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21日 拥抱每一天

从跨国企业家到跨文化宣教士(七)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0821——寒冰整理

在那次短宣的事工之后,钰涵的生命中却经历了一个极大的苦难,到底是什么苦难呢?我们来听听钰涵的故事。

离开尼泊尔的时候,为上帝打了一场胜战,心里面觉得非常的荣幸,可以沾上上帝这份荣耀的边,心里面还在这个属灵的高潮的时候,很快地离开了尼泊尔,我就生了一场重病。我那时得了肺炎,这个肺炎在很短的时间内它的感染就扩散到我身体里面,内脏跟很多其他的器官,这个扩散的速度快到那时候我直接被送急诊,并且吊点滴,而且每5个小时他们会给我打一剂抗生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感染就是一直没有办法控制下来,一直不断地扩散。那时,我的耳朵开始听不见,因为有很严重的发炎,经过很长的时间以后,好不容易动了手术然后处理了,可是很奇怪的就是我的听力一直无法恢复。医生经过很多很多的检测以后,他必须要断定,而且诊断我是终生失聪。这个消息对我、我的家人及教会弟兄姐妹的打击都很大。医生也觉得很可惜,因为这个感染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们无法很快地去把它处理好,甚至处理好了以后,一直错过了那个时间点,影响到了这个神经,所以说永远都会听不到。医生就只好安排我去助听中心,并且去学习如何手语,还有装助听器。那时候每一个礼拜我都要去助听中心两次,而且每一个礼拜我必须都要做我的听力报告,然后隔周就要回医生那里继续跟进,这个时间长达8个月。

对我来说,这8个月是漫漫长夜,因为这个过程中,你心里面充满了无数的无助感、不确定感,而且应该说我心里面当时非常生气。不明白为什么神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认为我在尼泊尔的时候为上帝摆上了很多自己的牺牲,我认为我在那时候也尽力做好身为仆人应该要做的角色,当看到这些种种的生命跟故事得到翻修、救赎的时候,我也觉得上帝要的荣耀,我们仆人该做的事情也都完成了。可是我就是在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上帝允许挪去他仆人基本的配备的过程中感到非常的困惑,而且感到非常难过,非常自卑。这个过程相当漫长,我心里面其实也一直没有办法谅解上帝,因为我觉得上帝为什么允许他的仆人在尼泊尔按手在人身上,人就得医治,可是为什么仆人按手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无法得医治呢?

这让我们想到保罗,他能够伸手为人祷告,使人得着医治,但是他的那根刺,他的那个苦难一直离不开他。这就是为什么有一天晚上从助听中心回家以后,我就非常非常的失落,而且无助感充斥了我整个的心思意念。那时候我跪在地板上,我就跟神求,我跟神说,如果就如同保罗一样,他求了那么多次你都不拿走,而且允许那个刺在他的生命中,那你一定也要带领你自己的仆人带领孩子知道如何在软弱中还得以刚强荣耀基督的名。我就跟神祷告说,如果这个残缺是上帝允许的,上帝你一定要教导我如何在这个残缺中继续荣耀你的名。可是上帝也很神奇地在过了几个月后,有一天我的听力测验就开始有了正向的回复。医生也非常意外,非常惊讶,因为那时候助听器其实都已经装了。

当时是左耳失聪,这个左耳失聪虽然只是一只耳朵听不到,但是其实对我整个的身体各方面的状态都产生严重的影响。因为上帝造人本来就是双双对对,我们的五官都是一对的。那时候我的左耳失聪,右耳虽然听得到,可是平衡感就严重地出了问题,所以我每一天都活在晕眩中,每一天都会觉得走路不平衡,生活一直非常的不平衡,而且不稳定。后来就很奇妙地痊愈了。

