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7月18日 拥抱每一天

若要活得快乐,就不要再攀比

 

收听     

智慧语录20160718——天天整理

牙疼的时候,才知道大鱼大肉摆在面前也没用。

生病的时候,才明白金山银山也没地方花。

太阳出来的时候,你埋怨晒黑了皮肤;太阳落山了,你抱怨看不清道路。

穷人看富人,人人都为富不仁;富人看穷人,个个都活该受穷。结果,穷人有钱了,发现钱也不能使鬼推磨;富人破产了,才发现没钱反而更坦然自在了。

白天黑夜,总有人哭有人笑。有钱没钱,总有人快乐有人痛苦。

你只看到他人前风光,没听见他背后叹气;你眼红他穿金戴银,他却羡慕你一觉睡到天明。

烦恼啊,都是来自攀比,心静则是因为懂得知足。

一身康健,满口好牙。

人和人哪有那么多分别,你知足惜福,日子就会好过了。

我喜欢保罗先生的这一番话:“我已经学会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任何景况,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爱的利息

拥抱小语20160718——天天整理

 各位亲爱的朋友,不知道你们怎么定义“成功”这两个字,程枫曾经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成功不仅是你拥有多少,更重要的是你帮助他人多少,有多少人因你而感动、因你而成长。

那是在15年前,我到这个城市出差,谈完生意,我去商场给同事买些礼物。平时,我逛商场时喜欢随身带一些硬币,因为商场附近有时会有乞讨的人,给上一两块硬币我心里会踏实些。这天也是这样,口袋里依旧有些硬币,于是我就将十几块硬币散给一帮乞讨的小乞丐。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男孩高高举着一块牌子看着我,无疑,他想引起我的注意。我朝他走过去,看到他约摸十三四岁,衣着破旧却很干净,头发也梳得整齐。他不像别人手里拿个搪瓷缸,他的牌子一面画着一个男孩在擦鞋,一面写着—“我想要一只擦鞋箱”。

那时我正在做投资生意,反正还有时间,我便问男孩需要多少钱,男孩说:“125元。”

我摇摇头,说他要的擦鞋箱太昂贵了。男孩说不贵,还说他已经去过批发市场四次,都看过了,要买专用箱子、凳子,清洁油,软毛刷,十几种鞋油,没有125元就达不到他的要求。男孩操着方言,说得有板有眼。

我问他现在手里有多少钱,男孩想都没想,说已经有35元,还少90元。我认真看着男孩,确定他不是个小骗子,便掏出钱夹,拿出90元,说:“这90元钱给你,算是我的投资。有个条件,从你接过钱的这一刻起,我们就是合伙人了。我在这个城市呆五天,五天内你不仅要把90元钱还给我,我还要一元钱的利息。如果你答应这条件,这90元现在就归你。”

男孩兴奋地看着我,满口答应。男孩还告诉我,他读六年级,每星期只去上三天课,另外几天要放牛、放羊、帮母亲种地,可他的成绩从没有滑下过前三名,所以,他是最棒的。我问他为什么要买擦鞋箱,他说家里穷,他要趁着暑假出来,攒够学费。

我以一种欣赏的心理看着男孩,然后陪他去批发市场选购了擦鞋箱和其他各种擦鞋用具。

男孩背着箱子,准备在商场门口摆下摊位。我摇摇头,说,作为他的合伙人,为了收回自己的成本,有义务提醒他选择合适的经营地点。商场内部有免费擦鞋器,很多人都知道。

男孩认真想了想,问:“选在对面的酒店怎么样?”我想,这里是旅游城市,每天都有一车一车的人住进那家酒店,他们旅途劳顿,第二天出行时,肯定需要把鞋擦得干干净净。想到这些,我就答应了他。

于是,男孩在酒店门口附近落脚了,他把擦鞋箱放到了离门口稍远的地方,他看看左右无人,对我说:“为什么不让我现在付清一元钱利息?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服务水平。”我“扑哧”笑了,这小家伙,真是鬼得很,他是要给我擦鞋,用擦鞋的收费抵那一元的利息。

