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2月5日 拥抱每一天

竭诚为主,顺应天命(五):饶恕

 

收听     
点击该文字观看本集视频https://www.fuyin.tv/html/2705/43621.html
拥抱每一天20161205——天天整理
历史风云,瞬息万变,大国兴衰,此伏彼起。
世间充满纷争,打打杀杀伴随着人类。复仇是戏剧电影永恒的主题,西方有哈姆雷特,东方有窦娥冤。
我死都不原谅你,我做鬼都要来找你。你看这是电视剧里常有的剧情。——张茂松牧师
受到刻骨铭心的伤害,人能够饶恕吗?
我们传统文化中,固然不造成睚眦必报,但若是深仇大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被认为天经地义。若对杀父仇敌能食肉寝皮、掘墓鞭尸,就更被看成是大英雄、真豪杰。
中国人这种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观念、习俗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不单是在中国的文化里面,也在西方的文化里面,因为人性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把它扩大就是以民族为中心,这样的文化很难产生真正的饶恕。也就是饶恕,它很难在人间的文化里面,从人本主义里面,找到精神或道德的依据跟资源。——陈宗清博士
这个饶恕实际对我们一个国家、社会和家庭都非常要紧,因为每天都会碰见问题,被冒犯啦,话不投机啊,被人有意无意的伤害,甚至包括家人都是这样。针尖对麦芒,谁都不相让,这个社会就变得很不和谐,家里也变得很不和谐。——冯秉诚博士
日常生活中,哪怕是夫妻之间的伤害,我们都难以释怀。
婚前的辅导,他问到我一个问题的时候,我非常地惊讶,他说:“如果你们的配偶,后来你发现对你不忠实的话,你应该怎么办?”我心里想,我要结婚了,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我傻眼了,我这一辈子没想过,他告诉我一件事情要饶恕。他那天跟我讲的所有事情我全部忘掉了,我只记得饶恕。——周逸方博士
饶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曾经有人这么说,饶恕就像一朵玫瑰花,经过剪它以后所发出的芬芳,所以饶恕人是经过一种心灵的煎熬。当然,人得罪我们可能有不同的层次,有一些不过是表面的皮毛之伤,那么一笑置之也就算了,但有一些伤到我们自尊心,那种伤害太大,谈到饶恕就不太容易了。——钟世豪牧师
有个丈夫搞婚外情,太太就告诉我说:“我怎么能够忘记,他曾经背叛我,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我每当想到这件事情,就像一把刀插在我心上一样。牧师你要我饶恕他,我怎么饶恕?”——寇绍涵牧师
像这样的事情,那的确是非常非常地困难。靠人大概不容易做到的,除非有神的爱,上帝的怜悯。因为饶恕有两个基本的观念,第一个是放弃我们报复人的权利,我们有能力要报复,但我们愿意放弃;第二个就是伤害我们的这件事,当我们回想的时候,再也不激起我们一种负面的一种情绪。——钟世豪牧师
有一天这对夫妇就来,脸色很难看。过去几个月都已经讲得、辅导得他们都已经情绪上慢慢好了。怎么又很难看?那个丈夫就跟我讲说:“昨天晚上回去她又跟我翻老帐,又跟我讲说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怎么怎么样,我简直受不了了,这三个月来我什么都让她,她要买东西,要买什么就买什么。她说我没陪她,我就天天陪她,还要怎么样嘛?”
我说:“这样子好不好?换过来,换你太太背叛你,然后你用三个月的时间让她弥补你,你觉得你 OK
吗”?