但是我觉得上帝也在这个过程中真正召了我做宣教士。因为从那一天晚上的祷告,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普世宣教。在那之后,我就把世界地图挂在我房间的墙壁上面,每一天为195个国家来祷告,每一天都寻求神,你要我看见我要为哪一个民族、哪一个人群的救恩献上祷告。

那时因为失聪得着医治以后,我知道我的生命要奉献给宣教。但是我仍旧在寻求神为我开路,我仍旧在寻求神的指引,在这寻求的过程中,我以祷告的方式去开始了解普世宣教。

我生病的时候,我的家人都还未信主,所以家人对于我的信仰更是有强烈的排斥感,因为他们认为我选择了宣教才会有这个病因,造成后来的残缺。所以家人那时候其实是非常的不谅解,可是也因为上帝医治了我,我的家人从不信主,可是却看到祷告的大能。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的父母亲心就已经慢慢地软化。可是这个事情就如同一个属灵争战一样,好像上帝在做工,我们的纷争跟我们之间的不同意的点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可是信徒们都不应该放弃,因为我是过来人,我觉得越是激烈的时候,其实上帝越是在做工。我觉得我当时的状况,上帝也是在准备我的父母就如同拉撒路的状况,马大跟马利亚多么希望耶稣可以来医治他们的弟兄,可是耶稣却等了三天,因为耶稣有更大的神迹要展现给他的信徒跟他的门徒看。所以我相信在这个世界里面,上帝也是让我的父亲母亲体会到这个主是一个听祷告的神。

我们来为朋友们,特别是一些在患难中苦难中的弟兄姐妹祷告:

主啊,孩子来到你的面前,我们都是蒙你恩典的子民,我们不配得,但是你把你的爱子赐给我们。天父,我们谢谢你,耶稣那宝血重重地覆盖在我们的朋友还有弟兄姐妹身上,不管今天他们的经历如何,他们是否还在苦难中,是否还在经历那个不明白不确定,而且对上帝质疑、怀疑的角度、态度,天父,你自己来安慰他们,天父,你自己来鼓励他们,用你自己的话语来提醒他们,用你的信实提醒他们你的同在。天父,你这样医治了孩子,孩子也相信你的陪同跟你的陪伴在弟兄姐妹正在经历苦难的过程中是实实在在是信实的。天父,继续保守弟兄姐妹每一个人在经历的过程,让他们的生命都有你的丰富。奉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每一天为身边的人祷告,为事工祷告的时候,我就会选一个国家来祷告,求神也让我看到他要让我对哪一个民族有负担,所以也是在这个长达一年的时间,在代祷的过程中上帝一步一步慢慢地让我开始对穆斯林的民族有更多更多的负担。

当我祷告的时候,我都会去网上搜索一些相关的祷告的资料,而且我也会收集宣教机构所提供出来的一些祷告方向,更是去了解那边的属灵状况。而且因为我本身是个企业家的,我仍旧是在公司里面工作,所以说我一直都在支持宣教士,也一直都在关心普世宣教,我们就会得到一些前线的资讯,更是去了解这圣灵的风是怎么吹。

在中国或者在世界很多地方我们很多华人基督徒,特别在中国有很多年轻人都非常重视宣教的事工,都愿意去参与这样的事工,对于这些愿意投身在宣教的事工弟兄姊妹,我再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之前的分享,我特别提到若是上帝给的呼召必经得起考验。我个人光是在通过西差会的审核过程就长达一年之久,我们光是审请就写了差不多600多页的文章,而且我们的面试也超过差不多是3个到15个,我们必须要经过3个不同的心理测验的审核,去确定这个候选人这个要备选的宣教士,他的心理层面各方面是健康的,他并没有一些心理的缺陷,或者是包袱还没有做过整理。而且我们也会需要到禾场上面去做探查,并且了解禾场跟我们要服侍的这个民族的需求,还有我们要做的这个事工的可能性。所以这种种的很多的过程,在我寻求神的心意的时间里面跟为世界195个国家来祷告的过程中,其实真正开始接触到穆斯林的宣教是从差不多4年前。