我欣赏他的精明,便坐到他的板凳上,说:“你要是擦得不好就证明你在说谎,而我投资给一个不诚实的人就证明我的投资失败。”男孩的头晃得像拨浪鼓,说他是最棒的,他在家里练习擦皮鞋练了一个月。要知道,农村并没有多少人有几双好皮鞋,他是一家一家地让他们把皮鞋拿出来,细心地擦净擦亮的。

几分钟后,看着皮鞋光可鉴人,我满意地点头。我从口袋里拿出红笔,在他的左右脸颊上写下两个大字:“最棒”,男孩乐了。

正在这时,有一辆中巴车载着一车游客过来了,他连忙背着擦鞋箱跑过去,指着自己的脸对那些陆续下车的游客说:“这是顾客对我的奖赏,你想试试吗?我会把你的皮鞋变成镜子的。”就这样,男孩忙碌起来了……

第二天,我来到酒店,看到男孩早早来守摊了,他兴奋地告诉我,他昨天赚到了50块钱,除去给我18元,吃饭花3元,他净剩29元。我拍拍他的头,夸他干得不错。

他说昨晚没睡地道桥,而是睡了大通铺,但没交5块钱铺位钱,我疑惑了,怎么会不付床铺钱?这时,男孩得意地笑了:“我帮老板和老板娘擦了十来双鞋子,今晚我还能不用掏钱住店。”

五天过得很快,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这五天里,男孩每天还18元,还够了90元。

男孩知道我在北京一家投资公司做经理,说是等他大学毕业,会去北京找我,说着,他伸出小黑手,我也伸出了手,两只手紧紧握到一起……

弹指一挥间,竟是15年。

我离开了当初的投资公司,自己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这天,我正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公司因为意外损失了一大批货物,周转资金面临困难,四方都在催债。刚放下电话,秘书进来了,说有个年轻人约我中午吃饭,我头也不抬地问是谁,秘书拿出一枚钥匙链,放到我桌上,看着这钥匙链,我愣住了,那上面是一个玻璃小熊,小熊的脑门上刻着三个字:“我最棒”。

我想起来了,这钥匙链,是15年前我和那个擦鞋少年临别握手时塞进他掌心的礼物。

到了中午,我走进酒店,预订好的座位上站起一个西装革履、英气逼人的年轻人。他含蓄地微笑,朝我微微弯一下腰。从他脸上,我略微找到了当年擦鞋少年的影子。喝茶时,他拿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说:“我想投资到你们公司,五年之内利润抵回。”

500万,正是雪中送炭!

年轻人笑吟吟地说:“15年前,你教会了我以按揭的方式生存。从那个擦鞋箱起,我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积累。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公司,这500万投进去,我有权利要求一笔额外利息。”

我抬起头,问他要多少,他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元钱。”

我靠到椅背上,脸上露出微笑。90元,回报500万元,这无疑是我投资生涯中最成功的案例。

成功不仅是你拥有多少,更重要的是你帮助他人多少,有多少人因你而感动、因你而成长。

主持人:程枫;文章来自网络

诗歌:《生命的花朵》

我们和儿女一生的计划真在自己的手中吗?

拥抱每一天20160718——天天整理

这是露西的故事。

我在浙江三线城市长大,后来家搬到杭州。从重点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获硕士学位,然后一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生活。男友出生于湖北农村,但并不是一贫如洗的那种农村,是家家都盖了两三层楼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城乡背景上的差异,我家人、朋友更介意一些,我真正介意的是我们在教育背景上的差距,他是从湖北一所普通本科毕业后到上海工作,可以说成年以后我们生活在两个很不一样的世界。

