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24日 拥抱每一天

《圣诞祝福》(5):圣诞星

 

拥抱小语20161224——荣天、萍萍整理
收听     
在过圣诞节的时候,每个家庭几乎都要准备一颗圣诞树,圣诞树会用很多漂亮的装饰装饰起来,在圣诞树的树顶经常是有一颗闪亮的圣诞星会放在那里。我不知道朋友们是否会知道圣诞星的意义呢?今天继续和大家分享这篇来自路易•帕罗的文章《圣诞星》。
每年夏天,我们全家都会花两周的时间去俄勒冈中部度假,那是美国最美的地方之一,在两个星期里,我们一起吃,一起笑,一起玩,共叙天伦之乐。那期间一般说来很热闹,到处充满了活力,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和宠物一起尽享美景,不亦乐乎。
到了晚上,我喜欢躲开家人,享享清静。有时候会去开阔地上散散步,望望天。在那些美好的夜晚中,俄勒冈的星星格外明亮,如果月亮隐身,夜空就更加迷人。群星密布,闪闪烁烁,直到天明,当我注视如此美丽的夜空时经常好奇,想知道《圣经》里东方博士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夜空。
想象一下,你是三博士中的一位,多年来你一直研究星象,你熟悉夜空中的每个星座、每颗亮星,你对星空了如指掌。有一天夜晚,你在仰望星空时,发现了奇异的现象,你看见一束光,一颗星不同于你见过的任何一颗星,你知道它很特殊,但你不确定其中的缘故。它深深地迷住了你,你开始研究它,好几个月你跟踪、观察它在天上的运行,还听说了关于它为何出现的一些传言,最后你的好奇心引领你到数千里外的一座小城,去到一处不起眼的牲畜棚,里面有一个小婴儿刚刚诞生,你终于发现了这颗奇迹之星的由来,这颗星星有名字,他叫耶稣基督。
每颗圣诞树都有自己的冠顶物,它是放在树顶的装饰物,否则就不完整,最常见的冠顶物是一颗圣诞星。以耶稣基督诞生的背景看,这是一个虽小却意义重大的象征物。在《马太福音》耶稣诞生的故事里,从东方来的几个博士,发现夜空中出现一颗奇异的星,他们被那颗星吸引,相信它将要应验一个古老的预言,于是跟随它走了很远,那颗星引导他们到了耶路撒冷。在他们眼中,这颗伯利恒也被称作耶稣之星的是耶稣基督降生的明确启示。因为《圣经》上有关救世主降生的预言,因此这颗星是对预言的明确回应,引导他们穿过沙漠翻山越岭,去寻访将要做犹太人之王和世人救主的那一位。
《马太福音》2章1-2节是这样讲述的,“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故事接着讲,几个博士见过希律王后,继续跟随那颗星,星星一直引导他们去到伯利恒耶稣所在的地方。虽然博士从东方来并非犹太人,但他们理解预言,相信先知的话。而且如故事里所讲,“他们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孩子,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
每年圣诞节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喜欢在他们的圣诞树顶上放一颗圣诞星作为象征,象征那指引博士拜见耶稣的神奇之星,它直指圣诞故事的核心。
主持人:程枫
诗歌:《平安夜》
《你为何要信》(9):基督教与其他宗教不同吗?

在我们现代这个日渐缩小的世界中,我们常提及这个问题。最近,各种文化、国家、种族和宗教,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程度会合在一起。在这个喷气机时代,世界上任何地点的距离都不会超过24小时。电视机可以把教皇的加冕礼、佛教僧侣的自焚和由政治领袖主持的回教仪式直接带进我们的客厅。

当一个人和这些海外来的朋友接触过,了解他们的宗教信仰之后,自然就会发出这样的问题,基督教在世界众宗教中是不是独一无二的?或者它只是各宗教所共有的主题的一种变异体而已?换句话说,“诚恳的回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和犹太教徒所敬拜的神,不是和我们的一样,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吗?”或则爽直地说:“耶稣基督真正是通往神的唯一道路吗?”
