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亲情不断电

圣诞送大礼——音乐诗歌见证专辑:爱笑的眼睛——小羊的自白

 

亲情不断电161223——青草地整理

收听     
圣诞送大礼——音乐诗歌见证专辑:爱笑的眼睛——《小羊的自白》。
这个专辑经历的4年的时间,在制作当中我们遇到很多的困难,因为要跨过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感恩的是,现在已经完成。
之前我们听过文洁的见证,不知道的是,她还有很好的音乐创作的才能,这个专辑记载了很多的生命改变的故事。通过这个诗歌见证专辑能够从中看到神医治的大能!通过文洁的见证,从她的身上,看到神奇妙的大能!
梦远:刚刚听到的这首歌曲是文洁演唱的《小羊的自白》,我还记得当初陪伴她的妈妈来到录音室,为了录制这首歌曲,文洁心中很雀跃,眼中充满着期盼,她真的想要用尽全部的心,把这首歌唱好,但其实她当时来到录音棚之前身体并不是太舒服,她为了能够长时间的在录音棚完成录音的制作,甚至拒绝在进入录音棚之前吃任何的东西。因为她真的是想完美的把这首歌呈献给听众朋友们。
她做到了!每一次,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都会流眼泪,因为除了她的声音,我无法忘记她和她妈妈的身影。因为当时在录音棚只能有一个人陪伴文洁,所以她的妈妈就留在录音棚之内陪伴着她,我是和录音师在外面的控音室里听她演唱。看到她们两个人,一个坚强的,站在话筒面前,为了能够把声音表现的最好,文洁每一次演唱的时候,都是站在话筒面前,一次又一次,按照录音师的要求,一遍又一遍的努力的尝试。而她的妈妈距离她大概有几步之遥,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一直跪在那里祷告。一直跪在那里没有离开过,用她的祷告陪伴了文洁好几个小时,完成了这一首歌的录制。
其实见到文洁这个女孩,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跟大家分享,我以为,已经重病多年的她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娇滴滴,可是文洁却是一个非常坚韧的女孩,她能够尽她的努力自理她自己的生活,虽然她的眼睛看不到,可是,当她和妈妈住到酒店房间的时候,她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可以完全自理了。在酒店的房间里面进出自由。
因为我们要坐车到录音棚需要走一点路,我牵着她的手臂,其实我很紧张,因我很担心她会跌跤,体贴的文洁意识到了我心中的紧张,用她甜美的声音跟我说:“梦远姐姐,你是第一次搀着盲人走路把?没关系的,我可以跟上你的步子。你放心走就好了。”那一刻,我的眼泪几乎要出来了,就是这个不仅声音甜美,心里更加甜美体贴的女孩儿,使我被爱充的满满的。
因着文洁妈妈的努力、陪伴,文洁依然保有着非常单纯的少女的心思,在她的眼中,世界是纯净的。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声音才会透露着天堂般的纯净!
她还录制了一首歌叫《我还有梦》,因为这是第二首歌,在录制的时候,文洁的身体和体力真的是达到了极限,她真的坚强,依靠着母亲祷告的陪伴,终于完成了这一首《我还有梦》。我无法用言语说出的感恩,是因为通过她们,我真的可以看到那一双大手,是一双有钉痕的大手、是一双永不改变,永不离开的大手。借此圣诞的日子,文洁和妈妈,梦远在这里要再一次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面,虽然很短的两日,可是,是你们把坚定的信心、温馨的爱、永恒的盼望,深深的烙印在我心里。谢谢你们,把自己的生命当做礼物送给我,也祝愿听众朋友们,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可以收到文洁送给你们的这一份特别的礼物!
结尾歌曲:《圣经告诉你》

 

 

2016年10月27日 亲情不断电

王晨全家都信主了!

 

