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20日 拥抱每一天

从跨国企业家到跨文化宣教士(六)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0820——百合整理

走上一条既艰难,而且是充满风险的宣教之路

起因是因为我还是个企业家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去尼泊尔的短宣。尼泊尔处于印度的北边,中国的南边,是一个很穷很穷的国家,大部分的人一天的生计不到两美元,这个国家没有水龙头或自来水,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电,所以每天在短宣的过程中,我们要很早就起来,而且晚上要很早就去睡觉,不然就需要点蜡烛。其实一切就是因为尼泊尔的这个短宣,神开启了我对普世宣教和宣教更深层的了解、真正认识神的眼界以及神对人的怜悯之心。

我的个性可能是基于我是移民的背景,特别喜欢去尝试一些不同的文化,那时教会提供了这样的短宣机会,我就认为是我愿意去接受挑战的,可是那时祷告的时候,虽然也花了长时间祷告,但是我觉得上帝就允许我,也给我一份平安,让我特别请假,拨了时间去了尼泊尔,神就在这个过程和历程改变了我的生命。

在职场这几年,包括做职场宣教、企业宣教,还有身为一个企业家,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也不断地在支持、参与其他长宣士在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里面的事工,而且包括我们自己的事工,我也是花很多时间在参与,我也觉得这是上帝要呼召我的角色,只是那时候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上帝要我做的旨意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帝给我机会去了尼泊尔,并且挑战了我对宣教还有普世宣教更深层更深远的认知。

也许有基督徒要问:我们基督徒也可以在职侍奉吗?如果每个人都去宣教,那谁来赚钱、工作,来支持这些宣教的事工,基督徒不可能全部当传道人、宣教士,怎么才能清楚到底神是要我委身在宣教的事工,或者要我继续在自己的职场上为主作见证呢?

我认为若有朋友有诚心觉得上帝呼召你了,不管今天你是年轻人,或者是你的属灵生命走到哪里,我个人的经验是一定要不断地去考证上帝对你的呼召,若你认为上帝召你了,不管是在营会,或者是在某一个布道会,或者是在某一个祷告的过程中,或某一个短宣,或某一个旅程里面,你认为上帝让你有一个新的看见、新的启示,一定要去考验它。若是从上帝来的,一定会经得起考验。

下面谈一下我在参与尼泊尔的短宣前接受的一些训练或培训情况。

那时,是在香港做我们的受训,虽然只是个短宣,可是受训过程也挺长的,一个礼拜多,这个过程非常特殊,每每我跟人家分享的时候,人家都会觉得训练的过程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因为那时候我跟其他美国队的短宣是一起去香港,配合了香港、台湾,还有日本的其他宣教士一起做培训。那时候这个机构让我们走了一段叫做“基督受苦之路”,非常有趣,他们设立了一座一座的小站,会有他们的同工站在那里,蒙着你的眼睛,然后问全部的参加短训的人说:“你愿意为耶稣死吗?”倘若你说你不愿意,你就被淘汰;如果你说你愿意,他们就把我们拉到旁边去,他把你跟另外一个人配对,配对了以后,这个基督受苦之路,你就必须要背着你的同伴,走这一段将近一英里的路,这一英里的路有很多很多的小站,每一个小站都有一个人或两个人、三个人站在哪里。他们会用不同的方式侮辱你,会挖起地上的泥巴,码在你跟同伴的脸上,另外一小站的人,会吐唾沫在你脸上,另一小站的人会说不好听的话辱骂你,比如:你长这么矮,怎么会去宣教?或你长这么高,会有自高症,会用不同的方法夺取你的自信;有时用鞭子打我们;有时用冰凉的水浇在我们身上……总之,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让我们感到我们倍受迫害。你要背着你的同伴一起走一英里的路,不能放弃。一旦同伴放弃了,你和你的同伴会一同被弃绝。

那时候最残忍的是,你背着你的同伴走完一英里路的时候,在终点站,他会问你,你真的愿意为耶稣死吗?我记得那时候我说:“我愿意。”可是,他跟我说,再回去走一次。所以,我记得我总共走了3次。我的同伴在第二次的时候,虽然是我背她,可是一直想放弃。最辛苦的不是忍受被鞭打的痛,被泥巴码在脸上的侮辱,或者是被吐口水的这种难堪,其实最辛苦的是当你想走下去而你的同伴想放弃,没有办法撑下去时,你要在那个过程中仍旧鼓励她继续走下去,如果她放弃,我们会一起被淘汰。很多人都被淘汰了。我记得当我们走到第三回回来的时候,在最后一站,他又问我一次:“你愿意为耶稣死吗?”我的同伴就大声地叫:“我放弃!我放弃!我不要了!我被打得好疼。”那时候我就用很坚决的眼神看着这个在小站的同工,我跟他说:“我愿意。”同工就跟我说:“这么漂亮的脸,你愿意为耶稣而死?”我说我愿意。所以他说:“欢迎你到尼泊尔。”后来我被选上了,但是我背的那位同伴,她也没有放弃。刚刚有提到在这三英里的路程,虽然我们一起要被鞭打、一起要被受辱。我一直不断地鼓励她,她并没有放弃。

