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4日 拥抱每一天

一句话的力量

 

收听     

智慧语录20160804——荣天、萍萍整理

亲爱的朋友,我们每天都在说话,但你想过吗?我们口中所说的每句话事实上都带着一种影响力,若不是正面的影响力,就是负面的影响力,正所谓一句温暖如春的好话,会让人一辈子记得你的好,然而一句冷漠无情的批评,也能断送多少年日培养起来的友情。所以,每说一句话真是要三思而言。

有人说,一个上流人的必要训练就是优美文雅的谈吐。亲爱的朋友,请准备好你所要说的话,那样才会有人愿意聆听。

事实上要认识一个人,听他说话就对了,谈话是认识一个人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今天凌云和你分享,我们在生活中最失败的就是我们的口舌,凡事在舌头上不能自我约束的就不能做一个得胜的人。基督徒的侍奉和见证会多受打击,许多时候就是在言语上犯的罪。许多信徒可以逃避肉体中的大罪,但是他们却往往无法胜过嘴唇所犯的罪。我们的舌头就像一个生命的破洞一样,能够将神的能力统统流泻出去,一个人的生命往往因为闲话,而败坏失败,教会肢体的关系往往也因为闲话而受伤分裂。

许多人之所以跌倒离开上帝,也是因为听了一些基督徒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亲爱的朋友,今天凌云和你彼此勉励,让我们来好好地思想和检讨一句话所带出的是怎样的力量,是一种建造的力量还是一种摧毁的力量。

一句轻忽的话,可能引起争端;一句残酷的话,可能断送生命;一句恶毒的话,可能加深仇恨;一句粗暴的话,可能导致干戈。但是,一句优雅的话,使人如沐春风;一句赞赏的话,使人重拾信心;一句鼓励的话,使人重现生机;一句抚慰的话,使人倍感温馨。

我亲爱的朋友,让我们从今往后,不再说任何一句轻忽的话、残酷的话、恶毒的话、粗暴的话,让我们口所说的是优雅的话,是赞赏的话,是鼓励的话,是抚慰的话。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清理你的人生

拥抱小语20160804——荣天、萍萍整理

一个家庭,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收拾和整理,每天都需要及时处理当日的垃圾。晚饭后,如果没人清洗碗筷,直接把碗筷,堆放在水池里,第二天一早吃过饭,要忙着上班,碗筷来不及洗,又堆放在水池里,中午回来,又要做饭洗菜,池子里已经堆满了碗筷,那样的画面必定会令人烦躁,唯有尽快清洗,还厨房当有的秩序。

不仅我们的生活环境需要定期清理,我们的里面更需要有意识地去清理。每个人都会有过去,当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没有得到当有的处理,就会影响当下乃至以后的生活。我们做过的每一件事都会对今天带来影响。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仔细处理过去的罪,不允许过去的罪继续留在那里;因为罪一定会影响我们和神的关系,也会阻碍我们生命的成长。

有人会说,我已经忘记了这些罪,它们不会再影响我,清理不清理它们,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这样的做法就像将脏东西扫到沙发底下,“眼不见为净”,其实并没有干净。日积月累,只会带来更多的垃圾。

冬天的时候,我们住的小区里,会有一些人用铁丝在一个碗口粗的小树上,箍成一圈,和另一棵树连接上,为的是晒被子。如果不把这圈铁丝去掉,这棵小树,即便之后长成了需要人合抱的大树,这圈铁丝在树干内部的捆绑,却一直还在。每一个人的里面,都有这样捆绑,一直没有解开。每一个“捆绑”,就是一个“包袱”。

基督徒的人生是一趟“天路历程”。“天路客”们在这趟旅程中,身上都背着一个“包袱”,所不同的是,每个人的“包袱”有大有小,有轻有重,这都形成了一个人里面心灵的重担,也会对健康乃至人际关系带来影响。

因为这个沉重的包袱,有些人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丢掉这些包袱,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3:13)。

我们可以求圣灵光照我们,将我们里面的捆绑和罪,一样一样地显明出来。当我们在主面前诉说和祷告这些经历的时候,没有解决掉的罪、没有释放掉的痛苦、心灵的被伤害,心中的不饶恕,这些“伤痛”和“情绪”,都可以通过祷告和认罪,很好地被释放掉,伤痛可以被主抚摸医治。过去的罪,想起来后,就要悔改。当我们悔改时,主就会完全地赦免我们;我们的心灵,就会得以释放。

