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7月21日 拥抱每一天

你人再好,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你

 

收听     

智慧语录201605721——荣天、萍萍整理
亲爱的朋友,在你的生命中是否也会有这样的体验和感受:你人再好,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你。有些人会羡慕你,有些人会讨厌你,有些人会看不起你。生活就是这样,你所做的一切不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所以我们不要为了讨好别人而丢失自己的信仰和上帝所给你的使命,更不要在别人的评价中来肯定自己的价值。
人会变,别人嘴里的你也不一定是真实的你,一样的眼睛,会有不一样的看法;一样的嘴巴,也会有不一样的说法,最重要的是要保守自己的心,将我们的生命交在神的手中,让神来掌管,让神来引领,让神来使用,至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由他吧。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选择正确的道路,因为我们每个人有朝一日都要面对上帝。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诗歌:《神若帮助我们》

走出外遇,摘下面具

拥抱每一天20160721——匆匆整理

逃避自己,逃避当下,逃避方向

我的母亲是基督徒。我现在常常有一种安全感,在过去12年台湾世界展望会服务碰到很大的危机时,她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例如发生了重大灾难时,面对金融海啸时,有一些特殊任务,要去南苏丹去阿富汗,环境非常糟糕,但还需要带着一个团队把事情做好。我觉得这是从母亲来的,她一定常常为我祷告,而且鼓励我去教会参加团契。家庭和团契生活给我童年帮助我建立了心底的安定感。

其实我小时候很内向,害怕和人接触,我也害怕跟人家沟通。曾经在教会担任团契的主席,这给我帮助很大,慢慢培养出来一种内心的力量。

但成长过程中当面对压力的时候我还是会逃避,多年来我发现我从三方面去逃避:逃避自己、逃避当下、逃避方向。我逃避自己,不太愿意真的去了解我自己,去挖,去面对。我过去逃避的是一个有点得过且过,不愿意去挑战自己,有心去突破但内心又不够坚强去面对。

虽然很害羞,但我却很重视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不喜欢听到别人对我的批评,不敢去面对那些真正丑陋的东西,也不敢去面对该改变的部分,当然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不完美。这在婚姻中后来就出问题了。表面上,我们夫妻过得很好,但问题却好像雾一般的逐渐蔓延。

有很多年的时间,我没有真正地去了解自己。不是很喜欢自己。不愿意去面对它。当别人不欣赏我的时候,我会防卫地跟自己说:“你不了解我”,“我不是这样的”。

记得在微软做行销协理那个时期,我带一个团队工作。有一天,一个很信任的工作人员代表团队中其他几个人很坦诚地跟我说“我们不了解你,中间跟你有一段距离。”我听了蛮惊讶的,原来弄了半天他们不是真正和我是一个团队。我心里想:“怎么会是这样呢?”

婚后,是一个新的挑战,在亲密关系中,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这和工作中的挑战非常不一样。工作的挑战更多是在专业能力、管理技能、达成目标这些方面。婚姻面对的是一个神圣的承诺,是不是愿意把自己的面具脱掉。

好多年的婚姻中,我常躲在表面上和和气气的相处后面,但其实我们个性还是很不一样的,虽然没有正面的冲突,但反而没法碰到问题的核心。我们俩不太会吵架,连大声表达都会避免,这样彬彬有礼的过日子,却没有真正的沟通。

长达六年的外遇陷入分裂

婚后第九年,我陷入了长达六年的外遇,那真是彻底逃避了我自己,逃避了我的责任。当我失去了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在一条自己也搞不清楚对错的路上了。更可怕的是,即便知道是错的,却没有力量去面对它,久而久之像是放逐了自己。

婚外情就像毒瘾,一跨越那条线,就非常的危险,自己很难控制。就像成瘾的行为,把真的自我给掩埋躲藏起来,渐渐地麻痹了自己。不但伤害别人,也是伤害自己,这是对自己最不负责的行为。

陷入婚外情也是一种分裂,好像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其实是对自己的背叛。我背叛的不是只有我的妻子,我也背叛了我自己。我没有办法好好聆听我自己心里的声音,我好像捂着耳朵不愿意听,其实这就是逃避。外遇蔓延出来的伤害是那么大,我以为跟自己说,让它过去就好了,就没事了,可是很难,没有办法。

我想我的麻烦大了,但是谁能帮助我呢?我了解如果我不从内心做一些改变,是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的,但是溺水的人是自己救不了自己的,我只能在恶性循环中打滚。

1996年2月,我第一次到新加坡,参加一个教会举办的训练,一场聚会中,一位素昧平生的牧师在台上祷告的时候,竟说出了我的状况,并且鼓励我到十字架面前悔改。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心想我的面子还要顾着呢,别开玩笑了。事实上我一点胆量也没有,可是就在我继续逃避的时候,上帝透过这位我不认识,他也不可能认识我的牧师,几乎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吓得浑身发抖,知道我已经无处可逃,但是我站在一千多人当中,两脚仍然紧黏着地板,一步也跨不出来,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死定了!