很多有的时候搞婚外情的人就是这样子,捅了个大漏子,婚姻要结束了,家庭要分裂了,吓到了,赶快回来弥补弥补,然后就认为说没事了没事了,就过去了。不是的,我的那个感觉在,伤害在,那怎么办?我这一辈子就要抱着这个阴影这样过下去,那我怎么过?——寇绍涵牧师
但是不要停留在这个感觉,因为当我们停留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会永远活在过去,就是我曾被你伤害,等于我的未来是被过去所捆绑住了,我要救自己的话,我就不要维持我继续是一个受害者的这个心态。——关得年牧师
饶恕不容易,《圣经》提到这个饶恕,它后面原文有另外一个意义,一个叫释放,饶恕就是释放。另外一个,说饶恕就是医治。饶恕,不饶恕是关系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有真正的饶恕,对方会得到医治,对方会得到释放。但是这不够,我觉得一个愿意饶恕的人,就证明他曾经不饶恕过,就是说他被得罪也好,被冤枉也好,被抹黑也好,他心里面总留下一个很深的伤痕。我们会发现,当我们去饶恕对方的时候,我自己得到真正的释放。
纳尔逊•曼德拉,南非的总统给我一个非常非常深的感动,他说:我可以从监牢里面被释放出来,但如果我继续活在仇恨和痛苦的里面,我其实继续地还是活在一个无形的牢笼里面。——李秀全牧师
多少人—生活在自己建造的牢笼里。
当我们能够去饶恕对方的时候,我们真正才能够得释放。否则这个苦毒一直在我们心里,实际人家可能早就忘了这件事。可你一看见他,你那个火就勾起来了,所以实际我们自己被这个苦毒、被这种仇恨、被这种怨恨所紧紧地包围。实际最受害的是我们自己,不饶恕别人的人。——冯秉诚牧师
我们越来越将过去的这些被人家伤害的,或者我们伤害人带出来这个控告跟罪疚感脱掉,如此我们就成为一个自由释放的人,人生的喜乐是从这里开始的。——关得年牧师
有人问:家人亲友之间的怨恨可以化解,仇恨若是大到兵戎相见,也能饶恕吗?
我们从小就看那个武侠小说,之后就很喜欢看那个武侠电影,都是讲到报仇雪恨,要报这个杀父之仇的,我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就苦练武功,为着要报复,我们的未来是被过去所塑造。——关得年牧师
战争伴随着人类,伤痛之深,莫过于此,冤冤相报,何时能了?自从耶稣来到世间,就有了新的解决办法。
1865
年初,南北战争接近尾声,林肯总统希望战后南北方仁爱相对,看到尸横遍野的战场,林肯对北方将领说:“在战争结束后,一定不要有任何血腥报复,不要惩罚任何人,要让他们得到自由。”
1865 年 4 月 9
日,北方统帅格兰特将军接受南方总司令李将军的投降。李将军提出:应当保证南军将士的人格和尊严不受侵犯,格兰特将军同意了。李将军还希望保留南军骑兵和炮兵们自己的马匹,以便收获下一季的庄稼,格兰特将军也接受了。
5月26日,南军全部投降。当消息传到前线,北军战士开始鸣炮庆祝,格兰特将军立即制止,他说:“战争结束了,叛军又是我们的同胞了”。历时
5 年的内战共有 62
万人丧生,但北方没有追查战犯,南方从将军到士兵也没有任何人受到拘押监禁,饶恕展现出这个国家的胸襟、自信和力量。
相传有这样一个故事,北方一对老夫妇的独子战死,棺木运回家乡时却发现错了,是一位南军阵亡士兵,夫妇俩以应有的礼仪将南军士兵安葬了,等到他们儿子的遗体被运回后,伤心的老夫妇将他安葬在南军士兵墓旁。
“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马书 》12:
21)
饶恕的目的是什么,要用善去胜过这个恶。让他去思考:为什么我对他这么不好,他反过来对我这么好。他能够看见一个更高的更美的善、爱,比他的恶要好得多。所以通过这样一个对比,他能够醒悟过来,能够悔悟,能够感到羞愧,他最后能够回到正道上来。这是我们今天饶恕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这样不要冤冤相报,社会就会更和谐。——冯秉诚牧师
我觉得饶恕很重要,就是破除人与人之间这个自我中心这一个咒诅。
接纳彼此的不同,就是说像美国国会一样,我们可以吵架吵得个半死,但是之后我们还可以握手,还是好朋友。这个很不容易的哦,在其他国家早就打起架来啦。当我们尊重彼此的不同的话,就不会冤冤相报在那里斗争,反而能够联结不同、能够建立团队、能够共创将来。——刘彤牧师
1892
年,美国最高法院宣告一项决定:我们的文明和制度,绝对是属上帝的。这是一群有信仰的人民,从历史来看是千真万确的。
有人问,那时民风淳朴,现代人能做到吗?
