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拥抱每一天

你喜欢自己吗?

 

收听     


智慧语录
20170111——荣天、萍萍整理


亲爱的朋友,你喜欢自己吗?若是不喜欢,那是为什么呢?是什么原因让你感到自卑呢?今天凌云要将一首小诗《我问小草》送给你,希望这首小诗能够带给你非常重要的启迪,帮助你从今往后能够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你自己。


我问小草


我问小草:你独自在悬崖边,孤独吗?


孤独?世间有那么多的人都比我更孤独。虽然他们身处闹市,心却毫无寄托!我虽然长在悬崖边,可我扎根大自然,我装点大自然,给大自然点点绿色,我心里充实,我不孤独!


我问小草:同为上帝的造物,你没有牡丹的高贵,没有茉莉的清香,没有玫瑰的娇媚,没有兰花的惊艳,你嫉妒吗?


嫉妒?我不知道比较。我知道我生来就这样,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我喜欢自己的独特,也赞赏他人的美丽。无论是牡丹、茉莉,玫瑰,还是兰花,他们有他们的使命,我也有我的职责,默默地奉献自己的一点绿,我知足,我不嫉妒!


我问小草:有人伤害了你,背叛了你,一次你原谅吗?如果又一次揭开了你的伤口,撒上了盐,你还原谅吗?


小草回答:问问你的内心,他还值得你要吗?他如果被原谅过一次,可还重蹈覆辙,这样的人就不值得你留恋了。珍惜该珍惜的人,放手该放手的人,让自己的生活——风来花自开!


惟愿每个人都能像小草一般坚强,像小草一般通透,看得开,放得下。少一点抱怨,少一点伤害;活得豁达,活得坦荡,活得自在,活得洒脱。


很喜欢多年前读过的一首小诗,“假如我是我,那是因为我生来如此。假如你是你,那是因为你生来如此。假如因为你而我是我,假如因为我而你是你,那么,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


“神啊,我的肺腑是您所造的;我在母腹中,您已覆庇我。我要称谢您,因我受造奇妙可畏;您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未成形的体质,您的眼早已看见了;您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您都写在您的册上了。神啊,您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诗歌:《小草》

 

《圣诞快乐》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
2005年的法国电影《圣诞快乐》的剧情,如果你厌倦了圣诞老人、小精灵和吸血鬼这类俗气的美国贺岁片,今年的圣诞节不妨找这部片子来看看吧。
平安夜的傍晚,就在这个不可思议的“背叛”事件发生之前,德军、法苏联军各自在他们的壕沟里庆祝圣诞,热情的苏格兰士兵,吹着风笛,寒风中吐着热气,他们唱了几首来自家乡的圣诞歌谣,粗犷的歌声在冷峻的月夜里,格外地清晰;而在另一边,对峙的壕沟里,德国士兵静静地听着敌人的咏唱。

忽然间,德军里有一个士兵叫史柏,他是一位志愿赴前线劳军的男高音,用他训练有素的古典美声,唱出了平安夜,他洪亮的声音更具穿透力,在严寒的冬夜里,平安夜的旋律震撼着每一个渴求和平的心灵。

这时候,远方敌军处传来苏格兰风笛的伴奏应和。就这样,交战的双方竟然在同一个旋律上共鸣,如胶似漆。音乐里,和声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可是这一缕和声却是发自敌人,多么诡异而不合情理。士兵们望着眼下这个用来作战杀人的壕沟,耳中听着平安夜的歌词,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写一段被后世传颂的历史。


“平安夜,圣善夜,

神子爱,光皎洁,

救赎宏恩的黎明来到,

圣容发出来荣光普照,

耶稣我主降生,耶稣我主降生。”


带队的德国军官,耐着性子听完平安夜,心想一曲唱毕,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在战场上敌友不分是多危险的事!然而此时,敌营的风笛吹出了另一首家喻户晓的圣诞诗歌“齐来,宗主信徒”的前奏,意犹未尽的史柏又跟着唱了起来。这一次,他举起一棵点满灯的小圣诞树,大胆地走出了壕沟,跨入了交战中线区,此时,所有人都屏息了,这个举动可太危险,一个法国士兵校正了他的枪枝,根据战时的军令,他要准备射杀这个跨越中线的“敌人”,但很快地,他被一旁的军官挡下。