亲情不断电161027——洋洋整理
收听     
美玲:刘姐妹,当你知道你儿子得了癌症的时候,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刘姐妹:我当时知道后就感觉天塌了一样,那以前虽然有各种原因不开心,但想起来以前都是很顺利的,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应该是很幼稚的,因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苦难。但那一下我就觉得是我不能承担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办。
美玲:当时知道你还没信耶稣,会不会想尽各种方法想让你的儿子能够好起来?
刘姐妹:病急乱投医,我原来就对佛教比较感兴趣,但也一直没有去拜佛啊什么的,孩子生病以后,我就开始很努力地追求这方面,一方面在努力给孩子求医照顾他,一方面我也感觉是出于自己的无奈,去追求精神世界的帮助,就会去念经、拜佛,当时就知道这些好像能救我,所以很努力。
美玲:到加拿大后,疾病复发,这个对你来讲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呢?
刘姐妹:对的,因为我们是在治疗后觉得问题不大了,才来加拿大的。结果他一复发,我们的整个生活就被打乱了,我觉得自己也处理不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又回国了。
美玲:那后来是什么让你改变自己的信仰,成为基督徒追随主耶稣的呢?
刘姐妹:其实在国内时我去过一次教会,当时是碍于面子跟一个朋友去的,那次因为很不习惯,感觉像传销,所以回家后我就把原本摘掉的佛像又摆了回去。以至于后来我们家就出现了很尴尬的场面,周末儿子去教会,我去寺庙,他读他的圣经,我念我的佛经,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念经孩子心里是多么痛苦挣扎。后来我就觉得我念经也这么久了,孩子的病也没见好,好像没什么效果。我就下决心不念经了,就跟着儿子去教会。当时也只是做了这么个决定,并不是说心里接受什么东西,后来经过慕道、神的带领,才知道这是真理。
美玲: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让你觉得要跟随主耶稣,而不是为了孩子信神呢?
刘姐妹:在国内刚开始很不容易接受基督教,因为人更愿意相信在世上的事。哥林多前书1:21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然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有了认识比较才知道什么是真理。我先生最近也受洗了,他也是在看了我们的见证,跟我们去教会后慢慢转变的。
美玲:王晨,你信主后疾病又复发了,后来是怎样有信心跟随主呢?
王晨:我的受洗和癌症复发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当时思想也挣扎过,但一直未曾放下信仰的力量,因为我知道他是赐平安的神。我回国后也一直在寻找属灵的家。我们的神是真实的,他会通过圣经、祷告告诉你,身体的苦难是暂时的,因为你会有更永久美好的盼望,在天上,不是在世上,不是在不堪一击的身上。把神放在第一位,家人就会有很大的变化。我爸爸也曾经一度出现思想摇摆,我就会和他很正经地、理性地谈论信仰,他也慢慢地从心里真正接受了,看到爸爸妈妈的改变,我知道我们家有一个共同的救主,掌权的阿爸父,什么事情在他面前都会变得平安、圣洁。
感谢主!在我上一段疗法宣布无效的时候,一位医生介绍了一种新的实验疗法,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而且现在我的气色和身体状况都特别好。
以前在面对自己同学找到工作、迎接婚姻时,自己也会问为什么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这样的负面想法会被神的平安、喜乐瞬间打掉,你只要好好在神里面亲近他,尊崇他的旨意,在地上追求积极的事,去追求神喜悦的事情,不要去追求神不喜悦的、虚妄的事。所以,做好自己的灵修,做好自己在这世上该做的事,剩下的就要学会交托。当我们的生命走到尽头,当主的审判来临,当我们归到天家,在神的边上的时候,再回头看自己世上的一生会发现,我们每个祷告神都作了回应,只不过不是以当时我们想要的方式回应。
只要亲近主,靠这样一条永生的路不走偏的话,我们地上生命的结束后,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等着我们度过永生。所以,即使我的病真的没有医好,我也不会埋怨神,因为医好、医不好不是医生、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而是神决定的。所以,我不害怕死亡。
刘姐妹:以赛亚书
55:9“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们不要试着去理解神的作为,最重要的是去感受他。

2016年10月26日 亲情不断电

身患癌症认识了神

 