回答这问题时,有一件极端要紧的事,就是我们应把它所有的爆炸性感情因素倒空。要明白,当一个基督徒肯定地说,耶稣是通往神的唯一道路,除了他别无拯救,这时他并不是表示他(或所有的基督徒)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有些人误以为基督徒是一个具有偏见的组织,而在基督徒这方面,只要相信神即可接纳。“为什么一定要把耶稣拉进去?”我们常常被人问:“我们都同样信神不就是得了吗?”这个问题就将我们引入了最基要的问题。
基督徒肯定地说,耶稣基督是通往神的唯一道路,《圣经》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基督徒有这样的信念,不是因为他们把这点定为他们的规则,而是因为耶稣基督我们的主曾这样教训他们。一个基督徒不能一方面忠于他的主,一方面又顺从别的事,他所面对的问题是真理。如果耶稣基督是他所自称的那种人,那么在这一个题目上,我们就有了神自己所讲最具权威的话。如果他是神,此外别无救主,那么不用说,他就是通往神的唯一道路。基督徒不可能用投票或其他任何方法改变这事实。
为了帮助那些提出这问题的人,我们要指出,有些规律所带来的惩罚是由社会裁定的。另有一些规律就不是由社会裁定的了,例如,开车闯红灯,其惩罚是由社会裁定的,并不是依附于行动本身,社会可以规定违反者罚款五十元,或十元,或甚至规定什么都不罚。
然而违反引力定律者,其惩罚就非由社会可以裁定了。尽管人可以一致投票通过停止引力定律一小时,但是没有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会真的从屋顶跳下,去试它一试。不是的,违反这个定律,其惩罚是依附于动作本身的,虽然大家一致通过,但是那个违反它的人一定会摔得粉身碎骨。
如果在物质方面有天然的定律,在属灵方面也会有必然的定律。其中之一就是神在基督里启示自己;另一个就是基督之死——罪的唯一救赎。另一个基督徒宣称,基督具有其独特性,这时他并不能自居于一个优越的地位,他是站在一个罪人靠着恩典得救的立场说话。锡兰的尼先生(D.T.Niles)说得好:“布道就像一个乞丐告诉另一个乞丐,到哪里去可以讨到食物。”
真理的问题
解除了这个感情的炸弹之后,要紧的是开始讨论真理这个紧要的问题,诚挚地相信某事,并不能使该事变为真,在黑暗中从药橱里错拿了药瓶的人都可以给你证明这事。不管你的信心多么诚挚或多么强烈,信心总不比实物效力大。一个护士诚挚地在一个初生婴儿眼中搽石碳酸,而不是硝酸银时,她的诚挚并不能使这婴孩免于瞎眼。
同样的原则也可以适用于属灵的事。相信某事并不能使它变为真,而不相信真理也并不使它变为假。事实总是事实,人的态度怎样皆不影响它们。在宗教的事务上常被提及的基本问题是:“这是真的吗?”
例如,主耶稣基督的神性、死、复活的事实。基督教确信这些事实是它的信息的中心。另一方面,回教却否认基督的神性、死和复活。在这个重要点上,两个相矛盾的观点中,不管两方面信得多么诚挚以及有多少信徒,一定有一个是错误的,这两种观点不能同时都为真。
从谈论很多世界众宗教类似之处。许多基督徒天真地假定,其他的宗教基本上都是相同的,所宣称的也相同,所做的根本上和基督教一样,不过是用的名词略为不同而已。这种态度显示他们对其他宗教一无所知。
虽然各宗教有一些类似之处,可是不同之处远比相同之处更大更重要。
这金科玉律足够吗?
