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25日 拥抱每一天

《你为何要信》(10):基督徒的经验真实吗?

 

拥抱每一天20161225
收听     
“如果你相信那座台灯具有你们神一样的属性,你就可以从它得到同样的感应。”一位年轻的法科学生这样说。这个怀疑者告诉我的,乃是千万人的感觉——基督徒的经验完全是个人的,又是主观的,它没有客观的、外在的、普遍的真实性。
这个观念的前提是,心智有无限的合理化的能力,而相信神乃是愿望的满足而已,对于成年人,它乃是退回到我们对父性形象的需要。
不管有没有说出来,这个假定认为,基督教的存在是为了那些感情残废、需要拐杖才能走完人生道路的人。
有人认为,基督徒的悔改,像法西斯分子所用的方法一样,乃是借着洗脑以致被诱导的心理经验。布道家就是一个控制心理的人,向听众施以轰炸之后,听众即成为他的掌中之物,只要他在适当的时间,用适当的方法邀请他们决志,他可以使他们去作任何事。
有更甚者,他们认为基督徒的经验有时是绝对有害的。有不少学生信了基督之后,就会被他们不信的父母强迫去看精神病医生。“请看精神病医院里那些宗教疯人,那是他们的宗教使他们进到那里去的。”有这种思想的人,是陷入了史安东尼(AnthonyStanden)所谓的“公因素谬误”中。他说,有一个人每星期一喝威士忌和苏打水而喝醉,星期二喝白兰地和苏打水而喝醉,星期三喝杜松子酒和苏打水而喝醉。什么使他醉酒呢?显然是那公因素苏打水了。
这列火车的最后一站
许多人认为,那些人在被送入精神病院之前,教会乃是这列火车的最后一站。然而,经过仔细的调查,一个真正不正常的人,在宗教生活之外,其他方面的生活也一样显示出不平衡和不实际。实际上,人应该感谢教会,因为她帮助了这些人。另一方面,有些精神不正常的人,其根本原因是灵性上的,这样的人一旦借着耶稣基督和神发生正确的关系之后,他们立刻可得释放蒙医治。
在某些方面,人对基督徒经验的真实性,具有太强列的偏见,他们甚至为此而拒绝颁发学位。有一个朋友在美国一家最有名的大学读书,他被拒绝颁授社会学博士学位。别人告诉他说:“从你对神的信仰看,相信你是个疯子。”
一些怀疑者认为,一切基督徒的经验,皆可根据条件反射作用而加以解择的。这思想是从闻名的苏联科学家,巴甫洛夫(Pavlov)的实验来的。他将测量器具置于一只狗的口和胃里面,以测定消化液的产生情形。然后给狗食物,同时并按响铃声。这样的反复程序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巴甫洛夫按响铃声,却不给狗食物,而狗仍照样流涎。由此实验指出,经过重复的制约化(conditioning),心智可以被条件化,产生我们所预期的生理反应。拥护这观点的人说,根据这实验,我们能够解释一切政治、社会和宗教上的改变。
这些攻击是严重的、影响深远的,其中有一些还似乎颇有道理。
基督徒的经验真实吗?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在某些环境之下,人类的感情是有被操纵的可能。我们也必须承认,有些布道家有意无意之间,会用死亡的可怕、动作表演,或其他方法,来控制听众的感情。我们的主在撒种的比喻中,暗示警告,布道时不要只激动人的感情。他把那种子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比作那些听了道欢喜领受、而心里却没有根的人,他们只等到为道而遭遇患难,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我们都经验过,有些人对福音似乎有非常好的感应,可是到头来只是落在路旁。往往在他们知道做基督徒必须付出一些代价,而他们又不准备付时,这时候他们的感情被激动了,可是他们的意志却还没有完全顺服神。
意志的问题
华德思博士(Dr.OrvilleS.Walters)是一个基督徒精神病学家,他曾指出,意志就像一部用两匹马拉的车子:其一是感情,另一是知识。有些人透过感情较易影响其意志,有些人则是透过知识。可是,不管如何,除非意志真正改变;否则,那就不算为真正的悔改。
对于所有从事福音工作的人,当他们知道可能使别人——无论是成人或儿童——的感情受到支配时,都必须尽可能消除所有造成这些注定失败结果的可能性。但是想要根据心理学解释所有的基督徒经验,那是不合事实的。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可以在这里,也可以在别处应用的一个普通原则,就是描述某事并不等于解释其事。确实,基督徒的经验可用心理学描述,但是心理学不能说明它为什么发生,也不能否定它的真实性。
基督教之为真实,其中一个明证是那些信靠耶稣基督者的真实经验。基督徒对怀疑者提出的挑战是:“你们要尝尝,便知道他是美善。”(诗34:8)你自己在生命的实验室中可以证明耶稣基督是神永活的儿子这个假说。基督徒经验的真实性乃是基督教有效力的证据。
是否条件反射
对于“基督徒经验只是视条件而定的反射”的解释,有哪些反对的意见?
