细菌污染。农场通过商店的电脑系统,查到每一位购买者,把召回的通知直接寄到他们家里。召回制度就是一种补救措施。
主动召回,赢回信誉。
今天的世界,每个人都不是了孤立的个体,一个人是否诚信可能影响到千里之外几百万人的生活。一个人说谎,全社会遭害,一家公司造假,全社会买单。
顶新他们的黑油,今天对台湾所造成的伤害,那就不是用几十亿来算了,百亿千亿,几乎是天文数字。——张茂松牧师
如果法律可以解决问题的话,这个世界大概就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了,你知道吧?现在很多人知法玩法。——王建煊
游走在法律边缘,甚至于跨过法律的界限,他认为说抓到了是你的,抓不到是我的。抓到的不多,所以我现在就拼命地想办法,各种方法去进行。——寇绍涵
法律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因此,还必须要有另外一个力量,就是教育。你看家庭教育好的,他的孩子出来,讲话、谈吐都是非常诚恳而诚信的,他讲一句谎话,他就脸红,你知道吧?——王建煊
诚信教育
美国四千多所高校都有学生诚信条例,诚信教育被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
我是八十年代中来美国的,印象最深的,有点文化震撼的,就是去考试之后,发现史丹福一个特点就是没有监考的。考试当中你出去,甚至回宿舍吃点东西再回来都是容许的。所以当时觉得,嗯,很奇怪,怎么会是这样?——刘永川博士
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威廉•玛丽学院早在1817年,就开始让学生在没监督的情况下参加考试,是最早实践荣誉制度的学校。接着西点军校,普林斯顿大学也相继建立了荣誉制度。到20世纪上半期,荣誉制度已经发展成一套内容丰富的制度。
不仅仅是培养你的技能、知识、专业方面的发展,出来的人他是要在你的领域里面起一个领头作用的,你要是没有诚信,你怎么样去领导别人?所以诚信确确实实在美国整个文化当中,也应该说在基督教的文化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但是万一有的人,他真的是作弊被发现的话,那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你就不可能在那个地方呆下去。——刘永川博士
过去因为我们注重品德教育,诚信当然是第一个这样。所以,学生他会有一个概念,就是说作弊是一个非常应该觉得羞耻的事情。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很多学生觉得说,我只不过是做个小抄而已,又不会影响到、伤害到别人。很多学生就进入到学校的电脑记录,偷偷地改老师的成绩,后来是被很好的学校录取了,但是学区学校采取的政策就是,我们马上通知那个学校,被录取的学生他最后都被拒绝了,学校不会再收他了。——聂曼丽
西点军校,美国将帅的摇篮,出过2位总统,3700多位将军。西点的使命是把每一个毕业生培养成为有品德的领军人物。荣誉,是西点军校对学生在道德行为方面的要求,荣誉准则是:每个学生决不说谎、欺骗或者偷窃,也决不容忍有此类行为者。
从入学的第一天,西点的这种诚信教育就从夜间查房开始。但军官只站门外询问,并不进去,里面照实回答。“人齐了吗?”里面的人回答:“齐了。”照实回答就是荣誉。到三年级时,甚至连楼都不上,他进来站在一楼,简单地发问。“101房间,人齐了吗?”他听到回答:“齐了。”“102房间,人齐了吗?”他原地不动就检查了所有房间。他用了不到一分钟,得到了16个值得信任的回答,他确认了每个人都按规定在房间里,满意地转身离开。我躺在床上想,这真奇妙,在一个以诚相待的组织里,才能有如此高效率的管理。——赖瑞•杜尼松博士
现代战争的指挥中枢战场可能是万里之遥,海、陆、空、航天、网络协同作战,若无将士诚信,即使武器精良、谋略高超也难以取胜。
平民百姓,即不从军,又不领兵,诚信有那么重要吗?文明是在生活琐事上体现出来。初到西方的人看什么都新鲜,红绿灯不稀奇,稀奇的是不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有车没车,警察在不在都管用。
德国人的法制观念非常非常地强,你说马路上的红灯,他不过就不过,即使是深夜,没有任何车辆走过,他了要等那个灯绿了再走过去。——钟文君
我们刚来美国的时候还没有车,都是美国同学他们开车。有时候夜里很晚了才回家,两三点,周围一个车都没有,他只要是红灯他还停。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说:“也没有人,大半夜三更的,又没有人又没有车,你就开过去怕什么的,非在那儿等?”他说:“不不不!”一定要等到那个灯亮了,他才能过去。那时觉得,你怎么那么笨呢!这就是他们从小养成的一种品行,不管有人还是没人,他们要守这个规矩。——侯君丽牧师
完备的教育能够培育良知、教导知识、传授技能、理清规则,为社会造就合格的公民。
为什么还是有这许多不诚信、罪恶的事发生呢?这个时候就要有信仰的力量出来了,所以法律、教育、信仰。那么,信仰它是一个看不见的、一个教导约束的力量。——王建煊
我们在这边有儿童主日学,经常你会听到小孩子会说,“如果我这样子做的话,上帝会不喜欢。”所以他从小这个理念,就是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就已经都建立起来了。——侯君丽牧师
尽管美国已经偏离了一些信仰,但是那种信仰印在这个社会中的印记还有。我们刚到美国来读书的时候,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那真是人和人的信任。比如那个时候,如果你买了东西,过了两个星期去退,尽管你已经打开了包装,尽管你已经使用过了,但是人家甚至不会问你要收据,就立即退给你钱或给你另一个产品。——刘同苏牧师
