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20日 拥抱每一天

《圣诞祝福》(3):圣诞老人

 

拥抱小语20161220——赞美整理
收听     
今天继续为大家介绍路易•帕罗和他的两个儿子凯文•帕罗和安德鲁•帕罗为我们带来的《圣诞祝福》这一本书。说到圣诞节,朋友们肯定会想到那位憨态可掬给大家带来礼物的圣诞老人,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来自于安德鲁•帕罗的文章《圣诞老人》。
虽然圣诞老人是一个虚构人物,并不在《圣经》记载的圣诞故事里,但他是美国传统文化的有趣组成部分,对其他很多国家而言也一样。有些父母甚至想方设法延长孩子们相信圣诞老人的时间。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爸爸比较实际,所以,我从没有真心相信过圣诞老人,但我记得,想到圣诞老人,的确让我感到兴奋,想像他带来礼物,期待那天的到来。
尽管如此,我们弟兄几个只按照节日的习惯把饼干和牛奶摆出来,给圣诞老人当平安夜的点心。那天晚上,爸爸妈妈会咬一口点心,喝一点牛奶,假装圣诞老人来过。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努力给他们制造同样的惊喜,这是圣诞老人的传统。我们也照例吃饼干,喝牛奶,让他们好奇。
礼物是怎样在平安夜和圣诞日期间神奇到来的呢?有时候想把这个有趣的故事说圆还挺困难的呢,尤其是我们在牙买加庆祝圣诞的时候。由于我的妻子温蒂是牙买加人,我们家每年都在热带海岛上过圣诞节。那里阳光充足,常年温暖,从来不下雪,也不冷。对圣诞老人而言,最糟糕的是那里的房子没有壁炉,也就是说没有烟囱。根据我们熟悉的传说,圣诞老人是从烟囱进入各家,把礼物送进来的。为了让孩子们相信,即使没有烟囱,圣诞老人也会来牙买加,我们解释说,圣诞老人手里有每家房门的备用钥匙。至于孩子们是否相信,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想他们的朋友肯定告诉过他们,圣诞老人根本不存在。然而,他们早晨醒来,发现礼物,看见饼干被吃掉,牛奶被喝光,你能看出他们渴望相信圣诞老人,而且心里很激动。
凭着红外套、白胡子、锥形帽和“呵呵呵”的大笑声,谁都不会认错他。他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人物。在商场里,孩子们坐在他的腿上跟他合影。我们给孩子讲他的故事。在平安夜,我们观看讲述他冒险经历的电影。
你也许想不到,圣诞老人的传说竟要追溯到好多个世纪以前,他的原型是一位名叫“圣尼古拉”的主教,来自现今的土耳其地区。这位生活在4世纪的土耳其米拉城主教,因为乐善好施、关爱孩子而家喻户晓。17岁时他决志做了修士,随后做了神甫,最后成为一名主教。据传说,父母去世后他把所有财产都分给了家乡的穷人。终其一生,这位慷慨的人总是拿出自己的所有来周济身边的人。
公元340年,圣尼古拉去世,有关他的奇事不胫而走。这些事迹越传越远,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最后事实逐渐被传说取代。在700多年的时间里,圣尼古拉的故事在小亚细亚地区尽人皆知,他被描绘成一个为穷苦人行奇事的人。
他的善良和无私使他成为楷模,为了纪念他,教会规定了一个宗教节日,叫“圣尼古拉节”,日期是12月6日。这是一个行善举赠礼物的日子。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国家庆祝这个节日。
在宗教改革之后,圣尼古拉在欧洲的追随着日见稀少,但在荷兰,他的故事仍然被人们津津乐道。荷兰的儿童会把自己的木鞋留在壁炉边,而圣尼古拉会在好孩子的木鞋子里放进糖果作为奖励。到了17世纪,荷兰的殖民者把这种传统带到美洲,那的人给圣尼古拉起了个英文名叫Santa
Claus,发音近似他的荷兰名字。于是,圣尼古拉在新大陆走红了。在20世纪中期的商业化推动下,圣尼古拉作为圣诞老人再一次传遍世界,形成我们今天圣诞老人的形象和故事。
主持人:程枫
《你为何要信》(5):圣经是不是神的话语?