第一,如同钟马田博士(Dr.MartynLioyd-Jones)回答沙威廉(WilliamSargant)那本具有影响力的书《心智之战》(BattleofMind)时所说的话,我们必须问,将人和动物比较是合宜的吗?人有理性,并有批判的能力,人有自我分析、自我默想,和自我批判的能力,这一切就使人和动物大不相同。“换句话说,这样的比较,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如战时)才适合,在这些特殊时候,人之异于禽兽的地方已被除尽。由于过分的紧张,人在那时已沦落到动物的水平。”
第二,如果我们只是条件反射的动物,那么,这种条件反射的说法,也应该可以解释那些我们人类引以自豪的举动,如伟大的英雄行为和自我牺牲。这样的举动只不过是在某一时间对某一种刺激的反应而已。根据这种理论,其合理的结论是,人类的行为必然没有道德的责任存在。爱吃糖的小女孩说:“这不是我的错,这是我的‘腺’的错。”这就是了。然而,重要的是,这些主张决定论的人,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却采取和别人一样的观点(这两种观点的立论基础不一样)——他们也希望扒手立刻被拘捕。
我们不能基于条件反射来解释基督徒的经验,因为许多在基督化家庭中长大的人,不幸竟没有成为基督徒,而另外一个事实是,有许多根本没有基督教背景的人,却真正信靠基督。虽然成为基督徒的唯一的门是个人的信靠基督,但通抵这个门的路,其数目几乎与进入这门的人数相等。我认识许多人,他们第一次听到福音就成为基督徒。而按照政治洗脑,和巴甫洛夫实验的做法,为了获得预期的效果,必须重复刺激一段时间。
那些已成为基督徒的,其宗教背景应有尽有,有些甚至连一点宗教背景都没有,他们却一致证实借着个人对耶稣的交托所得到的同一经验。他们生活的改变,就是这个经验的真实性的证据,而这样的经验无法借着积极的思想而获得。如果积极的思想能够解释一切,那我们就没有问题的存在。可是事实上,本章开头时我们提到的那个法科学生,接着听了一个礼拜的演讲后,他也将他的生命交托给基督了。
自我催眠的牺牲者
但是我们基督徒怎样知道我们不是自我催眠的牺牲者?我们怎样知道我们不是夜间吹口哨散步?这种主观的经验不能证明什么。许多人自称有某种真实的经验,而其所谓的经验却是我们有理由可以怀疑的。我们所确信的必须还有比经验更进一步的根据,不然我们就陷入困难了。
例如,假定有一个人,带着一只鸡蛋走进你的教会。“喂!”他神采飞扬地说:“这只蛋真的给我喜乐、平安、生命的目的、赦罪,和生活的力量。”你将怎样对他说?你不能对他说,他并没有这种经验。个人的经验是不容争辩的,这就是个人见证的力量之一。《约翰福音》第9章的那个生来瞎眼的人,被人问了很多问题,他都不能回答,可是,他确实知道一件事,他现在能重睹光明了。他的见证是有力量、不容辩驳的。
但是对这个带着蛋的朋友,我们能够问他几个问题;我们基督徒也应该准备好回答别人这些问题。
第一,还有谁从这样的蛋得到同样的经验?我们相信这个朋友很难再举出其他的人了。
已故的艾哈利先生(HarryIronside)几年前在布道的时候,一个人起来高声质问:“无神主义者给这世界所做的,比基督教还多。”
“好的,”艾先生说:“明天晚上请你带一百个经过无神主义改变、后来生活变得更好的人来,而我也给你看一百个被基督所改变过的人。”
不用说,这个朋友第二天晚上没有出现。在基督教里,有很多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人,而他们却同样见证藉着耶稣基督所得到的经验。
第二,我们要问这个带着蛋的朋友,在他的内在主观经验之外,有什么客观的事实和他的经验发生关联?他怎么知道他不是自我催眠的牺牲品?