特别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面,不但是国攻打国、民攻打民,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我们经常被人欺骗或者受人伤害,碰到这类的事情,我们饶恕的能力从哪里而来?我个人相信,饶恕的本身基本上就是爱的一种表现。——钟世豪牧师
柬埔寨地处中南半岛,是一个物产富饶的古国。20 世纪 70
年代落入红色高棉之手,他们声称要建立共产主义天堂,却在进城的第一天就把这片土地变成地狱。
短短三年时间,200
多万人死于屠刀、酷刑、饥饿,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
我的朋友克里斯托弗,从小生活在皇宫里,他父亲是皇室的高级顾问,当红色高棉打进来时,他的家人大部分被杀。
他摘掉眼镜,装作不识字的人,经寮国逃了出来。——Christopher
Gillette博士
这里(S-21集中营)原是一所中学,红色高棉把它改造成最恐怖的监狱,先后有两万多人被囚禁在这里,受尽酷刑折磨,活着走出来的只有
7 人。
掌管 S-21
的头目叫康克由,人称杜克同志,红色高棉倒台后,他不知去向。这样凶残的刽子手怎能不追究。
克里斯托弗回到柬埔寨宣教,有位老人坐在后排静静地听了一个星期,最后来到前面问:“你说的上帝真的可以饶恕一切罪吗?”克里斯托弗说:“是的。”这位老人当时就决志信主。后来在希望国际大学毕业并参与宣教工作。当时没人知道,他就是杜克。克里斯托弗为他施洗,而这个人曾经杀害了他全家。——Christopher
Gillette博士
提到饶恕,我们也提到公平和公义的问题。我们放弃报复的权力,那么是不是便宜了他呢?我们个人的饶恕并不意味着他不需要受一些法律或国家的制裁,也不代替了将来历史对这件事件的批判。钟世豪牧师
杜克现在监狱里,他主动投案自首,作为他的牧师,克里斯托弗一直定期去探望他。在柬埔寨,一起传福音的牧师们曾经是仇敌,一位曾是红色高棉的将军,另一位曾是解放武装的上校,现在他们坐在一起聚餐、一同服侍。当我们去到一座曾被改成监狱的寺庙时,一位牧师走过来说,他的全家曾被关在这里,他手指着一个地点,他的全家就埋在这里。而另一位牧师,就曾经是这座监狱的看守。我们在柬埔寨看到的这些只是一个缩影,神在做医治的工作,与杀父仇敌同桌吃饭、并肩工作、和睦相处是何等的饶恕!这能力、这爱从哪里来?——Christopher
Gillette博士
人间哪有这样的爱呢?所以这种爱只能从天上来,主耶稣通过他这样羞辱的死在十字架上,就把神的大爱,神对人的饶恕、赦免就表达出来。只要我们认罪悔改,上帝既往不咎,我们都可以成为上帝的儿女。所以上帝为我们树立了这样很好的源头。——冯秉诚牧师
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宿仇能够饶恕吗?