我听说过有一个基督徒家庭,每天都一起大声祷告几次。一天,最小的孩子抬头看着厨房墙壁上一张耶稣的画像,他定睛看着画像,若有所思地说:“耶稣,耶稣,耶稣;这就是我听过的,但他从未对我说过什么。”
我们真幸运,因为耶稣确实跟我们说过话,而且说了很多!彼得告诉我们,他已将一切我们需要知道的“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但这样就再产生一个问题:《圣经》是否全是神的话语?
与这个问题同样重要的是,这并不是向非基督徒解释基督教信仰的起点。人们很容易会停留于努力证实《圣经》的启示,而忘记了关乎救恩的最重要问题——人和耶稣基督的关系。不管人怎样看《圣经》,它仍是神的话语。一个非基督徒甚至可能会先被引导去思想经文的主旨和内容,然后才想到神的启示这问题。但最重要的问题应该是“你对耶稣基督有什么看法?”而不是“你对圣经的看法怎样?”
如果要向人提出耶稣基督的宣告,我们只需要让他知道《圣经》是可靠的历史文献。一个人相信基督后,会问一个合乎逻辑问题:“耶稣基督怎样看《圣经》?”正如以下将要提出的,耶稣很明显地认为《圣经》是神权威的话语,所以,身为追随基督的人,全盘接受他对《圣经》的看法是合情合理的事。
但身为基督徒,我们怎能为自己解答这个影响深远的问题呢?经文的字句和宣告本身虽然未经证实之际,它们却是不容忽视的重要资料。
贝多芬并非是神所吹气的
《圣经》形容本身是“神所模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3:16)这里“默示”(译者按,即“灵感”)这个字,切不可和莎士比亚写出伟大的戏剧的灵感,或贝多芬写成伟大交响乐的灵感,混为一谈。《圣经》所谓的灵感(默示)是独特的。那个译为“灵感”的词实际的意义是“神所吹气的”。这并不是对作者而言,而是针对所写的话语。这是最要紧的一点。
“这是神所吹气的”一话清楚地告诉我们《圣经》的根据,旧约圣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圣经》是神的作品,里面记述的不单只是人的意念,而是神通过这些话语向人默示他的性格和旨意。
我们必须了解一件重要的事,《圣经》的作者并不仅是一部写字机器。神并不是把他们当作打字机上的键盘,把他的信息打出来。人常漫画化地把《圣经》的默示,看作是由神口授的,其实并不如此。很明显,每一个作者都有他们自己的风格,耶利米的写法和以赛亚的不一样,约翰的和保罗的不一样。神借着人性格的助益性来工作,并且引导和管制他们,使他们写出他所要写的。
所以他们说:“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这样的句子常在旧约出现。大卫说:“耶和华的灵借着我说,他的话在我口中。”(撒下23:2)耶利米说:“耶和华伸手按我的口,对我说:‘看哪,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耶1:9)
有一点颇值得注意的是,后期圣经的作者引用以前写下的《圣经》时,他们视那些话是神说的,而不是某个先知说的。例如,保罗写道:“并且圣经预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万国都必因你得福。’”(加3:8)
有些其他经文说到神时,就视他为《圣经》。例如:“你是神……你曾借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事?’”(徒4:24、25;诗2:1)瓦便雅悯(BenjaminWarfield)指出,《圣经》中这样把《圣经》看作是神、把神看作是《圣经》的说法,只有当《圣经》作者心里经常把《圣经》经文看作是神所说的话,才会有这样的用法。所以很自然地,要说“圣经,神的话语……”的时候,就会说成“经上说”,或“神说”。这两组经文一起显示“经上说”和“神说”是同义的。
《新约圣经》的作者显然和旧约作者同样宣称有先知的权威。耶稣指出,施洗约翰是一个先知,但又不是先知那么简单(太11:9-15)正如克拉克(GordonClark)所说:“他比旧约里所有的先知都要大,但新约里最小的先知都比约翰大。这不正是说,新约的先知得到的默示并不比旧约先知少吗?”
保罗宣称他有先知的权威:“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林前14:37)
彼得说有些人对保罗的信“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彼后3:16)。他引用它们时,视之与“其他的圣经”同等,这就显示出他也看它们有《圣经》的先知权威。
耶稣对《圣经》的看法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主对《圣经》的看法。他对《圣经》有什么看法?他怎样用它?