史柏的“齐来,宗主信徒”是用拉丁文唱的,这一下,信天主教的法国士兵也跟着哼了起来:

“齐来,宗主信徒,快乐又欢欣,
齐来,一齐来,大家上伯利恒,

来朝见圣婴,天使君王降生,

齐来虔诚同崇拜,齐来虔诚同崇拜,

齐来虔诚同崇拜,主耶稣基督。”


这首诗歌仿佛成了抛弃民族大义的催化剂,既然歌词说“齐来,宗主信徒”,就不分德国、法国、和苏格兰。大家都是信徒,敬拜同一位圣子耶稣基督。

眼看事情已经演变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悠扬的圣诞诗歌中,带队的法苏德三方军官,走进了中线,没经过上级授权,他们自作主张地商议,圣诞夜休战!

其实,带头的军官们都知道,这是个愚蠢而危险的决定,将来还要面对后果严重的军法审判。但是,人心灵深处有一个饥渴,一份对普世和平的追寻,四海之内皆兄弟,是理性无法阻挡的,是民族大义无法泯灭的。如果在战争中,平安是一种奢侈,那么,还有什么时刻比平安夜更有权利支取这种奢侈?毕竟,平安夜是为了记念“和平的君”耶稣基督的降世。耶稣进入人类的历史,为要“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以弗所书》
2:14)”使神与人,人与人和好。
在欢呼声中,士兵们用德文、法文和英文互道圣诞快乐,他们交换了巧克力和香槟酒,分享家人的照片,他们发现在战场上彼此憎恨的敌人,原来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家庭背景和相似的故事,他们有论及婚嫁的女友、有朝夕盼望儿子能平安返家的父母、有深爱的妻子和儿女……那天晚上,苏格兰随军的神父帕尔默为他们举行了圣诞弥撒。《圣经》说:“因为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赛亚书》
96
夜深了,在白雪覆盖的战地里,士兵们的心被深深地触动,如果明天没有战争,世界将是何等的美好?

第二天圣诞节的早晨,三方的军官在一起喝咖啡,一起决定他们要用这个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来埋葬几天前战亡的同袍。葬礼后,士兵们分队踢足球,战场上的敌人此时已经成为球场上的朋友,他们开始怀疑这场血腥战争的价值是什么,究竟为何而战,为谁而战,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

无可避免的,休战事件过后,三方的军官和士兵都受到了严厉的处分。随军的苏格兰神父被召回,主教训斥他污辱了圣职。随即,在对新进神职人员的精神训话里,主教重申德国人的邪恶,他呼吁,每一个苏格兰人都有从上帝来的托付,要消灭德国人。

当德军、法军和苏格兰军回到各自的战壕,一位接管法苏联军的长官,下令射杀跨越中线的德国士兵,苏格兰士兵拒绝听令开枪,长官气急败坏地再三催促,最后他们故意射偏示警。眼看兄弟们已化敌为友,无法再战,德国士兵被召回,送上了一列火车,转调至东线德俄战场,并且当途经德国时,不准返家休假,以此惩处。在火车上,弟兄们凝视着窗外那片熟悉的家乡草原,口中哼着从苏格兰弟兄哪儿学到的歌谣


I’m dreaming of home”:
“我听见山里的鸟唱,

我听见澎湃的河流,

曾经,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

现在,我再度被这样的感觉环绕,

如此清晰,如此嘹亮。

我站在这里,

我的家乡,我将永远渴望你,

我是如此的孤单,我渴望你……”


将近一百年过去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里无数的大小战役,随着参战亲人的逝去,渐渐地被人淡忘。但是这一场平安之役,将会永远被世人记念。在那个战火和硝烟漫天的平安夜里,有一群勇敢的军人,跨出了种族、国家、仇恨和严肃的军纪,他们放下了手中的枪炮,走出了沾满血迹的壕沟。他们向历史宣告,追寻和平其实比诉诸战争更需要勇气。


《路加福音》告诉我们:“在至高之处荣耀归给神,在地上平安归给他所喜悦的人。”二千年前,天使的宣告依然回荡在我们耳边。


朗读:天路客郦志坚;天路客微信号码:
GoodStoryGoodVoice


诗歌:《使我作你和平之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