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8月8日 拥抱每一天

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心酸

 

收听     

智慧语录20160808——天天整理

人的一生,总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心酸,都会有无法言说的艰难。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泪要擦,都会有自己的路要走。

请你记得,冷了,给自己加件外衣;饿了,给自己买份便当;痛了,给自己一份坚强;错了,给自己一个觉悟;摔了,给自己一次鞭策。

不要以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也不要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别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个性和价值。你看不惯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是不好。幸福的理解,有千万种,每个人的诠释都不同。

遇人多了,就知道友情的可贵;遇事多了,就知道理解的可贵;失败多了,就知道心态的可贵;成功多了,就知道勇气的可贵;矛盾多了,就知道胸襟的可贵;冲突多了,就知道修养的可贵;恭维多了,就知道真诚的可贵;名利多了,就知道淡定的可贵;应酬多了,就知道界限的可贵。

幸福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是一天一天经营的,不要去伤害喜欢你的人,也不要让你喜欢的人受到伤害。

一个人就算再好,但却不愿陪你到老,那他就是过客。一个人缺点再多,但却能处处忍让你,愿意陪你到最后,那他就是你人生的幸福。

人人都想找个十全十美的爱人,可人总有缺点,爱就是相互忍让,彼此真诚,共度一生。

《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
,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爱里没有忍耐,爱就肤浅;爱里没有宽容,爱就狭窄;爱里没有尊重,爱就专制;爱里没有信赖,爱就短暂;爱里没有了解,爱就痛苦;爱里没有交流,爱就死亡。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谁是我们最难以割舍的人

拥抱小语20160808——天天整理

一所大学,在快要下课的时候教授对同学们说:“我和大家做个游戏,谁愿意配合我一下。”一位女生走上台来。

教授说:“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舍的二十个人的名字。”

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邻居、朋友、亲人等等。

教授说:“请你划掉一个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

教授又说:“请你再划掉一个。”

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同事的名字

教授再说:“请你再划掉一个。”

女生又划掉了一个……

最后,黑板上只剩下了三个人,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

教室非常的静,同学们静静的看着教授,感觉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游戏了。

教授平静的说:“请再划掉一个。”

女生迟疑着,艰难地做着选择……

她举起粉笔,划掉了父母的名字。

“请再划掉一个。”这时教授又说了一句话。

这个女生惊呆了,颤颤巍巍地举起粉笔,缓慢而坚决地又划掉了儿子的名字。

紧接着,她哇的一声哭了,样子非常的苦。

教授等她平静了一下,问道:“和你最亲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人,孩子是你亲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寻找的,为什么丈夫反倒是你最难以舍的人呢?”

同学们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女生平静而又缓慢地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会先我而去,孩子长大成人后肯定也会离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

其实,生活就像是葱,一片一片地剥开,总有一片会让我们流泪。

老伴,是你一生中最后的存折,请珍惜!

人生一世,有什么也不如有个好伴侣,没什么也不能没个好晚年。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观众,丈夫是妻子生命中的最后一张存折。

所谓“最后一个观众”,是指一个男人的一生不管怎样度过,真正看到你人生谢幕那一刻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妻子;所谓“最后一张存折”,指的是一个女性步入老年之后,尽管可以五世同堂,儿孙绕膝,但真正能够无怨无悔奉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不是别人,只有你的丈夫。

纵观世间夫妻,无一不是因性而结合,因爱而发展,因情而长久。这个情,就是亲情与恩情。

一对体貌反差很大的夫妻之所以能够白头偕老,一对学识上天差地别夫妻之所以能够相伴终生,一对年轻时打打闹闹的夫妻进入老年后却突然相敬如宾起来,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他们之间的“爱情”有了多大的发展,而是因为他们在长期相濡以沫的日常生活中,储存了许多的“恩情”。

这种恩情,通常都不是来自夫妻幸运阶段的锦上添花,而是来自失意阶段的雪中送炭:或一方落难时的舍命相救,或一方患病期间的细心服侍,或惨淡日子中的无怨无悔,或众叛亲离时的不离不弃等等。

这种感情,是任何物质利益和名利引诱都不能替代的。

世间恩爱夫妻之所以把“恩”放在前面,把“爱”放在后面,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情”,早已远远超过了“爱情”的分量。