后来我找机会混在人群中,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个被点名的人,到了台前,谦卑地跪了下来,那一剎那,突然我感觉上帝的爱好像一双温暖有力的膀臂抱住我,我知道我虽然这么糟糕,但他仍然爱我、接纳我,我开始流下了男儿的眼泪。

我不知道为什么神给我这个恩典,我觉得不是我配得的。经过多年的磨练,纵然我能在万人面前侃侃而谈,却没有勇气在一千多人面前面对自己的错误。从外表看,我很有能力,可是我心深处却是脆弱无比。在人生中最重要的婚姻关系当中,我跌倒了。上帝触碰到了我最深的那一根筯、我最深的那一个问题。

摘下面具,脱下盔甲

对我妻子而言,她怎么能接受这个事实?这是多么残忍:她对我的信心垮了,对自己的信心垮了,对上帝的信心垮了。她是很优秀的女子,从小因父亲赌博,倾家荡产,穷困的成长背景,有说不出来的自卑感,一路成长用好成绩好行为建立的信心,婚后用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所筑起的城堡,随着我的婚外情,完全垮了。

上帝虽然让我在新加坡有一个悔改的机会,可是面对妻子的部分我不知道怎么处理。那天回家之后,我没打算和妻子谈这些事,可是那个晚上,她没缘由地就心里难过起来了,没想到劈头就问了我是不是有了外遇,我只能够全盘托出了。

之后有两天的时间她几乎崩溃,想离开这个婚姻又放不下孩子。她那时想着说,大不了一死!对我而言,我觉得没希望了,我抱怨说:上帝啊,你给我这个,怎么会这样呢?白忙了,全毁了,家破人亡了。

但在第三天晚上,上帝真的是透过一个神迹似的改变,奇迹般让她重新喜乐起来。在她最难过时,上帝开始医治她,我觉得是上帝突然亲自帮她包扎伤口。我妻子那天就这样改变,喜乐就充满她,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实在是奇妙。

那天她从崩溃的情绪,几乎决定不想活了的状态中,奇迹地恢复过来,重新和我谈心和好,竟然刚好是2月14日清晨,情人节啊!我们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畅快喜乐地交谈,那是我从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这样的甜蜜感觉,我们谈着谈着,不觉天色已经发白,那天,成了我们的第二个结婚纪念日。

坦白说,我们那天讲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们不是那种检讨过去怎样而愿意面对它而已,只知道我这辈子没有那么快乐过。感觉上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力量。我记得那天,我像是打开了新的窗口,看见了她好多新的美丽,那种彼此牵手的感觉很强烈,很沉醉。

感谢主,虽然在那之后的两年,她走了一段很艰难的宽恕之旅,却在我们之间建立了更加深厚的情谊。

在那之后,我也发现我开始有这种能力,可以敞开地去面对很多事情。那是一个很大的突破,许多关系可以重新建立,我觉得这是上帝的恩典和能力。

我终于懂了什么叫做“默契”。我们一起喝杯咖啡,也不一定需要讲话,就很开心。以前我不讲话,她会说:你怎么不讲点话?我下了班已经很累了,我所有话在上班时已经讲完了,回到家都没话了。她面对的是一个一身疲倦、默默无声的老公。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可以讲很多,也可以静静地彼此欣赏,意见还是有不同,我们也还是会吵吵闹闹,但是我们的那种默契不减反增。

我们明白了,过去当我们戴着好多面具,我们不认识自己,就像自己照镜子却不知道镜中人是谁;过去我们穿了厚厚的盔甲,对自己失去感觉,变得防卫心很重,很难真正倾听别人说话,更别说去听懂别人的话,人际关系就出现很大的问题了。

现在,我们学习把过去一路成长过程中带的层层面具一个一个脱下来,不再逃避自己。现在最开心的是,常常觉得自己很自由,这真的很开心。真好!人应该这样活的。

我们也慢慢知道,我们能够一步步改变,是多大的恩典,因为在这种默契中相处,真诚与信任就培养起来了。这是每一个人生命当中很大很大的祝福,而且是人成长当中很重要的动力。

这次外遇事件让我重新思考人生,时间的反面是永恒,我想在人生下半场做一些更有意义,和永恒有关的事。46岁时我离开了微软,过了两年没有压力的顾问生活,但是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不够踏实,好像没有清楚的目标,生活也没有重心。

有一天我接到了当时任台湾世界展望董事长周联华牧师的电话,邀约我吃饭,希望我接下展望会会长一职。当时我感觉到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婉拒了。但晚饭结束的时候,周牧师问了我一句话:“假如这不是我们邀请你,而是上帝给你的呼召,这是你的人生使命,你是否愿意为此祷告?”