从美国去的六位中除了我,他们都选择“不要了”,但是机构并没有这么残忍,他们还是让这些申请的人去了。可是我觉得这个经验非常的特殊,因为结束以后,他让这些被录取、审核过的这些短宣士写了一篇给耶稣的情书,拿着那张白纸的时候,心中第一个念头是,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在这里?感慨万千,可是当有这个念头时,我突然想到,耶稣为了我们做了这些事,终于可以体会什么叫做在主里死,在主里也活。

但是从我那一届以后就没有这种训练法了。感谢神,我觉得上帝是为我走长宣这条路安排的。

下面是我到尼泊尔后的经历。

到了尼泊尔,刚刚也跟大家分享到他们是一个很穷的国家,所以虽然刚刚提到这个培训的过程很辛苦,可是最有趣的是我们去到那边以后,才是真正的辛苦,因为我们每一天要从我们住的地方走到非常落后的部落里面,一趟过去就是24公里。

爬山路走没有柏油没有开发过的路,每一天我们都要走大约48公里。身体快要瘦干了。

我们每天虽然要走24公里到48公里的路,身上还要背医疗器材、牙刷,要背这些器具带给这些比较贫穷的部落,而且我们也必须要背我们自己的一些睡袋,因为很多时候坐落于喜马拉雅山的这个尼泊尔,会有土石流,这个山路被埋没了,我们过不了这个山路,回不了我们来源的那个地方的话,我们就必须要就地住宿,等到我们的救兵过来,才有办法带我们离开,有时晚上在那里过夜,会出现蝎子。有时就淋着雨水,躺在烂泥巴上的睡袋睡觉。

我与大家分享过,我的客户都是建商,与他们开会时,都是派私人飞机来接我,住五星级饭店,用最好的餐厅。其实在尼泊尔的心情就觉得上帝应该不只是在挑战我的舒适度,而是我最核心的本质,就是价值观。因为从有私人飞机到要走48公里的路程,从住在五星级的饭店到要睡在烂泥巴上的睡袋上面,从有五星级的食物招待到我到尼泊尔的环境我们必须要用手吃饭,其实这种种的过程都不是只是单纯地在挑战我的舒适度,而是重整我的价值观。

在那里我们到过一些村落,接触了一些少数民族,我真的是被上帝开启了自己的眼界,因为很多这些部落的人他们没有办法去到医院,甚至没有办法就学,因为他们太偏远了,离他们最近的医院跟学校可能走路就要七八个小时。他们听到有宣教士来的时候,就好像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一样,因为他们可能会听人家传说有外国人来了,他们会有一些祷告的能力,可以得到医治,所以我们就有好多好多这些尼泊尔的人排队,甚至背一些残废的、瞎眼的、失聪的各式各样疾病的人,要我们为他们祷告,上帝也非常恩宠这些子民渴慕他的心,那时候很神奇的,我们为他们祷告,上帝都应验,好多的神迹奇事发生,其中一个神迹就是一个老婆婆,她的媳妇扛着她过来,她的两条腿已经有17年不能走路,而且因为她的眼睛老化,已经长期瞎眼快10年了,这时候,翻译跟我们说这个老婆婆的状况,我们就为她祷告,结果祷告完以后,老婆婆突然之间,用咪咪眼看着我们,吓到了,她说,你怎么这么白?尼泊尔人的皮肤比较偏暗咖啡色,她突然看见,她想说,你怎么这么白?!而且,更神奇的是,这个老婆婆居然站了起来,拎着她自己的那块布走回家去了。

我也是在那个过程中,真正第一次体会到上帝是多么的伟大,而且,一个爱上帝、渴慕上帝的心是多么地被上帝记念。在尼泊尔的快一个月时间中,有200个成人、400个小朋友信主。

我们离开时,他们很难过,我们也难过,当地也有教会,但非常偏远,最近的一个教会,走路要走3-4个小时才能到。让我们非常感动的是,我们在那里的每一个主日,我们都会看到我们这个礼拜拜访过的村民都会走这么远的路来参加主日聚会。

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很多代祷者、代祷勇士、很多禾场上的工人,都在呼求,你要差派工人出去,因为庄稼多,工人少,但是天父你自己的声音是这么的温柔,你呼召的声音是这么明确,是这么经得起考验,天父,今天的朋友倘若听到所分享的,再曾经,不管是面对你面对自己的时候,听过你的呼召甚至是感动了,要为某个民族来摆上献身,你要来纪念他们这份委身,鼓励他们,并且提醒他们,继续鼓励他们,增强他们的刚强壮胆,让他们可以有能力、有信心来回应你。天父,你也记念这些回应你的弟兄姐妹跟年轻人,或者是正在经历、考验你呼召的这些未来的工人和宣教士。天父,你要自己来带领他们,供应给他们,保守他们,看顾他们的家,看顾他们的心,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追求你,侍奉你,体验你的眼界、你那怜悯之心的所作所为,神迹奇事中更多地被你加添智慧、能力和健康,好来服侍你,奉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主持人:凌云;分享:黄钰涵

诗歌:《得人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