我们走天路——“登耶和华的山”(赛2:3)时,是背一个大包袱登山,还是背一个中等包袱登山,或者是背一个小包袱登山,是不一样的。对一个信徒来说,对付自己越多,“清理”自己的过去越多,越能体会主耶稣所说的,“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越能经历到赦罪的平安和喜乐。

俯伏在主面前“倾心吐意”(诗62:8),不仅“清理”了我们的过去,把人生的包袱和重担,一样一样的得以卸掉,而且,这样在主面前的亲密诉说,我们可以和生命的源头接上关系。不再有罪隔在我们和主之间,我们可以享受与主亲密的关系。

在主面前,“清理”从亚当来的旧生命中的“旧造”,才能使我们在基督里,成为一个“新人”,才能“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借着主的十字架,清理你的人生,对付你的过去,夺回你的心思意念(林后10:5),靠着主的大能,在圣灵里成为新造的人;向着明天,坦然无惧,轻装前行;“忘记过去,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荣耀归主名。

主持人:琦睿;作者:溪水鹿;文章来自《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上帝为每个笨鸟预备了一个矮树枝

拥抱每一天20160804——匆匆整理

对别的孩子来说,生在一个爸爸是政府官员、妈妈是大学教授的家庭,相当于含着金钥匙。但对我却是一种压力,因为我并没有继承父母的优良基因。

两岁半时,别的孩子唐诗宋词、1到100已经张口就来,我却连10以内的数都数不清楚。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我就打伤了小朋友,还损坏了园里最贵的那架钢琴。之后,我换了好多家幼儿园,可待得最长的也没有超过10天。每次被幼儿园严词“遣返”后爸爸都会对我一顿拳脚,但雨点般的拳头没有落在我身上,因为妈妈总是冲过来把我紧紧护住。

爸爸不许妈妈再为我找幼儿园,妈妈不同意,她说孩子总要跟外界接触,不可能让他在家待一辈子。于是我又来到了一家幼儿园,那天,我将一泡尿撒在了小朋友的饭碗里。妈妈出差在外,闻讯赶来的爸爸恼怒极了,将我拴在客厅里。我把嗓子叫哑了,手腕被铁链子硌出一道道血痕。我逮住机会,砸了家里的电视,把他书房里的书以及一些重要资料全部烧了,结果连消防队都被惊动了。

爸爸丢尽了脸面,使出最后一招,将我送进了精神病院。一个月后,妈妈回来了,把我接回了家。妈妈握着我伤痕累累的手臂,哭得惊天动地。在她怀里我一反常态,出奇的安静。过了好久,她惊喜地喊道:“江江,原来你安静得下来。我早说过,我的儿子是不被这个世界理解的天才。”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上了小学,许多老师仍然不肯接收我。最后,是妈妈的同学魏老师收下我。我的确做到了在妈妈面前的许诺:不再对同学施以暴力。但学校里各种设施却不在许诺的范围内,它们接二连三地遭了殃。一天,魏老师把我领到一间教室,对我说:“这里都是你弄伤的伤员,你来帮它们治病吧。”

我很乐意做这种救死扶伤的事情。我用压岁钱买来了螺丝刀、钳子、电焊、电瓶等等,然后将眼前的零件自由组合,这些破铜烂铁在我手底下生动起来。不久,一辆小汽车、一架左右翅膀长短不一的小飞机就诞生了。

我的身边渐渐有了同学,我教他们用平时家长根本不让动的工具。我不再用拳头来赢得关注,目光也变得友善、温和起来。

很多次看到妈妈晚上躺在床上看书,看困了想睡觉,可又不得不起来关灯,于是我用一个星期帮她改装了一个灯具遥控器。她半信半疑地按了一下开关,房间的灯瞬间亮了起来,她眼里一片晶莹,“我就说过,我的儿子是个天才。”

直到小学即将毕业,魏老师才告诉了我真相。原来,学校里的那间专门收治受伤设施的“病房”是我妈妈租下来的。妈妈通过这种方法为我多余的精力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并“无心插柳柳成荫”地培养了我动手的能力。