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父母的婚姻破裂让我身上有许多的问题。我异常渴望感情,却又异常缺乏安全感。然而过去好几年,我一直和主较劲,就是不想找主内的弟兄,于是在感情上一而再再而三失败,最后终于认识到问题,在主面前悔改,请他完全掌管我的婚姻。

当我正在经历一段与主非常亲近的甜美时光时,男友出现了。那时我偶然听室友说起有主内相亲网站,就搜索了一下,注册了主爱合一网,也有几个弟兄发信过来聊几句。

男友联系我时,我看他的资料立刻判定他完全不是我感兴趣的对象。我虽然对主说交给他,心里仍然划定界线:不求海归,至少也要硕士吧?最差最差也要重点大学吧?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聊天?我想连重点大学都不是,怎么配得上我?我自视是爱读书的人,物质没那么重要,但我把教育程度看得很重。如果不能上聊天文下侃地理,这日子怎么过?

但男友很快让我感到不同。我们的交流几乎完全围绕着《圣经》和信仰。他平时很少发微信聊天,倒是每天早晚发一节经文过来,我也会有感动并以经文回应。感谢主的一步步带领,我们俩步调几乎完全一致,默契得仿佛是一个人。

我一直祷告,主啊,如果是你所预备的人,就请给我开门;倘若不是,就赶紧把门关上吧!祷告时总是非常喜乐平安。我们的交往异乎寻常地顺利,第一次见面都完全没感觉,但不久都想再见一次确认一下,接下来每次见面都会升温一点,虽然我们两个信仰也不怎么样,各自有很多问题,但我知道,他是一个爱神的人。没过多久,我们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现在已进入谈婚论嫁了。

对我而言较大的挑战是应对家人的意见。妈妈听说男友的家庭情况,从起初就忧心忡忡,也有亲戚在她耳旁嘀咕。

买房时男友带我去看他认为最合适的地方:离市中心要坐一个小时地铁,还要倒20分钟公交。开始我心里也有点别扭,习惯住在市中心的我真的害怕自己不能接受每天长时间通勤、家附近空无一物的远郊生活。但去看了之后居然觉得还没那么糟,特别是对比了几个不同远郊的房子之后很快明白了男友的心意,那确实是预算之内最理想、最合理的选择。于是我跟妈妈描述时尽量淡化各种不利因素、突出优点。

但会上网又熟悉上海还要靠她老人家出一半首付的妈妈岂是那么好应付的,在我工作异常繁忙时天天打电话来说上班那么远怎么都不行。妈妈的意见虽然已是过滤后告诉男友并加上成堆的安慰,还是让男友压力倍增。

那时看到妈妈的电话就不想接,打电话常常想摔掉手机大哭:你们为什么都逼我!只好到主面前去哭。感谢主,后来居然与妈妈交流都能控制住我这本来不易控制的情绪,甚至旁边的同事说,你怎么脾气那么好,这种时候要是我妈打来我早就吵起来了。

跟妈妈和男友的沟通也渐渐取得明显的进展。我不知怎的就雄辩起来,条理分明,还特别知道双方的心思,特别理解他们都是为我好,都能心平气和地向对方解释说明。妈妈最后居然同意了那起初完全不可能同意的选项,男友也才明白原来女方也打算出钱并且我也可以贷公积金,于是我们增加了预算,有了更好一点的选择。而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妈妈这么爱我,男友那么努力想要给我最好的。

这个春节我是去男友家过的年,之前抽了个周末去见了我妈妈一面,妈妈仍然保持原来的看法:这个人条件不怎么样。我之前心里不是没有担心和不安,能做的也只是回到主前:主啊,我相信这是你所赐给我的良人。若是你所喜悦的结合,就请你为我们开道路。

