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22日 拥抱每一天

从跨国企业家到跨文化宣教士(八)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0822——天天整理

昨天黄钰涵和我们分享了她在结束尼泊尔的宣教事工之后,她的左耳失聪了8个月的时间,后来她经历了神非常奇妙的完全的医治。之后,她就将自己的生命完全奉献给了神,愿意将自己的生命投身于宣教事工上,成为一名全时间全职的宣教士。在长达一年的祷告和寻求里头,她清楚地明白,神对她的托付是要她去关怀穆斯林,把福音带给他们。之后她是如何进入德国,在德国从事宣教的事工呢?今天让我们继续来听听她的故事。

我所加入的宣教机构有将近70年的历史,都是一直专攻于欧洲地区的宣教服侍,服侍的区域多达45个国家,先后基本上有400个到450个长宣的宣教士进驻,所以我加入到这个宣教机构之后就被派入到德国,来进行对穆斯林关心的事工,宣教机构的覆盖网络一直以来都是以欧洲这块版图为主。

刚好这几年也是难民潮,目前大概有约150万的难民涌到了德国,到现在也还是每天都有难民在不断地涌入。

我们的事工其实是从2012年开始,就是服侍当地的穆斯林移民。当地的穆斯林移民也许在媒体界,或者是国际间讨论的没有那么的频繁,但据一个宣教学者的分析,近十年来欧洲(不包含东欧),西欧的普遍主要国家,穆斯林的人口已经急增了两倍到三倍,所以穆斯林的移民其实是现今欧洲的第二大人口,而且穆斯林也是现在欧洲的第二大宗教。

在欧洲穆斯林约有5700万人,单单在柏林就有500万,还不包括2015年进入的150万个难民,这些难民当中95%的人都是来自穆斯林国家。

我在接触到这些难民的时候也听到了很多的故事,家破人亡等等的悲剧。也许我们看到一些媒体的报道,有时候也会有一些错误的想法,觉得这些难民可能是很贫穷,或者是他们需要经济的庇护,才会逃到欧洲,想要有好一点的生活。但实际上我们普遍接触到的难民,他们的生活条件曾经在叙利亚,或者是战乱的一些国家,都是有很好的身份和地位的,因为光是要进入到欧洲这个漫长的过程,就要花上将近7000欧元至几万欧元。

所以有很多的难民他们进来的时候可能都很年轻,十几岁的男孩子,他们常常会被媒体误以为是恐怖分子。实际上是他们的家人已经在叙利亚边界的难民营居住了两年到三年,知道回不了他们的国家,因为他们的经济体系已经彻底破坏,所以就把他们所有的家产都变卖,让家里面唯一的一个儿子可以进到欧洲。

很多我们遇到的难民,他们的悲痛,他们的苦难,我们服侍这些难民的工人实在是很难去体会。因为光是从叙利亚到土耳其的边界,再从土耳其的边界过那四英里的地中海的海峡,他们每天丧亡的人数将近400多人,葬身大海,每个月高达10%的丧生几率。即便如此,每个月仍旧会有将近3000到4000个人想办法要过那四英里路的地中海,进到希腊,然后想办法用徒步的方式走到他们的终点站,看是哪一个欧洲国家愿意收留他们。

前段我们在事工里遇到了很多的困难。这些难民在排队等待注册的时候,有很多怀孕的妇人要站着,淋雨,淋雪,甚至是在很冷的天气她们都不愿意离开她们的队伍,因为她们很害怕会失去她们的位子。甚至这个怀孕的妇人都昏倒了,她都会一直拒绝我们把她带离那个队伍,她说:你们不懂,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对我来讲这是最安全的。

这是战争带给人的极大的痛苦。

这么多的难民,这么巨大的需要,我们的事工是以怎样的方式来关心和帮着这些难民的呢?

我提到过,德国其实已经走入了所谓的后基督教时代,今天的柏林只有1%—1.2%的基督徒,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数据这么低。现今德国的基督徒和他们的福音机构其实已经没有办法去应对这么庞大的穆斯林移民,以及持续进来的这些穆斯林的难民,进到他们的城市所应该要做的一些融合的措施。

我们必须要配合当地的福音机构和做义工服务的一些机构,通常会告诉当地的机构,我们是基督教的非盈利事业,愿意提供我们的人员,提供有限的资源,和他们一起配合的过程中,我们会传福音。

物资的需要是很庞大的,德国政府在这方面也有大力的支援。他们斥资所有欧盟加盟国里面最多的金钱资源,包括各种的配套措施,来协助进入德国的难民,可以融入德国的主流社会。

难民进入德国的前8个月是不可以工作的,他们必须要先去读语言学校,我们的机构和当地的语言机构有做配合,并且了解难民生活上的需要。

德国政府这样的政策也引起了一些自己国民的不满和反弹,过去的移民他们没有得到过这些福利,他们也会有反弹。过去一年来会有许多新闻是有关恐怖分子,或者是怀疑是恐怖分子的,当深入去调查的时候,真正幕后的原因并不是这些难民,而是过去的一些移民,或者是反移民的人所策划的那些恐怖事件。