主耶稣讲的饶恕这些观念是讲的一般的人际关系,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或者是集团和集团、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在运用时要特别的小心。当我们受到侵略的时候,基督徒要不要起来反抗、抵抗?当然要!如果我们不反抗、不抵抗,他就会杀更多的人,对他们的恶行还是要制止他们,但是当他们停止作恶的时候,我们就不要再以恶去对他们。这个是饶恕最重要的含义,不要以恶制恶。——冯秉诚牧师
对于犯下罪行的国家来说,首先必须认罪悔改,才能得到神的宽恕和世人的接纳。二次大战之后的德国,到处可见对战争罪行的忏悔。
因为在德国,在早年的时候,他们很多人是信耶稣基督的。虽然很不幸地,有一些很有野心的政治家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个福音在他们里面的影响力还是重新地燃点起来。——关得年牧师
这里是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观光客必到之处。高大的看板展示德国历史上的罪行,每幅照片都有说明、毫不隐讳。
这是1970年勃兰特总理在波兰华沙,向犹太人殉难纪念碑下跪忏悔的照片。他当时说:“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
舆论评述,此举乃是欧洲1000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达。有人说:“勃兰特总理一人跪下去,整个德意志民族站起来。”德国人对过去罪行的忏悔深刻而全面,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德国中部的古城纽伦堡,有700多年历史,也是当年纳粹起家之地,战后,著名的纽伦堡大审判就在这里举行。这里已成为博物馆,人们不仅能回顾历史,也能体会到基督信仰的力量。
首先,德国人把自己在二战之前犯下的罪行也都展示出来。
他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是第一个使用毒气来攻击英国军队的,他们都愿意很公开地承认这件事情,向神也向普世的人认这个罪。——张福森长老
其次,纽伦堡大审也显示出公平、公义的原则。
审判的时候允许他们的律师来挑战整个审判的合法性,每一个战犯都给了合法的机会来为他们自己辩护,我们中国人常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盟方根本不需要给这些罪犯任何申辩的机会。《圣经》上所告诉我们:神是公平、公义的,即使很明显的犯了罪的人,也给他们挑战和辩论的余地。经过了八个多月审判,连绝大部分的德国人民都觉得是很公平的。——张福森长老
第三,大审也彰显神爱世人的信念。任何一国的掌权者,若对自己统治下的国民迫害、屠杀,也应受到国际社会追究。
这是第一次提出了违反人类罪,Against Humanity
把整个的审判程序从政治层面推到人道的层面,这个变成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我想这些基本上都是在《圣经》上的原则。当一个人他不肯承认自己罪的时候,就没有饶恕的余地。这是为什么我们在信基督的过程当中,我们先要向神认罪悔改,我们才可以得到耶稣基督的饶恕。——张福森长老
在纽伦堡附近有一个小城市,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在很多家的门前,它那个地砖是铜的。如果原来这个屋子里有被纳粹迫害的犹太人,他们把犹太人的名字、出生的年月、什么时候被抓走的、关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过世的,全都刻在这个铜牌上。——冯秉诚牧师
这里是一家人,这应该是奶奶,这个是妈妈,可能这个是小孩。她1940年出生,1942年也被杀害了,说明这是个小娃娃,只有两岁。
这就看见德国人他认罪的那种彻底,他不是单单上层,他整个老百姓都有认罪的意识,而且落实到具体的实处,让凡是经过的人都能够记住,当年他们的父辈们曾经犯下的这个罪行。我想只有他能够勇敢地承认自己的过去,他们才能够避免重新犯这样的罪,我们也能看见一个有信仰的民族的作为。——冯秉诚牧师
爱荷华大学位于美国中部一个小城市。
居民对人非常地友善,华人学生加在一起大概有四五百人的样子。——华欣博士
1991年秋末,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宁静的校园。
我在那儿等校车的时候,两辆警车飞驰而来,几个警察就从车上跳下来,冲到我们身后的学校行政大楼。我们同学在那儿七嘴八舌地议论,说可能是在拍电影吧。到了家以后,我们家的电话就响了,我太太当时是中国学生会的主席。——华欣博士
出了枪击案,开枪的是一个中国同学。——高青林博士
一名已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卢刚,认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竟然枪杀了包括他自己的导师、同学在内的6个人,震惊全美。
其中一个人就是安妮•克莱瑞,是教育学院的正教授,同时也是学校学术事务委员会的主席。——华欣博士
爱荷华大学的空间物理专业在全美名列前茅,这场血案使这个专业的学术带头人几乎全部罹难。
对中国同学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风暴。——高青林博士
震惊之后,中国留学生突然感到恐慌,一下子打死那么多教授,美国人会怎样对待华人?