男女间夫妻一场:年轻时是性伙伴,中年时是事业助手,进入老年演变为双方的父母。

由于相处时间久了,各自身上潜在的父性和母性都会在无意中流露出来,渐渐演变成了对方“父母”的角色,像呵护自己的儿女一样呵护起了自己的生活伴侣,不管对方身上有多少缺点和不足,也不管他们在年轻时犯下过多少不可原谅的错误,或者曾经给自己造成过多大的伤害,都能够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下来、宽容下来。

严格说来,这才是爱。

虽然这种爱没有多少浪漫的成分,但由于它充满了亲情、恩德、友爱和互助,所以,即便没有多少爱情,也照样使婚姻变得温馨而快乐。

主持人:雅薇;文章来自网络

越自我,恋得越苦

拥抱每一天20160808——天天整理

太年轻时不要随便牵手,也不要轻易放手;她爱的不是老师,而是自己情欲的投射;单恋者逃避的是真实的自己,觉得不被爱又没价值的自己;爱是你里面隐藏极深的一种罪;越自我封闭的人,恋得越苦;上帝为人预备的解药是十字架上的爱,这爱如同深海过于人能测度。

爱不是浪漫的感觉

喻书琴

我在高三复读时暗暗喜欢过一个叫孟槐的。

记得最要好的闺蜜小歪,曾极为惊讶地传纸条问我:“你怎么会喜欢孟槐呢?他成绩又不好,也没什么才华,感觉还有点像花花公子,你可当心啊”

“因为有一天,下着大雪,我看见他穿着一件白色风衣,潇潇洒洒地走在雪地里,“我在纸条上很坦诚地回复,“有风吹起他的白色围巾,天地茫茫,英雄落寞的感觉,太帅了!很像古龙小说里的边城浪子。只可惜,没有佩剑。”

看,这就是少女时代的肤浅思想,居然迷恋这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文艺桥段。

“就因为这个?哎呀,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小歪无语。

“江南才女好!”几乎每次见面,孟槐就剑眉星目地微笑着,毕恭毕敬地对我打招呼。那时,大家都把我看做才女一枚。

于是,我可不真觉得当才女有什么好的,还是做美女好。因为孟同学喜欢那些虽有点俗,但长得很艳的女明星。此外,所有青春剧里的女主角不都是美女吗?大约我那时的想法,就和《我的少女时代》的林真心一样,至于所有颜值不高的平凡姑娘,都应该被pass掉。

那个时候的喜欢,也只是很浅、很远、很云淡风轻的喜欢,因为大家要高考。学业第一,情怀第二。这点我看得很分明。

后来,班里只有我一个人上了重点大学,大部分同学都去了市里的大专。包括孟槐,还有小歪。

脱离了高考压力后,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高中班里的同学都开始热火朝天地互相通信,我也收到孟槐的信,全是高山仰止之类的粉丝级语言,大概在那个年代没有走出省城的少男少女看来,北京可是闪闪发光冉冉生辉的圣地。而我——居然去了北京。

说实话,和孟槐通信,几乎没什么共同语言。我提及的诗歌艺术话题他毫无兴趣。他谈论的吃喝玩乐话题我毫无兴趣。然而,我毕竟刚进大学,独在异乡为异客,还没适应新生活,难免会恋旧,所谓距离产生美,孟槐那副白衣胜雪行走风中的桥段便变得更加浪漫起来。于是,这点高中的小心动,小诗意,酝酿成大学第一学期的小情怀,小纠结。

第一个学期结束了,放寒假回老家的路上,绕道去师专看望小歪,将这份小情怀小纠结和盘托出,她继续惊讶:“我觉得你们绝对——不可能!你们不是同一种类型,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然后,我这位侠肝义胆的闺蜜特意跑去问孟槐,旁敲侧击地问:“你和喻同学通了那么多信,你觉得你俩以后有没有可能……?”