亲情不断电161026——路过整理
收听     
这是一个年轻人的故事,十七岁的豆蔻年华,突然一天接到癌症这样噩耗的时候,他如何面对他人生如此的巨变?他的爸爸妈妈又如何接受得了?在他们的生命当中又怎样的改变呢?
王晨:听众大家好,我叫王晨,我从中国大陆的河南郑州来,2011年和父母一起移民来到这里,这和加拿大的一些移民政策有关系,和我妈妈当时的工作也是非常的对口,再加上我有亲戚,一些朋友,还有舅舅,也已经在温哥华定居很长时间。加拿大这个地方,在我从小的印象里面是非常美丽、非常发达的一个西方国家,所以说,当时有了这个机会以后,我们全家也非常高兴,办的过程也非常的顺利,最终能让我们达成这样一个愿望。
我小时候的家庭环境,还有经济方面都是属于中等靠上的一个水平,所以小时候没有经历一点点会让自己感觉很苦恼的事情,可以说是有一点点被娇惯了。爸爸妈妈对我要求的满足也基本上能达到,我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超乎需求的想法,家庭环境还是非常和睦的,在外人看来我是一个还比较懂事的孩子,爸爸妈妈有很体面的工作,可以说是非常幸福的一个家庭。
2010年的6月份,当时正是我们移民马上要动身的时间,妈妈已经在温哥华,在做一些移民前的准备,而我却被确诊为癌症!得这个病的原因,我想是在上高二的时候学习比较紧张,尤其是我们河南省每年参加高考的人数都是最多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只是因为觉得自己年轻,也没有什么理由比别人落后,所以就在学习方面非常地刻苦。当然也因为天资的一些问题,我的成绩并不是很拔尖,但我是非常的刻苦努力,导致身体上会有一些不适经常会被忽略掉。但是到了那一年春夏之交大概四五月份的时候,家人就发现我的脸色非常的不正常,惨白的一种颜色,嘴唇完全是白色的,然后人也瘦了很多,包括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一些盗汗的症状。后来在家人的坚持下,带我去做了体检。因为年轻人对身体的消耗是很大的,不是考虑健康的年纪,所以现在想起来也是非常后悔,没有去重视自己的身体。一检查出来,官方的名称叫“霍喜金淋巴瘤”或者是淋巴癌,当时是17周岁。
当时是我爸爸一个人陪着我,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很快停止在温哥华的准备工作,马上回到国内,一起陪我看病。当时确诊以后是夏天,整个下半年都是在北京看病。2011年的3月份,在做完我的自体干细胞移植之后,治疗算是告一段落,我们才真正地登陆温哥华。
因为大人和医生的整个讨论过程当中,我也基本上没有参与,给我的反馈都是这种病里边儿最轻的,治愈率最高的,存活率、生存质量是最好的。所以我当时并不担心,而且从这种比较繁重的学业当中解脱出来,还会有一丝丝小小的兴奋。
在北京治疗从2010年的6月底开始一共有9个月的时间,算是一段比较辛苦但是并不算痛苦的时间。小时候身体底子比较好,家人对我情绪上的关照,包括一些饮食上,父母、家人、朋友都提供了很多资源,包括很多朋友送的一些营养品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一是年轻,二是刚刚得了这个病对药的适应性非常好,所以初期的治疗非常非常好,到后来我有一段时间也胖起来了,精神也好起来了。每天去电影院或者到相声馆去听相声,各种因素综合起来,当时是一段非常辛苦,但是绝对不是痛苦的一段经历。对一个癌症病人来说,我的状态是非常非常好的,任何活动都没有受到限制,胃口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非常好的。
转过年来,2011年的年初的时候,家人看到持续的化疗对整个治愈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过多的化疗会对身体带来副作用。尤其是我在很年轻的情况下,整个后半生没有人能够预估。家人就决定用一个终极的方法,选择做自体的干细胞移植,在2011年的3月份,我们选择了做移植。
当时所有人的期待,或者医生的预期都是这样的,针对这样的疾病和你的个人状况,一个最终极的方法就是干细胞移植,会完全治愈的。而当时做完的事实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印证了我们的想法。因为做完干细胞移植后,我2011年的3月份初次登陆温哥华的时候,认识我的朋友都跟我说,王晨,你的癌症是已经翻过去的一页了,已经是你的历史了,所以说你现在就要往前看。包括我自己,包括父母,没有人再考虑癌症这个事情了。因为,确实心理上认为,干细胞移植,医生说是一个终极的绝招,已经做了,而且我自己感觉又这么好,肯定已经是历史,是过去了。现在想起来,当时那段时间过得是非常快乐的。但是做了很多为我后期复发埋下伏笔的动作,包括剧烈运动,包括心里比较着急,开始去上学,做了很多不利于癌症刚刚恢复的病人后期恢复的一些事情,可以说和后期的复发有很大关系。
过了一段时间并不是很长,2011年的3月份做完移植之后,大概在2012年的年初就已经感觉到一些不适了,会时常有发低烧。2012年的春天已经发展到很严重了,已经发展到骨头里面,当时非常非常的疼,每天在用完各种止痛药之后希望可以稍微缓和一下,可以去睡一觉,但是是非常痛苦的一个状况,直接导致我们在2012年的5月份的时候对这边的治疗已经失去信心了,所以就回国了。
