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15日 拥抱每一天

从跨国企业家到跨文化宣教士(一)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0815——天天整理

人的一生,总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心酸,都会有无法言说的艰难。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泪要擦,都会有自己的路要走。

从跨过企业家到跨文化宣教士,一个触动人心的感人故事。黄钰涵原本是一名青年企业家,在企业上有非常卓越的成就吗,但是为什么她竟然放弃了这些成就,选择走上一条非常艰辛,而且是充满风险的宣教的道路?她将和我们分享这当中的故事。

我出身一个没有基督徒背景的家庭,父亲和母亲双方的家庭都没有任何基督教的影响,所以在成长过程中,我也并没有接触过福音。

我第一次接触到福音是进入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是被一个宣教士带领,后来这个宣教士也辗转地进入了禾场,变成一个长宣士。

我第一次接触福音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有感动,很快地就把它抛到脑后了,因为在大学读书的时候,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学业搞定,然后可以有好的工作、好的薪水,可以一路往上爬,可以光宗耀祖,让爸爸妈妈都可以以我为骄傲。

进入职场以后,当时是在一家欧洲公司上班,老板是法国人,当时我被差派的工作是负责在德国领域内做主管。

那时候身为华人的背景,虽然是在美国长大的小孩,英文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进入到欧洲这种不同的文化领域里,法国人和德国人在文化和为人处事方面,有相当多的不同。在这种种的冲击下,面临了很多的挑战跟困难。

后来在一次跌倒的过程中,我非常的气馁,因为这不是一个基督徒的公司,我觉得老板让我选择做的事情是很不公义的事。虽然我当时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可是我心里面觉得这不会是一个我想要继续发展,或者是成长的公司。即使当时薪水非常优厚,福利也很好,在那个环境里面也可以有很好的未来。但是后来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就告诉我必须要离开。

因为当时公司的总部是在美国波士顿东岸,所以离开当时的公司以后,我必须要搬回加州,重新开始。

我决意离开那家公司,回到了加州后,当时我的父亲动了一个很大的手术,父亲当时觉得自己可能会撑不过这场病危,就把我和我的哥哥叫到病床旁。当时我和我的哥哥都是在外国企业工作,因为我父亲本身有个家族企业,父亲期望我们能够有一个人答应他是不是愿意来参与家族企业,让他心里面不会觉得他所创造出来的王国,他自己的孩子都不愿意接触。所以那时候我就答应了我的父亲,决定接触家族企业。

可是因为父亲的家族企业主要是在台湾和越南。台湾那边的文化,和一个在美国长大的人虽然语言可以相通,可是理念上一直都很不同。在这种冲击中,我自己也想办法,开发了一个新的部门,就是后来我们在美国这边的分公司。

在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就开始回想到上帝对我的带领。

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回到德国去散散心。因为以前管理德国区域的业务,所以对德国的版图就很熟悉。

后来走进一间教堂,结果出乎意料,那间教堂没有人,那是一个礼拜日,可是却没有人在那里做礼拜。我当时很意外,那时候本身对基督教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就觉得说这教堂是观光用的吗?大部分欧洲的教堂都有很多的雕像,尤其是大部分教堂一定会有耶稣挂在十字架上,肋骨的地方流血的雕像。

当时真的没有人,我就一个人一直走,一直走到最面,看着耶稣被钉十字架的雕像,觉得这个雕像非常的写实。当时心里就有一阵莫名的难过跟空洞,那时候我就跟耶稣说:如果你是一个真的神,那你也告诉你的信徒,跟你的子民,说,你是爱。那你可以用真爱爱我一次吗?如果你用真爱爱我一次,我也会用真爱去对待你要我对待的人。

当时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情,这样的祈祷呢,是因为我是一个移民背景的家庭,一个从小很独立的小孩,去到美国以后爸爸妈妈的英文并不好,所以很小的时候就被丢进学校,必须要很快地学习语言,学习文化。我是13岁去的美国,后来学会了7种语言。小时候语言开发能力就很好,我是受到日本文化、台湾文化、华语文化、跟粤语文化共同影响的家庭。那时候我的妈妈就发现,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亲戚跟我讲什么话,我都可以跟人家沟通。

因为移民的背景,还有美国大环境的影响,从小我和哥哥都是很独立的小孩,所以我十七岁半的时候就自己搬出家,开始独立打工赚钱,包括去学校读书的学费,还有申请奖学金种种,都是自己一个人努力来的。