孟槐很笃定地说:“不可能啊,我在老家读书,她在北京读书,以后毕业不会有交集的。太不现实了,所以,我们的关系就和兄妹差不多……”。

其实,孟槐的想法非常符合逻辑,但我听了还是有点难过,是那种自尊心受挫败的难过。与爱无关。大概我那时也是一个自卑而骄傲的女生,暗想,大概还是因为自己不够美女级别吧。

然而,闺蜜安慰我:“你呀,文艺情怀,把他想象得太美好了,我和他在一个学校,是很了解他的……能有一个在北京的才女同学,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嘛……你就像郝思嘉,编织了一件梦的衣裳给阿希礼穿上,但那不是真正的阿希礼!”

她说得让我豁然开朗,再加上我性格一向豪爽旷达,很快就放下他了,对他后来寄来的信和粉丝级语言也不怎么理睬了。第二年,我开始积极主动地适应在法大的生活轨迹,办社团、写文章、交友、恋爱……

高中时的人、事、物就这样慢慢走远了。直到多年后,孟槐居然不知从哪里找到我的邮箱,热情洋溢地推销起自己公司的饮水机,我才想起多年前的某段小情怀。理想中的白衣武侠少年变成现实中饮水机推销经理,不由得感慨时间可真是催人老……

两个月前的某日,整理年轻时代的老照片,意外发现有一张孟槐当年送我的大一照片,还真的很像那个演武侠古装戏的明星陈坤。我几乎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也曾很傻很天真地做过一回郝思嘉。

很多年后读到主内婚恋辅导书上说:爱不是浪漫感觉,而是严肃责任。真爱需要等待,需要以成熟健全的人格做支撑,太过年轻的时候,不要随便牵手,也不要轻易放手。恍然大悟。

 

有时候,我们以为了解、容忍、帮助、责任就是爱。不错,爱里都包含这些。但是如果不能从心里接受对方,这些仍然算不得爱。

你什么时候能够接受他的优点,也接受他的缺点;接受他的成功,也接受他的失败;接受他的快乐,接受他的眼泪,那才算是真正懂得了爱。

爱是你里面隐藏极深的罪

往往

对于被单恋或单恋,我个人最深的体悟并非是与爱情或与爱相关的美好事物,而是王怡牧师文章里的一句话:爱是你里面隐藏极深的一种罪。当然,这个“你”主要是指我自己。

从十三岁收到第一封情书开始,曾有过不少被单恋的经历,比如大学期间有校园诗人为我写了两本厚厚的诗集,也有听说我生病后整个暑假为此搜集了一百多个民间偏方要送给我的陌生男同学,还有已过中年从未表白过的旧识三年前突然透露单恋我二十年之类的种种戏码。

说这些不是要表明我多受欢迎,而是这些常常让我感到困惑:为什么从小得到那么多爱的我都不能满足?

即便在未受什么创伤与相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光里,心的底层还是不能满足于对方的爱。多少邪情私欲曾以“不被爱”之名蔓延,犯下诸多罪孽。没有什么可以归咎给环境的,只能归算为自己在爱这个部分罪孽深重。

至于单恋别人的经历,对比了一下其他人描述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那我不算有过什么单恋,只能算单想。多半只是从自我中心的角度渴望婚姻,本着大龄单身姊妹惨淡的现实,宁滥勿缺地假想一段时间某人与我可能合适而已,与爱谁无关。

无论是单恋还是被单恋,我想女性最需要过关的其实是“爱”这个简直可以上升为人生难题的事,其中缘由可以细细去考察《创世记》第三章里“你必恋慕你的丈夫”那段,以及著名的《约翰福音》第三章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把这两处经文读通了,断开爱的捆锁指日可待。

现代很多女性很容易明白“爱”的解药不是结婚,却不容易明白片面的女性独立或女性主义也不是解药。以写出《第二性》的波伏娃为例,她能从婚姻这个形式里解脱,在个人成就方面也颇令人瞩目,但却依然无法从“恋慕”中解脱,她的情史赫然展示着一颗对爱饥渴难忍的撒玛利亚妇人之心。

上帝为夏娃及其女儿们预备的解药是十字架上的爱,这爱如同深海,过于人所能测度的。进入这爱中,如19世纪英国牧师乌大维·温思娄(Octavius
Winslow)所写,我们的心必如花绽放,脱离被掳;盛开,在生命、自由和美好中翱翔。

主持人:武颖;文章出自《境界》电子杂志 
微信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