如果我们能够回答这些问题,就可以明白神具体的道。对于称他为主的人来说,他当然就是权威!我们的主对旧约的态度怎样呢?他强调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他引用《圣经》作为最终的权威,说话常用“经上记着说”作开始,甚至他在旷野对付撒但时(太4章)也是这样。他说自己以及他生活中发生的事件,正是应验了《圣经》上的话(太26:54-56)。
可能他接受旧约圣经的最有力证据是,他断然宣布“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约10:35)。
所以,如果我们接受耶稣做我们的救主和主,却拒绝《圣经》是神的话,那真是矛盾、莫名其妙地前后不一致了。在这一点,我们就会和我们承认的那位永恒的神、宇宙的创造者不协调了。
有人提出个人的见解,认为他是为了迎合当时偏激的听众,因为那些人接受《旧约圣经》的权威,所以虽然他自己并不同意,但为了使他的教训能广被接受,他也就以它为权威。
然而,这个说法有许多问题。我们的主都不是在表面的或无关紧要的事上承认旧约的权威和应用旧约,因为那关于他自己的位格和工作的教训的核心。如果他的很多教训都是建立在虚假的见解上,他就是犯了严重的欺诈罪。再者,如果他能在这一点上迁就他们,何以在其它似乎较不重要的方面,他却不肯迁就当时的偏见?最好的例证就是他对安息日的态度。我们可以问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如果他做事的原则是迁就,我们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迁就他们的无知偏见,而什么时候不会呢?
有用的定义
有一些定义对我们认定圣经是神的话有很大的帮助。
那些接受《圣经》是神的话的人,常被指责为按“字面”接受《圣经》。
那问题是:“你相信《圣经》的字面意义吗?”这与另一个问题:“你是否停止打你的太太了?”一样,无论回答“是”或“不是”,答的人都等于承认有罪。若碰到这问题,要先小心弄清楚“字面”一词的定义。照字面接受《圣经》并不表示我们不承认《圣经》里面语言运用的方式。当以赛亚说:“田野的树木也都拍掌”(赛55:12),《诗篇》作者说:“大山踊跃如公羊。”(诗114:4、6),照字面接受《圣经》的人,并不会完全照字面意思来解释它们。《圣经》里面有诗歌、有散文,也有其他形式的文体。我们相信,《圣经》的解释应该按照作者的原意来了解,这和我们读报纸的原则一样。此外,要分解作者希望读者了解的字面解释也是相当容易的。
这个观点和那些不按“字面”接受《圣经》的人之观点不同。纵使有些地方,字面的意思已很明显,他们却常常按私意强解《圣经》。他们指出,《圣经》所记的某些事件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故事,目的只传达奥妙的属灵真理而已。
持这种观点的人说,伊索(Aesop)的寓言《杀鹅取金卵》所传达的真理,并不在乎字面的事实,所以我们不必坚持《圣经》所记事件的历史性,只要领会和欣赏其真理就够了,有些近代的作家甚至把这原则应用在耶稣基督钉十架和复活的事上。所以“按字面接受《圣经》”是一种模糊的说法,为了避免更大的混乱,应该小心界定这句话。
我们必须清楚地界定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字眼——“无谬误”。
“无谬误”一词包含什么意思?又不包含什么意思?若清楚地界定了这一点,即可避免许多混乱。我们要避免一种试探,那就是把我们20世纪研究科学和历史的准确标准强加在作者的身上,例如:《圣经》是根据现象描写事物——那就是凭外表所见。《圣经》说太阳升起和落下。现在,我们知道太阳实际没有升起落下,而只是地球自转。可是我们虽然身在科学时代,仍然沿用“旭日东升”“夕阳西下”等词句,因为这样比较方便描写我们所看到的现象。正因为这样,当《圣经》按现象描写事物时,我们不能怪责圣经有错,因为它所用的这种说法,各世代、各种文化的人都可清楚明白。
古代对于历史事物准确性的要求与今日的不同,有时只用大约的数目,而不记确实的数字。我们知道警察估计群众的数目,是不够精确的,但一个大概数字就已达到目的。
有些表面上的错误,显然是抄写上的错,这就是说,要确定原文的真义,必须要有小心的工作。我们将会在讨论“《圣经》文献可靠吗”那一章,较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目前还不能解释一些问题,这是我们必须坦然承认的。不过我们要记住,正如过去常常在新的资料发现之后,一些不能解释的问题即迎刃而解。所以合理的态度是,碰到有显然冲突的地方,暂时按下不提,承认我们不知道怎样解释,并且等候新资料的出现。问题的存在,并不足以拦阻我们接受《圣经》为超自然的神的话语。
卡内耳(Carnell)扼要地说:
“奇怪的是很少人注意到,科学和基督教之间,有一个极类似之处,基督教假定《圣经》所有的内容是超自然的,而科学家也假定自然界之一切是合理的、是秩序井然的,其实两者都是假说——都不是根据全部的证据,而是根据‘大部分’的证据。科学热切地主张,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机械化的,然而,事实上,正如海森堡(Heisenberg)的‘不确定原理’所说的,神秘的电子在不稳定地到处跳跃。为什么自然界有这许多似乎不合他们假设的地方,科学界仍认为自然中一切都是机械化的?答案是,因为观察所得的‘大部分’自然现象部符合这个规律,所以最好的假设是其余的部分也都一样。”