当然,他说不出什么来。在基督教里,我们个人主观的经验联系于基督复活的历史客观的事实,如果基督没有从死里复活,我们就不能经验他。正因为他从死里复活,而且今天还活着,所以我们才能实际上认识他。
客观历史事实
基督徒的经验并非因着不实在的事物的信念所诱导而得的。这不像那个大学兄弟会的男孩子的事件。一天晚上,他被作弄,有人把他缚在一条铁路轨上。他们告诉他,火车在五分钟之内就要开到,他不知道那列火车会走在邻近平行的那条轨道上,误以为那里只有这条轨道。当火车行近,他的心脏忍受不住,终于活活吓死。对于基督教,如果并无基督其人,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由于基督确有其“人”,他在我们里面的生命才有可能出现。我们唱“他活在我心中”时,只唱出了这故事的一半,重要的另一半是,我们知道他活着,乃是因为他在历史上曾从死里复活。我们个人主观的经验是以历史客观的事实为根据的。
论到人在受苦时呼天求助的这个真理,腓力氏说:
“我完全知道,我所描写的只是主观的真理。但我也曾观察由此造成的客观现象——例如:勇气、信心、盼望、喜乐,和忍耐——而这些德性又是很容易可以看见的。那些希望将每一件事情都用科学方法证明的人,如果他们研究的对象是:占卜寻水法、千里眼或物随心动等幻术,他们坚持‘实验室的条件’是对的。可是在研究人类精神界的时候,就不可能有‘实验室的条件’。除非他能看出所谓‘实验室的条件’事实上就是人类的生活本身,人所能够客观地展示的,只是实际的生活事件上——信仰引导他实际地生活等。”
从这个人生活的客观结果,我们可以看出基督跟人类活生生的关系。他解决了人类最深的需要。
目的与方向
基督使生命有目的和方向。“我是世界的光,”他说:“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许多人普遍对生命的目的,尤其是他们个人生命的目的,仍是一无所知。他们在生命的房中摸索,寻找电灯的开关。如果你在一间陌生黑暗的房间里呆过,就可以了解那分不安全的感觉。但是,电灯一亮,人就会有安全感。同样,人若踏出黑暗,进入在基督里的生命之光,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神在基督里给子我们生命宇宙性的目的,将生命和他在历史和永恒之目的联系在一起。基督徒不单为时间而活,也为永恒而活。当我们整个生命为神的目的而活,并顺服《圣经》的劝告,“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林前10:31)这时甚至连日常琐事也都变了样。这样的目的包括了生活每一部分,这也是无穷尽的永恒的目的。无疑地,非基督徒也有家庭、事业,和金钱这一类暂时的目的。但是这些目的充其量不过是短暂的,环境一变化,就失去其效果。
对于现在这时代,存在主义哲学家把生命描述为没有意义、又是荒谬的。基督这个可以证实的宣称,比什么都更有力量和意义。
我们是为神而造的
已故的杨格先生(CarlGustavYoung)说:“我们这时代主要的神经病是虚空。”当我们没有金钱、名誉、成就、权力,和其他外在物时,我们就会以为获得这些东西之后,即可得到最终的快乐。许多人证实,获得这一切东西之后,所得的经验乃如美梦幻灭。当这一切理想皆实现,人依旧是那么可悲。人类的精神永远不能“单靠食物”——物质的东西——得到满足。我们是为神而造的,我们只能在他里面得到安息。