与此类似的是,几乎任何宗教都有一个金科玉律的精义,我们从孔子时代,得到了以不同句语表达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许多人错误地假定,这就是基督教的精义,可是如果耶稣基督所要给我们的,只是登山宝训和这条金科玉律,他实际上只增加了我们的挫折感。我们已经谈到,人类自孔子那时候始,就有金律了。人类的问题不是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们的问题是他缺少力量去行他所知道的该做之事。
基督提高了伦理的水平,所以他的要求较一般道德更高。这就相对地使我们的挫折感加深;可是,基督并不只做了这些,而这正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一个主要的区别。基督更把他的力量赐给我们,使我们能活出应该有的生活。他赦免我们,洁净我们,将他自己的公义加给我们,这一切都是白白的恩典。他使我们与神和好,为我们做了一些我们自己不能做的事。
然而,其他每一种宗教系统,其本质上先决的命题都是“自食其力”。他们说,按“这种方式”或“那种方式”生活,就可得神的喜悦,最后即可获得救恩。就某种意义讲,其他的宗教系统是一套给溺在水中的人学游泳的指示,基督则是救生员。
白白得到的礼物
尼先生也曾说过,其他宗教行善事是“为了”,而基督教则是“所以”。其他宗教行善事是“为了”借着他赚得救恩,在基督教中,救恩是通过基督完成的工作而白白得到的礼物,“所以”行善事乃是为爱神所必然有的。或者像另外有人说过的,其他宗教是“行”,而基督教则是“成了”。
基督教是:在人寻找神的事上,神为人做成了之事和他的降卑助人。其他的宗教则是:人寻求神,和努力接近神。
因为有这深刻的差异,所以只有基督能给人以救恩的确据。由于我们的救恩乃是倚靠神已经为我们做成了,和已经赐给我们的,所以我们能肯定地和使徒保罗同样说,我“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林后5:8)
靠行为的宗教没有确据
然而其他靠行为的宗教,不能有这样的确据。你什么时候才知道,你行的善事已经足够?你永远不知道,也永远不能知道。恐惧经常存在,因为没有救恩的确据。
基督教和世界上其他诸宗教,在救恩的定义和我们的终极等问题上差异很大。
例如佛教,其最终的目标是涅槃,或是断绝欲念。按照佛的教训,一切苦难都是从欲念而生。遵守八正道就可克服欲念,离无明,得到涅槃,就是完全的虚无。这就像吹熄腊烛。涅槃这事是要在生命有感觉时发生达到的。
印度教最终的目标也是涅槃,可是在印度教这个名词意义与佛教不同。涅槃是最后与婆罗门的合一,婆罗门是印度的神,是遍满宇宙的力量。这种经验就像水滴归回海洋。个人在和神合一之中消失,但没有佛教的完全无我。在印度教中,涅槃是由生、存、死、转生,这个不断的轮回达到的。任何动物、昆虫或人类一旦死去,立刻就以另一种形态转胎。转胎为较高等或较低等生物,就要看你在世时的道德生活怎样。如果你有良好的道德生活,你就往上升,你的生活将较舒适,苦难较少。如果道德生活差,你就要往下降,生于贫穷苦难中。如果道德生活太差了,你甚至不能转胎为人,而必须转胎为动物或昆虫,这种今世种业来世收报的法则称之为“业报”。这就是印度人何以不杀生的原因。虽然许多昆虫的存在造成了严重的卫生和公共健康的问题,他们也不愿扑杀。他们这些禁例,在外人看来,好像稀奇古怪,甚至是可笑的。
至于回教,天堂是属于酒、女人和歌的地方。要进入天堂,必须过一种禁戒将要在天堂享受到的那些事物的生活——真矛盾可笑。除了这种禁戒外,他还必须遵守回教的五功:念真(背诵信经)、朝觐天阙(麦加朝圣)、捐课(赈济穷人)、礼真(每天祷告五次),斋戒(在阴历第九月白天禁食)。
我再说,他们没有得救的确据。我曾问过印度教徒、回教徒和佛教徒,他们死后是不是能获致涅槃或进入天堂。他们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肯定地答复我,相反地,他们却指出生活中的缺点乃是实现他们理想的阻碍。在他们的宗教体系之内,没有得救的确据,因为没有人为他们赎罪,救恩必须靠个人努力积够功德,才能获得。
有关神的概念
大家以为一定是一致的有关神的基本观念,其实也有很大的差别。那些说我们应该和所有相信神——不管他们怎样称呼神——的人联合的,乃是因为他们尚未认识到,若非给以适当的定义,“神”一词即没有任何意义。
佛陀(释迦牟尼)和一般人所相信的正相反,他没宣称自己有神性。事实上,他对于神是不是存在这个问题,乃是一个不可知论者。佛陀强调其教训说,如果有神存在,他也不能助人离无明。每个人都必须靠自己去努力。
印度教是泛神论的;“泛”意为“全部”,印度教认为神和宇宙是同一的。他们思想的中心就是“摩耶(maya)”观念。摩耶的意思是,物质世界都是幻影,实体乃是灵的,不可见的,婆罗门没有位格,是遍存于宇宙的力量,人最终的目标是在涅槃中和这个神合一。佛教也说,物质世界是个幻影。所以,为什么现代科学自基督教背景诞生,而不是自东方哲学背景呢?理由很明显,因为基督徒相信的神是有位格的,他们相信的宇宙是有秩序的。为什么科学的进步来自西方而非东方?理由也很清楚。人怎能研究那些他认为是幻影的东西?