《圣经》是神的话的另一个证据是,其中相当多的预言都应验了。
这些预言并非那些江湖相士之类含糊的预言,例如“你很快便会认识一位英俊不凡的男士”这类预言很容易引起误解。《圣经》中许多预言都精确地讲出枝节,而先知皆以此为其权威和真实性的根据。《圣经》本身就清楚地说,预言的应验足以证明先知的话是来自超自然的(耶28:9)。预言的落空即可揭穿先知的假面具:“你心里若说,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话我们怎能知道呢?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申18:21、22)
以赛亚把假先知的露出原形和他们的预言落空联在一起:“你们可以声明、指示我们将来必遇的事,说明先前的是什么事,好叫我们思索,得知事的结局,或则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赛41:22-23)
预言有不同的种类。一类是预言弥赛亚主耶稣基督之来临,另一类是预言特殊的历史事件,还有一类预言是关于犹太人的。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早期的门徒常引用旧约的预言,来显示耶稣实现了许多年前的预言的细节。
这些预言我们只能提一提某些具有代表性的。我们的主曾引述有关他自己的预言,而那是历史上《圣经》研究最精彩的一次。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他和两个门徒谈话时,他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5-27)
《以赛亚书》52章13节到53章12节是有关基督的预言中最特出的一个例子,它的偶然性绝不可能是为了应验预言而事先安排的。其中包括了他的生平、他的传道工作被拒绝、他的死、他的埋葬、他对不公义审判程序的反应等。
《弥迦书》5章2节是有关基督以及历史细节预言的惊人例证。“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强大的该撒亚古士督亲自下了一道命令,才使这预言实现。
预言不只论到弥赛亚,也有提及列王、列国、诸城的。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推罗城一事(结26章)。那里一连串详细的细节,说明了推罗将怎样被毁灭、完全地破坏,以及它将怎样永远荒废(第4节)。这预言在尼布甲尼撒的攻击和亚历山大大帝野蛮的猛烈攻击下应验了。这明显地证明了《圣经》中先知预言的准确性和真实性。
最后,还有值得注意的是有关犹太人——以色列人——的预言,不过,我们还是只能引述这些令人咋舌的预言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摩西和何西阿曾预言过以色列人的分散。“耶和华必使你败在仇敌之前。你从一条路去攻击他们,必从七条路逃跑。你必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申28:25)“我的神必弃绝他们,因为他们不听从他,他们也必飘流在列国中。”(何9:17)预言也提及过他们的受逼迫凌辱:“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遭遇灾祸,在我赶逐他们到的各处,成为凌辱、笑谈、讥刺、咒诅。”(耶24:9)《耶利米书》31章中有一个叫人惊讶的预言——以色列要复国。历世以来,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可是,从今天我们世界上的一些事件看来,这些预言至少已经部分应验了。所有的观察家都同意,1948年以色列的复国,是我们这世代其中一件奇异的政治现象。人不能否定预言应验的实况,特别是由于很多预言不可能是在事后才写的。
圣灵的角色
所以,人可以合理地根据这许多的证据,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圣灵的工作和这些证据同样重要,而且最终是圣灵使人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当一个人审视证据,又研读《圣经》,“他就逐渐明白圣经”:《圣经》是神的话。圣灵在做工,使人明白这一点。但圣灵往往是为着一些目的而做工的,包括使人知道信主的因由,和解释《圣经》本身的内容。
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两个门徒问:“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么?”(路24:32)靠着圣灵的帮助,只要我们确信圣经是神的话,以《圣经》为食粮,又与别人分享《圣经》的道理,我们也可能有同样的经历。
作者:李德尔夫妇

朗读: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