我的小学在快乐中很快结束了。上了初中,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让我再次成为了批评的对象——不按时完成作业、经常损坏实验室的用品,更重要的是,那个班主任是我极不喜欢的。比如逢年过节她会暗示大家送礼,好多善解人意的家长就会送。

我对妈妈说:“德性这么差的老师还给她送礼,简直是助纣为虐!你要是敢送,我就敢不念。”这样做的结果是我遭受了许多冷遇,班主任在课上从不提问我,我的作文写得再棒也得不到高分,她还以我不遵守纪律为由罚我每天放学打扫班级的卫生。

妈妈到学校见我一个人在教室扫地、拖地,哭了。我举着已经小有肌肉的胳膊对她说:“妈妈,我不在乎,不在乎她就伤不到我。”她吃惊地看着我。我问她:“你儿子是不是特酷?”她点点头,“不仅酷,而且有思想。”

从此,她每天下班后便来学校帮我一起打扫卫生。我问她:“你这算不算是对正义的增援?”她说:“妈妈必须站在你这一边,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再辜负你一次

初中临近毕业,以我的成绩根本考不上任何高中。我着急起来,跟自己较上了劲儿,甚至拿头往墙上撞。我绝食、静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以此向自己的天资抗议。

整整四天,我在屋内,妈妈在屋外。我不吃,她也不吃。

第一天,她跟我说起爸爸,那个男人曾经来找过她,想复合,但她拒绝了。她对他说:“我允许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不喜欢江江,但我不能原谅任何人对他无端的侮辱和伤害。”

第二天,她请来了我的童年好友傅树,“江江,小学时你送我的遥控车一直在我的书房里,那是我最珍贵、最精致的玩具,真的。现在你学习上遇到了问题,那又怎样?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将来哥们儿可全靠你了!”

第三天,小学班主任魏老师也来了,她哭了,“江江,我教过的学生里你不是最优秀的,但你却是最与众不同的。你学习不好,可你活得那么出色。你发明的那个电动吸尘黑板擦至今我还在用,老师为你感到骄傲。”

第四天,屋外没有了任何声音。我担心妈妈这些天不吃不喝会顶不住,便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门。她正在厨房里做饭,我还没靠前,她就说:“小子,就知道你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吃东西。”

“妈,对不起……我觉得自己特别丢人。”

妈妈扬了扬锅铲子,“谁说的!我儿子为了上进不吃不喝,谁这么说,你妈找他拼命。”

半个月后,妈妈给我出了一道选择题:“A、去一中,本市最好的高中。B、去职业高中学汽车修理。C、如果都不满意,妈妈尊重你的选择。”我选了B。我说:“妈,我知道,你会托很多关系让我上一中,但我要再‘辜负’你一次。“妈妈摸摸我的头,“傻孩子,你太小瞧你妈了,去职高是放大你的长处,而去一中是在经营你的短处。妈好歹也是大学教授,这点儿脑筋还是有的。”

我是笨鸟,你是矮树枝

就这样,我上了职高,学汽车修理,用院里一些叔叔阿姨的话说:将来会给汽车当一辈子孙子。

我们住在理工大学的家属院,同院的孩子出国的出国、读博的读博,最差的也是研究生毕业。只有我,从小到大就是这个院里的反面典型。

妈妈并不回避,从不因为有一个“现眼”的儿子对人家绕道而行。相反,如果知道谁家的车出现了毛病,她总是让我帮忙。我修车时她就站在旁边,一脸的满足,仿佛她儿子修的不是汽车,而是航空母舰。

我的人生渐入佳境,还未毕业就已经被称为“汽车神童”,专“治”汽车的各种疑难杂症。毕业后,我开了一家汽修店,虽然只给身价百万以上的座驾服务,但门庭若市——我虽每天一身油污,但不必为了生计点头哈腰、委曲求全。

有一天,我在一本书中无意间看到这样一句土耳其谚语:“上帝为每一只笨鸟都准备了一个矮树枝。”是啊,我就是那只笨鸟,妈妈就是上帝派来给我送来矮树枝的人。

读完这个故事你或许有所启发,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这位母亲真正地做到了。而我们身边有多少家长焦虑烦恼,唉声叹气,像文中的爸爸那样对待孩子,他们还没有资格做父母。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

主持人:海云

诗歌:《你是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