这个过程包括进入大学,后来去读研究所,每一个过程都没有离开职场过,也没有停止用自己双手挣来的血汗钱来供应自己去读书,和所需要的生活费。虽然当时的家庭有足够的金钱来供应我去读书,爸爸妈妈都有给我金钱供应方面的选择。但是因为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我本身也希望自己有骨气一点,要学着去努力用自己的双手赚钱,才会懂得去珍惜,懂得如何理财。

我的父母亲都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父母对自己的小孩也是很严厉的,他们也鼓励自己的孩子去闯出自己的路,虽然他们同时也很希望孩子可以去多参与家族的事业,多听他们的话,要能够做出他们觉得的最好的选择。但是多年下来,他们也觉得其实孩子自己在外面跑,会比较成熟,也比较独立。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时候在欧洲的教堂,那一刹那间,我觉得心里面好孤单。我觉得好多年都是自己一个人努力,没有人了解我的辛苦,了解我的历程,忙碌于事业,然后追求实质的物质上面生活的满足,也开始觉得生活变得非常非常的空洞,而且非常的寂寞。虽然在拼搏的过程中不断地有很多出色的表现。

我是先在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念完学士,后来又到波士顿大学继续硕士课程,再然后被派到欧洲,成为一名主管。

当时在教堂的心情是非常的低落,觉得一路走来非常的孤单,而且因为忙于事业,把自己的生命跟时间都投入到那里面追求物质生活的时候,发现失去了自己,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是为了什么在努力,很茫然,也很空虚。

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灵也开始归向神,重新来寻求神。我觉得在教堂跟耶稣的雕像说的那番话,上帝似乎听到了。

我回到加州以后,很有趣也很神奇的是,曾经在自己大学时候给我传福音的这位宣教士竟然和我联络了!

离别多年又重新开始见面,曾经心土相当硬的我其实心土已经柔软。所以就主动问起这位宣教士,为什么没有带我进过教会呢?

这个宣教士也很可爱,他当时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心里想说:一个这么有成就而且经历这么丰富的人怎么可能会想要认识耶稣呢?虽然心里是那么想的,但是他也很高兴,后来这位宣教士就带领我进了小组,进了教会。从那之后我就信主了!

我是家族里头第一个信主的,一开始确实真的很辛苦。家里虽然没有一个特别的宗教,但是家里人习惯于所谓的台湾民间的祖先祭拜。所以对爸爸妈妈来说,那些不仅是一个宗教,那些是一个家族的传统,是关乎后代,关乎孩子,关乎一个人对家人有没有荣誉感。所以当我宣布相信基督教的时候,爸爸妈妈就觉得我背叛了这个家族,并且有过激烈的反对,最主要是因为对基督教的不了解。

那时候上帝给了我一份坚持,也给了我一份耐心,让我用很长的时间慢慢地和家人沟通。即便是在家人有不满意、有争执、有反对的时候,我都可以很有耐心,而且也不跟家人计较,依然好好地跟家人们说。

很感恩的是,在我自己改变的时候,我的父亲跟母亲也开始在改变。

我跟我的母亲很好,有很大的功劳是因为后来我相信了上帝。虽然我很爱我的爸妈,也很听话,但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独立的小孩,所以父母也一直觉得我总是我行我素,我决定的事情一定要把它完成,不会采纳其他人的见解或者观念。但是爸爸妈妈发现我信主以后,心开始变得非常的柔软,愿意去倾听父母的需求,愿意去听他们的不满意、埋怨,甚至父母无理的要求,虽然不会全部的接受,但也开始愿意陪伴父母。

虽然我宗教的选择跟父母不一样,但是我的个性,跟我实质行动上面的改变,开始软化了父母的心,也让他们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爱,所以后来父母也就开始接受了我信基督教的事实。因为父母开始觉得这个信仰给我的生命,包括我对人生的态度,还有处理事情和面对困难的态度,比以前都要乐观,而且总是可以心平气和地去面对,甚至还有足够的能力去安慰别人。爸爸妈妈也开始觉得这个信仰的确带给他的孩子,带给这个家很多的福分,所以他们就开始愿意去听基督教的一些想法和教义。

后来,不仅是父母,甚至是将一些朋友、员工带到了神的面前。

这个观念我自己也觉得很有趣。可能因为是女孩子的原因,当你去到大卖场,看到东西在打折,东西卖得很便宜,第一个想到的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买到就好了,一定会想要打电话给最爱的人,让他们也知道,也可以享受到这个福利。