一部汽车不论它如何闪亮发光、马力强、装备齐全,总不能加水就可行驶。汽车只有在加汽油之后才能开动。所以人只能在神里面才能找到满足,因为是神亲自把人造成这样子的。基督徒的经验因着个人对基督的关系,可以得到这样的满足。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6:35)人体验过基督之后,他就有内在的满足、喜乐、灵性的更新,这使他能够超越环境。就是这个事实使保罗能够说:“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腓4:11)这个超自然的事实,使基督徒虽在困难环境中仍有喜乐。
我们追求和平
“愿我们这时代有平安”这句话表达了每一个观察过国际局势后的人心中的那种渴望。我们希望又希望,但愿目前的战争不要爆发为大规模的冲突。
平安乃是每一个人内心所追求的。如果用金钱可以买到,人一定不惜花几百万元去买它。那些讨论心灵平安的书籍销量奇高,这就证明了这题目正迎合千百万人的需要。难怪精神病学家的办公室要宣告客满了。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只有基督能赐给人意外的平安,这平安不是世界能赐的,也不是世界能夺去的。听听那些经年累月寻找、终于在基督里找到了平安的人的见证,那是令人很感动的。最近更多人希望借吸毒、酗酒、纵欲来追求平安。但所追求的真平安,只有在基督里才能得到。“他是我们的平安(和睦)”(弗2:14)。
需要根本的力量
今日社会正在经历一种道德力量的急剧衰败。父母知道什么对他们及他们的儿女才是正当的,可是由于胆子不够,他们觉得还是顺从大众容易一点,儿女很快就把握到这态度。结果呢,社会上的道德组织急速败坏。单单劝告年长者或青年人是无济于事的,犹如在癌细胞上擦碘酒,他们实际需要的是根本的力量。基督教不是换汤不换药,乃是把药也换了。耶稣基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他将他的力量赐给我们。这力量不只使我们能从毒品、烈酒这类东西中得到释放,这力量也使我们能赦免恶待我们的人,使我们能抗拒试探,使我们能爱那些不可爱的人。重生了的人有新的嗜好、新的愿望、新的爱心。事实上,他们是“新造的人”(林后5:17)。救恩的意义是由死亡进入属灵的生命。
解决了罪的问题
基督徒的经验解决了罪恶的问题。每一个正常的人都会感到有罪。没有事实根据而有罪恶感,这是不合理的。但是做了错事,或违反了道德律,有罪恶感是正常的;没有罪恶感却是不正常的。人若蓄意杀死或伤害无辜的人,之后却无罪恶感,这是不正常的,但是不可因此把罪恶感化为合理。在基督里,赦免是有客观事实根据的。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他已经为我们担当了原属我们的死刑。“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8:1)对个人的赦免乃是一个事实。
基督论到人的孤寂,这是现代社会一个明显的特征。在这个人口爆炸的时代,而人却比以前更孤寂,够讽刺了吧。基督是好牧人(约翰10:14),他永远不离开我们,也不撇下我们。他又把我们引入一个全世界性的家庭中,这种团契比非信徒间的血源关系更亲密。
悔改影响人格
最后,承认了基督徒经验的真实性之后,我们还要知道,这种基督徒的经验,在某种限度之内,是可以用心理学描述的。但是那只是“描述”,不是“原因”。人一旦悔改,就有一个新的灵命在他里面。这新生命将彻底地影响到他整个人。人的性情中的任何一部分若发生变化,不可能不影响到其余部分的。
人的头脑和神经系统跟他的心脏和肾脏一样,是可以加以分析的。体和灵互相交织在一起,分不开。人就是如此构成的一个整体,他不单只是灵附于体内;另一方面,他的心智也是一个实体。
生命中物理部分和灵性部分是相互补充的。马唐纳博士(Dr.DonaldM.Mackay)的解释很有帮助:
“一个熟悉的例证是,海上的船只用灯光打信号。当一个人从船上向海岸发信息时,从一方面说,从船上来的是一系列闪烁的灯光。但是一个受过训练的水手,坐在海岸看这些灯光,说:‘我看出其信息是:命令某某驶向某一个地方。’或者:‘瞧,他们遇难了。’为什么他这么说?他所看到的只是闪烁的灯光,此外就‘没有什么’。物理学者可以把它的整个过程标注下来,而且描述得很完全,随时他都可以重新表演一番,而且和起初岸上那个人所看到的完全一样。他没有‘另外’附加‘信息’于他的描述中,只有傻子才会说,他这么做犯了大错,因为他‘遗漏了信息’。他所做的,乃是应用一种处理某种复合单元——即自船上向海岸打信号的事件——的方法,这方法所处理的是纯属物理部分,可以用光波的长度和时间的长短加以描述的。另一方面,如果他也读出其中的信息,那不是说他已经发现了什么神秘的事,而是说,他用另一种方式来了解和发现事情的全部真相,他可以描述纯属物理的灯光,同时也了解非物质的灯光的意思。在这里灯光和信息有关系,但它们的关系不是因果关系,而是一物之两面的关系。”
举另一个例证吧。两个数学家为一个几何问题发生争论。他们用粉笔在黑板上作图,争论的话语越说越快,结果就越激烈。我们能够如此想象吗?一个不懂数学的人进来,惊讶地说:“我看不出你们有什么好争论的,只为这些粉笔划的东西?”这又是可以证明我喜欢称之为“没什么东西”的错误了。因为从某一个意义,按某一种程度,从某一种角度看,那里除了一些粉笔线点之外,便没什么东西,因此何必用其他术语讨论呢?再说,如果数学家抗议:“可是黑板上的是几何图形;我们谈的是这些角。”他们所说的并不是他们能看到别人不能从黑板上看到的东西。他们所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光波,所以不是这些数学家有第六感,或有什么异能,使他们能够领受别人无法领受到的、自黑板上放射出来的不可见之物。问题在于,由于对黑板上之物的态度不同,所以他们有能力看到别人所忽略的另一面。当然,在我们举的这个例于中,这个人经过训练后,也可以发现这一点。最后,毫无困难地,他们达成一致意见,那时他将可以知道几何图形和黑板上粉笔所划的有关系,其关系不单是因果关系,而是更密切的关系。“我想说明一下‘因和果’,因为这和一些问题有关,其中涉及精神活动引致行为的因由。如果有人争论,到底灯光和信息哪一个是因,哪一个是果;黑板上划的粉笔线和几何图形哪一个是因,哪一个是果,我们立刻就可以看出,在科学上‘因’的用法不能在这里运用。在科学上,因果关系是指两个事件(或两组事件)间的关系。这里我们有的不是两个事件,我们只有一件事。有灯光就有信息,灯光和信息合而为一件事;拿粉笔在黑板上划的,就有几何图形。另一方面,两者之间也有某种方式的独立。同样的信息同样的图形,可以附在不同的形体上——例如可以用墨汁或铅笔——来表达。因此我比较喜欢说,两者是‘彼此内附’的。”
作为基督徒,我们不需害怕这些对基督徒经验的心理描述。这些描述并非解释。至于有些基督徒的经验可以用其他方法制造出来,对我们来说,这个事实是一个警告,叫我们不可落入操纵人类人格的试探中。真实的基督徒经验也是正常的心理状况,这个事实是一种财产,不是损害,这个事实也是福音真实性的一个证据。
作者:李德尔夫妇;朗读:海云
拥抱幸福生活幸福满家园生活无国界亲情不断电好牧人博客节目资料库

听友可在节目官博和主持人及听友互动,也可写邮件到节目邮箱:yongbao@liangyou.net

节目QQ群:92097548验证信息请写:拥抱幸福生活(写此验证信息才能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