除了物质上的照顾之外,我们的宣教机构也会做一些心理辅导,各方面都会有接触到。我们的长远计划是希望可以为这些难民提供像一条龙一样的全人关怀,我们也希望在宣教机构的网络里面,不管是在希腊,或者从地中海上来的难民,都会去接触他们,知道一个难民的最终目的国家,然后安排那里的宣教士迎接照料。一旦难民到达他的目的国家之后,就会根据这些人的状况,来安排他进一个适合的事工,因为有些人是携家带口,有些人是未成年,有些人是单身妈妈带着小孩,他们的状况都不一样。有些人进来可能已经是基督徒,但却没有办法在难民营里面跟其他11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所以我们也会想办法安排他们与是基督徒的弟兄姐妹住在一起。

这样一来,我们的团队就需要很多的人手,但是目前在禾场里面看到愿意长期做这些事工的人却很少,但在这项事工当中依然能够看到明显的传福音的效果。

很意外的是,在不同层面有一些难民在过去以回教为主导信仰的国家里面,透过福音电台,或者是某些上帝很神奇的方式,像做梦(是我们最经常听到的)来认识耶稣。穆斯林的人因为对《古兰经》的学习,他们相信上帝会用梦的方式来对他们显现,所以当那些难民在梦里面梦见了耶稣,或是梦见了上帝,他们会想要去当时母国的一些小教会去寻求答案。可是很多当地的教会因为会被监督,所以当地的教会不愿意接受任何新进来的是穆斯林背景,后又改信的基督徒,所以很多逃离了祖国以后的难民,遇到了基督徒或者是传福音的工人,这些难民很快地就会有渴慕的心,而且想要更多地认识耶稣。

我们有一项事工是跟语言中心配搭,遇到有一个男孩只有18岁。有一次这个男孩的表哥就在大家读经的时候刚好读到了:耶稣在彼得和雅各面前变相的时候,耶稣的身体是一身洁白。我们读到这里的时候,男孩的表哥就开始一直冒冷汗,然后他就说:那个人是谁?男孩的表哥什么话都没说,一直问同工们:那个人是谁?后来我们就跟男孩的表哥说:这个人就是耶稣。结果,男孩的表哥就说:我梦到了他,就是他,你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这种例子非常非常多。

神真是深深地爱着普世的每一个人,正如《圣经》所说:他不愿意一个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神真的是一位非常慈爱的神,他总是用许多奇妙的方法,借着许多不同的人所能够领悟、所能够明白的方式,来向人启示他自己,让人能够来认识他,归向他。

在德国有一间教会,每个星期都有将近50位的穆斯林归向上帝,信仰基督。我讲到在柏林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了,包括柏林三一教堂的神父也曾经跟我们分享过,他其实不是福音派的,他也不懂得怎么传福音,可是很神奇地是他所在的那间教堂每一个礼拜会有近50个有穆斯林背景的人,会想要来受洗。

很多工人接触穆斯林的时候是一定要先带他们进到小组,让他们习惯那种氛围。如果一开始就把他们带进教堂,有时候可能会有文化上面的冲击,反而有可能会排斥基督教。但如果先带领他们进入小组,或者家庭聚会的话,穆斯林熟悉了基督教,了解了教义,他们都会勇敢地去到教堂,公开做洗礼。

这些穆斯林在德国公开信主,也会遭遇到逼迫,面对许多困境。在这些穆斯林的本国,有一些信仰的关系,他们是不能改信的,但现在他们来到了欧洲,这也是上帝用他自己很奇妙的方式把这些人带来的,让他们可以在社会法律下面受到保护,在改信了以后不会像在他们本国和传统社会一样,可能会失去工作、生活圈,甚至是整个家族的背弃。这些穆斯林现在在德国不会遇到这些状况,他们可以被德国的福音工人接受,也不会因为改信而失去工作机会,或者是求生的意志。

但也有缺憾的地方,进来的难民实在是太多了,政府的配套措施一直没有办法能够提供足够的安置环境,所以很多的难民还是住在难民营里,一个房间里需要睡12个人。这些人普遍都还是穆斯林背景,所以很多改信的穆斯林如果回到难民营里面,还是会被这些穆斯林的人恐吓。

目前我们配搭的机构集合了很多很多的基督徒,愿意委身,来开放他们的家、他们的公寓,其中一个房间可以分别出来,给有经过过滤的难民能够居住,这样他们就不需要回到难民营里了。但是这样的名额实在是非常的有限,以刚刚跟大家的分享的一个月平均有50个穆斯林背景的人归主,从年初到现在,在柏林的另一间教堂牧会的牧师已经为500多个有穆斯林背景的人来施洗了。可是目前为止,这些人都会不断地受到没有归信的穆斯林的迫害,这也是宣教机构目前事工方面很大的一个缺乏。只是相对于他们本国会受到的迫害,相对来说已经减少了很多,在他们本国的话就是生命的威胁了。