我觉得传福音就像这样,既然是福音,就表示会很热情,而且积极地会想要把它带给生命中那些你爱的人,还有关心过你的人。我一直都是抱着这种观念去传福音的,当然我不会去强迫我的家人一定要怎么样做,但是家人会看到福音在我的生命中的确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所以他们也很想要。

因为我生命的改变,也因为我对身边的朋友,同事的关心,和他们所建立的关系,就感动了大家,也愿意来寻求,来认识我所信仰的这位耶稣。

我所带领的第一个门徒就是我的二嫂,是我表哥的太太。当时表哥一家刚来到美国,需要有一个地方落脚,那时候我就邀请他们住在我家里。当时二嫂刚来美国,不会开车,孩子有还小,我就主动带二嫂家的小孩子上学。

送孩子上学以后,因为我是自己开公司,所以时间方面比较弹性一些。就跟二嫂说,每天我送孩子上学后,二嫂既然没有事情做,要不要跟自己一起读经,一个钟头就好了。很快地二嫂就开始接触福音,她自己也开始慢慢地喜欢上福音。就这样开始一年两年以后,二嫂就信主了。二嫂信主以后,就开始带领表哥也信主,慢慢地带领一家都来信主,福音的火就开始有办法一直一直地传下去。

很多基督徒信主之后都觉得说自己有很大的责任,要带领家人、亲友、同事、朋友来信主,但是很多人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力不从心,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分享福音。

我觉得很难带领家人信主的主要因素是因为家人爱你,他们很容易看到你的优点也看到你的缺点。他们因为知道你的优点跟缺点,你跟他们传福音的时候,相对的公信力就不一定会这么好。

我的经验是,当上帝的福音,他的话语,借由《圣经》,借由祷告,借由牧师讲出来的道来触动人心,你改变了,你的里面都翻转了,你的生命真的是会不一样。你的生命开始不一样以后,你身边的人一定会受到影响,既然他们是爱你的,他们也就更容易感受得到。

这点也是最关键的,我们信主,人们就要看,我们这个所谓的基督徒信主之后生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我们的生命依然固我,我行我素,很多人就会认为信没信主都没什么两样。

基督徒信主以后,旁边的人希望看到我们的不一样,有时候,也许我们是应该要回归到神的眼见里面去了解所谓的不一样是怎样的样式,不一定是变得更有成就,不一定是赚更多钱,不一定是变得很有名,这样才会让很多人看见。有时候可能是从过去的固执,突然之间变成今天的柔软,或者是从过去的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到今天愿意承认,因为你愿意学习。

这些转变其实都是你的家人跟你身边最好的朋友第一个可以感受得到的。

希望透过今天钰涵的分享,使我们许多的基督徒也能够重新地思考到底应该如何有效地透过自我生命的改变,来影响我们的家人、周遭的人,能够将他们带到神的面前。

对于很多年轻一代的朋友来说,很多人都希望透过自己人生的拼搏、努力,能够为自己、为自己的家庭,打造一个幸福的人生。但是当他们开始进入这个社会之后,他们开始发觉这个社会和他们想象中的有太大的差别,社会原来是那样的复杂,让他们在面对社会压力的时候,不知道如何去因应。

明天将邀请钰涵来和大家谈一谈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一名企业家在职场上将会面对的种种挑战、压力,甚至是试探的诱惑。

请钰涵来为朋友中许多基督徒来祷告,求主帮助我们能够更晓得如何将我们的家人、亲人一个个的带到神的面前。

亲爱的天父,我们感谢你!感谢你赐下这份我们不配得领受的救恩,但是因为你那奇异的恩典,我们今天得以承受这个位分。天父,帮助我们生命在你的教导、带领下,真正地体会到自己是一个新造的人,让我们可以去领受这个位分,并且有信心地把福音带给我们生命中对我们来说是深爱,而且是关爱的家人们。天父,请你在改变我们的过程中,你也来安慰我们,有时候我们会被拒绝,也会被看不起,也可能会造成一些纷争,但是天父这些你都知道。请你来荣耀,也来高举你的仆人,还有孩子们为你的名所摆上的一切。天父来祝福每一位朋友,以及他们还未信主的每一位家人,也都可以在你所预定的时间跟你的安排中,来领受你的福音,并且接受你儿女这个美好的位分,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们!

主持人:凌云;分享: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