回教和犹太教的神,较接近基督教的观念,他们认为神是有位格的,也是超越的,或是和他所造的万物隔开的。人鼓励我们说,既然他们所相信的神是有位格的,那我们一定可以和他们走在一起。
可是,当我们审察回教对神——《可兰经》称之为阿拉——的观念时,我们发现他并非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那样的神,和其他的一样,他是个人自我想象中的神。我们对阿拉的了解来自《可兰经》,《可兰经》则是由穆罕默德来的。像佛一样,穆罕默德与耶稣不同,他不自称为神。他教导人说他只是阿拉的一位先知。由《可兰经》传给我们的神的影像是:他是一个完全远离人,行动善变,兼有善恶的神,他不是一个“爱世人,甚至将他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的神。由于他们对神有这种遥不可及的观念,因此回教徒完全不能了解道成肉身的观念。他们的神是那样的庄严又那样的遥远,怎能跟有罪、多苦难、必死的人接触呢?神子在十字架上的死,回教徒也不能了解,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即意味着神被他所造之物打败了,这是不可能的。
犹太教的神较接近
犹太教对神的观念,是一切对神的观念中最接近基督教的。他们所敬拜的旧约的神,不正是我们所接受的神吗?当然,在这点上我们跟他们是可以一致的!
但是,我再说,深入一层的研究就显示出,犹太人不会承认他们的神是耶稣基督的父。事实上,我们的主在地上时,就曾为了这个问题触发了激烈的争辩。他们对基督说:“我们接待神,但是我们不接待你,因为你是人却自称为神。”
有一次,我们的主和犹太人谈话,讨论到这个问题。犹太人说:“我们只有一位父,就是神。”耶稣对他们说:“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出于神的,必听神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神。”(约8:42、47)他甚至更有力地说:“你们(指那些不信他的犹太人)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约8:44)
在这里,主自己的话语提示我们,对那些注意寻找神的人应持什么态度。如果他们所寻找的是真神,我们可以从他们听到基督的福音就相信基督这一点,证实他们是有诚意的。原来跟从某些别的神明或“未识之神”的人,当人把主耶稣基督的真理介绍给他们时,他们就会有反应,宣教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了。他们立刻就知道,他是真神,他正是他们一向所寻找的。
《新旧约圣经》从头到尾都清楚地说,那些敬拜真神以外诸神的,乃是由魔鬼来的。“他们不用再献祭给他们行邪淫所随从的鬼魔。”(利17:7)又说:“我乃是说,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林前10:20)
唯有基督自称神
在世界上一切伟大的宗教领袖中,只有基督自称是神。人对穆罕默德、佛陀或孔夫子这些人有什么想法是不要紧的,跟从他们的人只强调他们的教训。基督就不然了,他把自己当作他教训的中心点。他问听众的一个中心问题是:“你们说,我是谁?”而当有人问他,当行什么才算做神的工,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做神的工。”(约6:29)
论到神是谁、神是什么、救恩的性质和怎样获得,基督教显然就与世界上其他诸宗教截然不同。我们这个世代,一个主要的字眼是容忍。然而,我们必须清楚了解容忍这个字的真义。(真理的本性,就不容忍有错误。)如果2加2等于4,那么它就不可能同时也等于2或3。如果有人不同意后者,而坚持4才是正确的答案,没有人应该认为这个人是狭隘的。
这个原则也通用于宗教的问题上。人必须容忍别人的观点,容忍他们持有那观点并说给人听的权利。但是他不能够因着容忍的大帽子而被强迫赞同别人一切的观点,甚至是那些有相互冲突的观点。这样的立场根本就没有意义。
到神面前唯一的路
“你信什么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你信。”这说法是不对的,希特勒因着他对民族优越感的真挚信心而屠杀六百万犹太人,可是他却完全错了。我们所信的必须是真实的。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到基督面前来的路很多。但是,如果我们个人要经验、认识永活的真神,只有一条路,就是借着基督。
作者:李德尔夫妇;朗读: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