普遍的反映是特别害怕。——高青林博士
有个同学说:“我已经把值钱的东西都收拾起来了,放在汽车的后备箱里,如果爱荷华城里发生排华的暴动,随时可以逃。”——华欣博士
有一个同学说,她礼拜六都不敢去买菜,叫了几个人一块走到那个菜场里的时候,她就觉得人家看她的眼光都不对。——高青林博士
中国学生会组织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华人留学生面对媒体,讲述自己对遇难教授的怀念。
有一个同学他就讲到,当初他来到学校的时候,那个学校的系主任怎么把他接到学校里。——华欣博士
那个系主任也是非常有成就的科学家,像我们就不能想像说老师去接学生。所以他听说卢刚把系主任打死了,他自己特别特别难过。——高青林博士
现场直播后,学校收到很多观众反馈。
有位清洁工说:“你们这中国学生太不像话了,我们给了你奖学金,给了你学习机会,你们到我们美国来,把我们的老师都打死了,我非常地生气。”接着他说:“因为我看了记者招待会,我们知道中国留学生他们也是人,就跟他们一样。”他就跟学校办公室主任说:“请你转告他们,他们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的,我愿意帮忙。”
这个电话传达给我们以后,我们的心里受到极大的安慰。——华欣博士
人性最黑暗的东西暴露出来的时候,人性里面最光辉、最温暖的那个也同时就被彰显出来。——高青林博士
华人留学生紧张的情绪开始缓和下来,更加怀念死去的老师。教育学院的女同学与安妮教授的感情很深。
一讲安妮她们就哭,声音就哽咽住。她们说:“卢刚你太混了,你打谁你都不能打安妮,因为安妮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最爱中国学生的教授。”好像是她们的良师,好像是她们的益友,同时又是她们的慈母。安妮常常请她们吃饭,过年过节给她们送礼物,对她们照顾得无微不至。这个对中国学生这么好的一个老师,居然被一个中国人打了一枪,濒临死亡。她们心里非常非常难过。后来才知道她的父母都是宣教士,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在中国度过,他们的几个孩子也都生在中国。——华欣博士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中国同学们觉得不可思议。三天后,当医生确认安妮教授离世时,她的三个弟兄在病房中祷告之后,马上写了一封给卢刚家人的信。
第一句就写着说:“我们刚刚经历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悲痛,我们的姐姐生命最辉煌的时候,她离开了我们,我们的心中无法言喻的那种悲伤。在这个时刻,我们的心飞向你们,卢刚的父母,因为你们也失去了一个亲人。安妮信奉爱和饶恕,在这个时候,我们愿意神的爱与你们同在。”
我的心里被这样的字句深深地感动,因为这不是我所习惯的东西。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说,对敌人要像寒冬一样地冷酷无情,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别人对你不好,你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我曾经问:“难道你们不追究凶手的责任吗?”这个玛格丽特克莉芙教授就说:“这是因为我们的信仰,爱高于一切,爱远胜过复仇。”——华欣博士
安妮的追思会,华人留学生都参加了。
进去的时候,心里都很忐忑的,都有一种罪恶感。在这个礼拜堂里的这些美国人对我们都非常友善,好几个人过来主动跟你握手、问候。——高青林博士
追思的时候,说的都是好玩的事情。——华欣博士
把底下的人讲得哈哈大笑,但他自己眼睛里面都会掉出眼泪来。你能感受到,他们彼此的那种真诚的爱,他们那种真诚的思念,他们那种不舍,可是又真诚地充满了盼望。——高青林博士
之后有一个招待会,安妮的三个兄弟当中的老大叫法兰克,很坚定地也很亲切地握住我的手。我永远忘不了他跟我说:“我出生在上海。”满脸的笑容,我觉得我当时的脑子嗡的一下,他愿意我心中放下那个因为卢刚是中国人而带来的负疚感。这个世界就停在那一点,我就记得他的笑容,然后我感到一种温暖从他的手上就流到我的手上,然后一直流到我的心里。眼泪从我的眼睛里流下来,一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东西进来了。——华欣博士
安妮•克莱瑞的三个弟兄,用她的遗产在教育学院设立一个奖学金,第一个得到那个奖学金的是一个中国同学。——高青林博士
子弹打出来的,杀戮带来的仇恨,竟然在那个爱中能够被化解。我很想知道这个爱的源头到底在哪里,所以我回到教会。完全无辜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流着鲜血,耶稣对那些迫害他的人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做的,他们不晓得。”那时候,有个声音在心里说,这就是那个爱的源头。——华欣博士
我们不一定都能经历这样惊心动魄的大事,但与家人、邻里、同事之间却免不了磕磕碰碰。
我们也经常做上帝不喜悦的事情,我们也经常有意无意地伤害了别人。所以当别人伤害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想到我们常常伤害别人。父这样饶恕了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饶恕别人呢?——冯秉诚博士
饶恕,是每天都要面临的选择,让我们从今天就开始。
作者:新视福音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