在战争的过程中,他们需要经历过各式各样的委屈跟苦难,然后几乎是丧失生命的旅程中来到了欧洲,其实他们已经对伊斯兰教,还有他们传统认知的宗教有很多的失望,所以他们心里面只求一份平安,他们要的是一个和平之主。

福音的工人在正确的时机搭上了这个桥梁,福音就可以种下好的种子,所以现在也是巨大禾场收割的最佳时机。只是如同主说的,庄稼多,工人少,所以我们也真的需要求主兴起更多的工人来参与到这样的事工。也求主通过这次的分享,能够兴起更多的华人基督徒委身在这样的事工里头。

宣教事工里有一位38岁的叙利亚男子,他接受到事工帮助的时候是一个人,能感觉得出来他有很多心理层面和情绪上的包袱。两年后他信主了,我们得知他曾经是一个工程设计师,有很好的薪水。可是因为战争把工作、把家全部都炸毁了,他必须要离开那个地方。逃来的过程中他屡次被恐怖分子甚至是内战的士兵召集,要他去做一个战士,但他仍旧选择坚持自由的这条路。进到我们的事工后,他后来受洗,每一个礼拜都会用政府给他的一半的补贴金,煮叙利亚的食物,带到路上给德国的流浪汉吃。从来没有人要他做这些事情,一次有人问他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他说:德国人对我们的关爱,德国收纳我们,我们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们叙利亚来这边是要“拿”,我们很想要“回馈”。

我们华人基督徒,无论是在中国的,还是在世界各地的,能够为此做些什么呢?

最具体的是我们需要有正确的认知,不要因为媒体,和新闻上的报道就当成他是如此,多多去接触禾场上的工人,他们从前线带回来的资讯,来帮助我们有更正确的认知。也包括对穆斯林这个民族,他们的民性,还有其他人对他们的误解和一些迷思,我们都要有办法跳脱,而且是破除这些传统的错误观念。

第二,就是我们可以确实地参与祷告,因为今天可以看到这些归主的运动,都是许多许多的代祷勇士,他们委身多年为这硬土来祷告,我们才看到神用他奇妙的方式把这么多的人带进了一个可以合法为他们传福音的国家。所以,我们不要放弃,而且要深信这祷告的力量是很巨大的。我们的工人,包括事工,都需要许多代祷勇士的托住。

我们也可以在奉献方面的事工有份,关心宣教士,知道他们的生活,知道他们的需求,来给予最适合的供应。希望更多的弟兄姐妹能够在这样的事工上一起来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看到神真的在很多的回教国家里彰显奇妙的作为。在巴基斯坦,有很多的穆斯林归信基督。印尼有世界上最多的穆斯林,他们的人口是2.5亿,87%是穆斯林,在70年代,他们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归主的复兴运动,1967年到1971年,200万的穆斯林成为基督徒。我们看到今天神真的是在普世,在穆斯林当中彰显他奇妙的作为,神这样关爱穆斯林,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要去爱神所爱的,去拥抱神所拥抱的。

亲爱的弟兄姐妹,在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十个穆斯林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是回族和维吾尔族,中国的其他民族中也有少数人信奉伊斯兰教。面对这几千万的穆斯林,亲爱的弟兄姐妹,你愿意关心他们,愿意为他们祷告,愿意把神的救恩带给他们吗?你愿意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下面为着所有的朋友祷告,看看神要在大家的心中怎样挑战大家,要把怎样的感动放在大家的心中。

亲爱的主耶稣,你所带给我们的那大使命,是这样的尊贵,这可是你给我们的旨意。天父,求你帮助孩子,帮助朋友们,帮助各信徒,还有爱你的子民,今天在看到这信息的时候他们的心被你摸着,他们的眼界被你开启,他们的心再次柔软,愿意聆听你自己的旨意。天父,愿你今天用你自己奇妙的方式跟你的大能,开始这圣灵的风正在吹。帮助我们不要错过这个宣教的契机,让我们每一个人在宣教的使命上,在穆斯林归主运动的过程中,可以有份。天父,我们身为华人,曾经也是被西方文化称为是“硬土”的地方,但是我们却因为宣教士的到来领受了福音,今天我们也有份要回馈,让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可以委身跟献上的。因为这个大使命、这事工,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宣教士的工作,这是每一个信徒在祷告、委身、奉献上才有办法看到的美好事工。谢谢你继续带领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把自己的痛和别人的痛连在一起,在我们分享生命苦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在另一个人的生命中,看到盼望。

主持人:凌云;分享:黄钰涵

诗歌:《让世界听主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