我特别对穆斯林有兴趣有负担,而不是对其他的民族或者其他的群体。是因为我的移民背景,我在美国出生,我觉得其实我们华人在很多层面跟穆斯林的人有很多价值观、家庭观是很相似的。我十几岁的时候,在学校很好的朋友其实就是穆斯林的友人,他们的个性都很单纯,跟我们华人的背景很相似,而且家庭的家教也都很严格,父母亲也都非常保护小孩,而且他们也很尊重他们家里的耆老,也非常注重家里面的长辈。我觉得这些很多美德其实都是我们中国人有的一些传统观念。可是我常常觉得在学校的时候因为这些穆斯林的友人,他们要遵循他们的传统,包着头巾上学,或者是去到公共场合,就会被人取笑,或是被人用奇怪的眼光来看他们,那时候我小小的心灵里面就很为他们打抱不平。后来进入社会以后,我仍旧是抱着一个很开放的角度去接触在职场上面的一些专业领域的穆斯林民族,才辗转地知道其实在美国这个很开放民主的国家里面,就算他们有很好的学历背景,或者是专业训练,其实很多时候当他们跟人家分享,他们是来自一个穆斯林的的家庭的时候,很容易还是会被大环境、普遍的人有很多的迷思和误解。

上帝越是带领我看到这个群体的需要的时候,我也才渐渐地开始发现,原来在欧洲这个我曾经非常熟悉的版图上面有这么大的需要,而且那里的穆斯林的人口包括移民,还有他们的生育率都一直不断地在增加而且在升高。

最后我稍微谈谈一下欧洲的宗教情况。各位如果不熟悉欧洲的话,可能会对欧洲有一个比较硬板的观念,觉得因为他们有很多的教堂,还有很多基督教的一些雕像,而认为普遍的欧洲应该都是基督教,可是今天大部分的西欧学者都已经认为是后基督教时代。从几个世纪以来,我们可以看到欧洲从一个基督教的摇篮,曾经送宣教士进到中国,进到华人圈里来为我们传福音,今天却是一个属灵的沙漠。有许多的宣教士跟宣教界都已不断地在兴起宣教士做回宣,进到欧洲这块版图里面。所以欧洲真正笃信《圣经》的基督徒,西欧国家好像只有1%的比例。像英国、法国、还有德国,这些大家都很熟悉的西欧国家,几乎是1%到3%左右。甚至于像我们所知道的荷兰更是糟糕了,因为他们是带领新纪元,开始了有合法的贩毒、合法的娼妓,合法的种种的违背《圣经》的教导。捷克更不用说了,因为他们早期是被苏联统治,后来苏联解体以后,他们有将近80-90%的人几乎是无宗教的状态中。

其实欧洲很多教堂都已经商业化。我们就讨论一下德国,因为我对德国特别熟悉。德国的状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们对于信仰这个部分是在他们身份证上面必须要去登记的一个政治选择,所以说很多的数据看起来好像很高,可是其实这是一个政治选择,并不是一个信仰的选择。他们必须要去选择他们的宗教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每一年的所得税会有某一部分需要归给国营教堂来使用,来协助这个德国人将来他如果要在教堂里面结婚,或者是要办丧礼可以使用。但是因为九零年东德西德合并了以后,东德有很多的无神论者,所以那时候他们就更改了这个制度,相对的基督徒的数据就明显下降。可是其实大部分我们看到的这个数据都是挂名的,真正笃信而且知道《圣经》教导的人非常少。普遍的德国人这辈子是没有认识一个真正的基督跟随者,甚至我们主日的时候或者是复活节的时进到教堂里面也都不会有礼拜。所以很多教堂都已经卖给这个社会上作为商场、夜总会、舞厅,尤其是变卖给其他的宗教,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凌云;分享:黄钰涵

诗歌:《献给无名的传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