我记得中国学生就教我们说:“你没有电视嘛,你就去买个电视,看完了一个学期之后你就去退,反正美国人也不计较。”——侯君丽
不少新移民来了美国以后滥用这样的信任制度,如果去参加宴会,就到百货公司去买大衣,高档的大衣,参加宴会以后,隔天再去退。或者有人在家里请客,餐具都是高档的,刚刚买回来,当然请完客以后又把它退了,还私下嘲讽美国人真傻,其中还不乏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的尖子。哎呀,我就想,多了这样的人,这种文明制度还能够维系吗?——周逸方博士
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出现的时候,美国的所有这些退换的政策也开始改变了。所以现在所有的电器多少天之内,你必须拿收据。怎么怎么样,它很多限制了,根本不像以前,因着我们自己那种小聪明,我们把我们的生活中的很多那些方便给失去了。——侯君丽牧师
其实你想在美国,简单来讲,信用卡,信用卡就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如果没有诚信,谁敢给你信用啊?总得让你先自付金钱。这最简单的东西,你都能够看见,为什么美国的社会,经济能够这么发展快速,因为建立在诚信的根基上。——刘彤牧师
诚信看似无形,却是最大的财富。
当我第一次到欧洲去的时候,我很惊讶,除了飞机以外,像火车,公车,他们是完全没有收票的,你就随便上车就是了。你说这个人教会诚实吗?确实大多数很诚实。不诚实的一看就知道,大概都不是当地的,从亚洲去的。我当时看到的时候,我很惊讶,交通运输业因着诚实就省掉了很多人力成本啊。也许有人说:“这都是小事,不必认真。”——张茂松牧师
小事里见诚信,小事里见文明,小事能影响大事。
太空梭计划,汇集了最优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运用了最尖端的技术,编列了最多的预算,制造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交通工具,却毁在一件“小事”上。1986年1月2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卡特维拉尔角,太空梭发射场,万众期待这个庞然大物即将升空。随着倒计时,太空梭腾空而起,欢呼声未落,七十四秒时,发生爆炸。太空梭粉身碎骨,七名太空人全部罹难。“挑战者”号爆炸的原因是一对橡胶垫圈失灵。发射前一天,提供橡胶垫圈公司的工程师罗杰•博伊斯乔利提出强烈警告:橡胶O型环在低温下有危险,它能够容忍的最低温度华氏四十度。“工程师不断地对上面提报告说,在这底下要飞非常危险,请你不要飞,请你不要飞,请你不要飞。”黄嘉生博士说。而为了迎合宇航局的要求,公司四名主管开会一致否决了他的警告,隐瞒实情,同意发射。发射当天,现场温度只有华氏18度,“O型环失效,高热的气体排出来的时候,就烧到了这个燃料箱。那这个燃料箱爆炸解体。”精心盘算的虚假报告铸成大祸,七名宇航员的生命,55亿美元的投资,一瞬间灰飞烟灭。这些太空人经过多少年的训练,所付出的整个社会成本不可估计,将近两年多的时间停飞。参与事故调查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理查德•费曼在报告中说:“要想在技术上成功,实情要超越公关之上,因为大自然是不可欺骗的。”
后来美国很多大学,如麻省理工学院等,都将这一事故作为工程伦理的一个教案。今天,超级电脑每秒钟可以运算几十万亿次,但算不准人何时会说谎。科学家们可以精准地操控六千万公里外火星探测车的一举一动,但无法阻止那近在同一桌开会的官员们的虚假报告。
科学技术无法解决人的诚信问题,因为诚信表现在遇事时的抉择,特别是在攸关重大利益的冲突时,影响抉择的是人的价值观。构成人们价值观的,一是良知,一是真理,但良知的标准因人而异,而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太5:37)。真理总是明确而简洁。人可以向太空挑战,但不可以向真理挑战,否则灾难迟早临头。
诚信的根本是看人对真理,对更高一层的权威有没有这样敬畏。人不能不畏天,我相信的天,就是这位上帝。——黄嘉生博士
今天为什么没有信实,为什么没有诚信,我觉得我们跟那个源头脱了节了。
大卫说:“你当倚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实为粮。(诗篇37:3)所以可见今天我们里面有一种饥渴,我们需要这些粮食来解决我的饥渴,这个粮就成为我们生命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成分。——李秀全牧师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的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箴言12:12)
你相不相信这个,你相信这个,那你就可以做一个所谓诚信的人,不该说的话就不说,不该撒的谎就不撒,不该拿的钱就不拿,不该做的事就不做。——林治平教授
俄国作家索尔仁•尼琴说:“纵然谎言铺天盖地,纵然谎言主宰一切,我坚守的最起码一点,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假如我们连不参与撒谎的勇气都没有了,我们就真的一钱不值了,我们这个民族就无药可救了。”
当今有句流行语,这年头只有骗子是真的。我们的社会真的无药可救了吗?
社会结构在于个人,很多人想改变世界,却没想到改变自己。如果个人的价值系统能够受基督教价值观影响的话,那整个社会自然就会繁荣就兴盛。家庭、社会、国家都是一样。
要改变这个世界,我们首先要改变自己。让我们每个人从今天就开始。
诚信,做人之道,立国之本。
作者:新事福音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