主真在每件事上大大开路,使我们极其顺利,结果异乎寻常地好。男友的家人全都和善可亲,我居然很神奇地几乎能完全听懂他们的方言,而很多内容都是诸如“她不吃辣,不要放辣!”“听说她老家过年一定要吃红烧肉所以做的”、或“她感冒,给她煎点艾草汤泡脚”这样的话。他们不是刻意说给我听的,更觉感动。妈妈年初一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过完年再去妈妈那里拜年,她的态度已明显改善,小姨妈一家更对男友高度肯定,觉得他实诚,觉得我俩很般配很幸福,至此男友基本得到了我家人的认可。

我的朋友听说男友是湖北农村的也有人劝说我,还把《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转给我。那篇文章里有人援引一个北京姑娘去农村过年、当时坚持却在婚前分手的故事。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完全明白城里人为什么会那样想,我以前也会大体赞同,但来过男友家之后我发现,我们未免有点过于对立“农村”和“城市”,对农村未免有点妖魔化。不同地区、不同省市、不同地理位置的农村和城市情况都不同,不同的家庭也各有千秋。

每个人有自己认为最好的生活方式,但也要认识到别人也有别人的尺子。我过去的确以城里人自居,也的确太把自己的标准当回事。我自己常常说,上海这个地方,物价高压力大环境差人情冷漠到底有什么好,同时却又用城市生活作为唯一正确的标准来评价别人。

幸福最大的阻碍其实就是自我中心。“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上帝让我看到要是不能改变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在旁人眼中再般配也很难真正幸福。

还有一种说法提到物质条件差异虽然可以克服,生活习惯和思想观念却是一道鸿沟。有朋友对我说:“他是湖北的?农村的?你生活这么小资,跟他怎么能过得到一起去?”说白了就是文化资本的差异。

比如说,热爱凤凰传奇的和热爱肖邦的人不太可能处在一个圈子,就像文中北京女孩说最受不了男方家的不锈钢餐具,并且长篇大论地描述了一番什么东西配什么瓷器。按照我的本能、家庭的灌输再结合一些世俗理论,之前的我是认定找一个跟我有相似家庭与教育背景的对象,这样才能最优化我们后代的文化资本,我们的后代才可以达到与我们相似的教育程度、教养和收入等。

然而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难道我们和我们子女一生的计划真的在我们自己手中吗?谁能使寿数多加一刻?谁才是我们的一切的主宰呢?如果读了世上最好的大学、赚最多的钱、周游世界,然而不爱主,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人还能拿什么来换生命呢?

认识男友之后我开始认识到知识给自己带来的骄傲和捆绑。因为太看重知识,我喜欢靠自己,不依靠神。男友对我一开始想的是,“主啊,这个姐妹这么骄傲,还是算了吧!我宁可找一个初中高中毕业的!”原来我看重的知识和学历,跟物质一样,都算不得什么。认识上帝不在乎高深的学识,相反,过于依靠知识会阻碍我到主面前去。有的人没什么文化,听到了就信了,听了就去行,于是就改变更新了、就喜乐了、就充满光照了。我需要把喜欢倚靠知识、倚靠自己的骄傲放下。说起来很惭愧,男友比我更包容,比如我不太会做家务,他总是说,哪里能像父母那么娴熟,只要有心就好。

究竟是门当户对能帮助我们减少彼此的冲突呢?还是说克服自我与骄傲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冲突的方案?现在我仍然觉得我和男友在一起生活会是很大的挑战,毕竟两个罪人在一起生活,本来就是个巨大的挑战。

男友和我都是各自整个大家族中唯一信主的成员,我们的大部分朋友也都不信。我想主让我们两个人走到一起,一定有他美好的旨意。前路漫漫,我们只迈出了小小的一步,但我的心愿,是希望将来我们两个的生活,能为主作见证,让认识我们的家人朋友看见主在我们身上所行的事,就都归向他。

我现在明白了,在感情中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先想想自己的问题、都先反省自己和上帝的关系。归根到底还是回到主面前。每当我们离上帝越近时就觉得更爱对方,灵里懈怠时常常会有分歧。“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

主持人:武颖;文章选自电子杂志《境界》 微信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