那两个多月的挣扎中,我反复思想:“如果这真是上帝给我的使命,我却拒绝了,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啊?”
我看到当时已84岁的周联华牧师还自己开车,翻译《圣经》,自己用仓颉输入法输入电脑,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同时忙着好多事情。让我深深感动。

我知道,有意义的事不是用报酬衡量的,而且通常要面对更多困难和挑战,但我会活得更扎实,更快乐。

勇于真实,珍惜自己

我有两个孩子,他们说我是一个很慈祥的父亲,可是我知道我多年来并没有做好父亲的角色。我觉得做父亲很难,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做一个好爸爸。可是我们父子关系的突破点在于他们看到了我的改变,他们看到我跟妈妈之间的关系不一样了。因为我失去了曾有一段作为好爸爸的时间,所以我现在要把光阴赎回来。

这个突破对我最开心的事,是我跟儿子之间,可以谈得很深入了。我学习更多时间把他们放在我的祷告里,很多跨越障碍的东西,不是靠我们的力量知识去解决的。

回想起来,在没有突破之前,就算你跟孩子说我愿意听,他也不见得愿意跟你讲。但好在我并没有放弃,但也没有给他们压力,我用心找到一些细微之处,发现态度很重要,现在,我感觉儿子觉得我似乎了解他们更多一点了。

去年圣诞节前夕,我去纽约看他们,之前小儿子已经买好了一张票要去看一个舞台剧,那个戏的名字叫拉撒路,剧作家和演员都很出名,票早已销售一空。我请他帮我看看还有没有票,但是不出意料,票卖完了,只好作罢。

但前一天深夜睡前,我请他再上网看看,结果那天晚上剧院居然开放了少许保留票,他买到的那张票的位子就在他之前买的票座位旁边,这真是一个上帝给我的恩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神奇,就在他旁边有个保留的空位,你想想看这机会有多少?结果我们一起享受了一场好看的戏剧,和一个难得的下午。

过去我曾经跟孩子们谈过我自己成长的过程,谈谈我碰到的困难,谈谈跟他妈妈的关系,我会坦诚地跟他说一些我的问题,我怎么走过来的。那天看完戏,我们在一个小茶馆喝下午茶,我们有机会谈谈心,谈谈未来。那天的下午茶,虽然时间很短,但我感觉真好,非常享受。

这世界上有太多破碎的故事,我觉得先把自己的面具拿下来,任何关系都有重建的机会,父子的关系也是如此,父亲无条件的爱,能够让他的孩子更有勇气地去面对困难。

在婚姻中学的功课,也成为职场上的祝福。因为一个懂得倾听的人,他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也就是说别人愿意讲,当别人觉得你没有在听的时候,别人就关闭自己了,他讲的也不是真实的。当别人觉得你真的认真在听,他内心的话就比较容易说给你听,你才能解决问题,你才能帮助别人,伙伴关系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几年前在莫拉克风灾的时候做重建的工作,困难重重,我们有太多时间需要在外边像打仗似地面对挑战,数不完的会议,太多的困难要解决,东跑西跑,以至于忽略了很多内部的沟通,我跟一些内部伙伴之间就有了断层。

我的错误会造成误解,产生隔阂。曾经在一个公开的主管会议中,我觉得我应该坦承地当面道歉,作为主管的我有不对的地方,我道歉了。在这个过程中,关系就有突破性的改善。当我学习面对自己而非逃避,面具就少一些了,比较不那么防卫自己了。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但我们脆弱本身是很有力量的。并不是说能力完美的你才有力量,力量在于你是一个真实的自己。我很喜欢白崇亮的那本书《勇于真实》,他在那本书里说:一个人最大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做了多少事情,不仅仅完成了多少丰功伟业,而是他终于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这是上帝给每个人的呼召,人就是应该活出真实的自己,那就是活出真实来,那个真实是能不断成熟的。真实的自己能让别人和你建立起真正的关系和信任,这在婚姻、亲子关系、职场中都是一样的,这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个人如果一直戴着面具,假装自己很厉害很强,从来不把自己内心的东西跟别人说,如何能与核心伙伴一起建立团队?何况是夫妻之间,更需要这样。

现在的我,更珍惜自己。我发现很多人不够珍惜自己,甚至于不喜欢自己,生活中充满埋怨。很多人只羡慕别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可贵,自己的独特性在哪里。我觉得我不只开始认识自己,更奇妙的是,我开始更珍惜自己了。

主持人:海云;文章选自电子杂志《境界》微信newjingjie

诗歌:《真实的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