刚刚回国的时候不希望再看西医了,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做了很多西医上副作用很大的治疗手段,所以当时刚回国的时候考虑的是中医,但是刚回国的前一段时间,并没有找到太好的中医,这种疼痛持续了大概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在那种情况下一两个月是非常难熬的,所以说还是没有坚持住。在2012年的夏天,大概7月份的时候又去找西医了。去的是某血液病研究所,在国内这方面也是非常权威的一个医院,做了两个疗程的化疗,后来因为效果不好,并且花费实在是太高了,所以说又一次放弃西医了。
因为放弃西医之后,疼痛又一次的失控了。后来在8月份的时候,一位朋友就推荐我们在河南的一位老中医,他有一种奇特的方法,自己配的一种药膏敷在痛处,对他的看法就是试试看的心态,这位老中医的方法,可以说是彻底根治了我的骨头痛,我在不久之前身体不太好的情况下,还是会敷一敷这位老中医的药。
2012年的夏天是一个令人非常绝望的时候,但是真是祷告托住了我们,妈妈当时也已经信主。神给我们的试炼再次印证了没有超过我们所能承受的。这样一次次地把我们从很绝望的环境中拯救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信主的过程,如果神做工的话,在主里真的只有顺服,相信真的是好。现在想起来这一切的安排都是非常奇妙的,任何一个中间的步骤,或者时间的一个点错开的话,我甚至到现在可能还没有认识上帝。当时刚来温哥华之后,包括我也提到我的舅舅是很久的加拿大的公民,他在上海一起念大学的同学在教会做传道,也就是我们现在参加聚会的教会的传道,当时,舅舅就把他从教会邀请到我们家里边。我不记得传道人跟我讲太多关于属灵方面的东西,只是说,希望我先去,周日下午有一个聚会,聚会完了还有一个年轻人的聚会,你有没有兴趣去。当时我因为刚来加拿大,生活上因为生病的原因没有太多的朋友,可以说是非常高兴就答应了。在电视上,包括国外的电影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自己第一次去也是非常兴奋,当然牧师讲道的内容几乎是完全没有听懂的,只是到后来有一个介绍新朋友的环节,我很高兴地向大家介绍了我自己,大家表现出对我的欢迎,真的是让我到现在还记忆尤新,尤其是这样一些完全陌生的人,他们会有那样温暖的笑容,像家人一样接待你的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仍然会非常温暖。教会中有一位弟兄当时就住在我们家对面,他每个星期接送我到教会非常方便,我非常感兴趣,更多地溶入更多的群体,所以当时每个星期都在去。
那时候对于我来说,信不信主还很难说,因为像主耶稣、上帝这些概念只是存在于课本和一些国外电影中间,但是并没有想过他在一个人的生命当中,包括对我们现在整个生活的世界会有这样一个巨大的,完全是超乎万有之上这种影响。在我去了信友堂第一次之后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有一次夏天的福音营,周五晚上到周末的营会,有很多教会的弟兄姊妹,有很多的慕道友,欢迎所有人来参加,当时传道人让我报名的时候,我就很高兴地报名了。营会上会有牧师的布道,一些关于福音的活动。当时就在牧师的布道会上,牧师在台上呼召,有谁希望让主耶稣,让天父上帝做你一生的救主,可以得到永生。当时我就举手了,当时我不是特别清楚那次举手意味着什么,因为我确实心里边有一丝丝的感动。很多人都听说过一句话,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但是我总是隐隐觉得,在任何事情都没有真理的情况下,一定会,而且要有一个绝对的真理,来统领这一切不是真理的东西,而且这个真理一定会是永恒的,一定会是不能改变的,不因时间、地点或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的。
我可能当时只是把我心里面所想的那种一直存在我心中的那个永恒的真理,和牧师站在台上所讲的上帝又联想在一起了,所以我就把手举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举手就是决志,就是从心里面接受上帝和主耶稣基督做一生的救主,我们从此要与之前追求虚妄东西的“老我”做告别,从此就平安喜乐地和弟兄姊妹一起同行这条天路。
当时在福音营决志以后逐渐参加了一些包括牧师或传道推荐我上的一些课,对《圣经》上知识性内容的了解,对我信心的建立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如果只是空喊一些口号的话,可能你的牧师在台上喊得再响,那些你觉得很空洞的话,你永远不会接受他。后来上了一些真理班,包括在下面的时间自己对《圣经》的了解,逐渐帮我建立起了信心,我知道我原来心中那个小小的一个永恒真理的概念,就是我们现在所敬拜的神,也就是上帝。但是后来随着我对《圣经》的了解,和不间断参加主日敬拜,真的是对我信心的建立和对我之前对基督教、耶稣和神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是6月份决志,在转过年来的年初,也就是大约半年的时间,我的病情再次复发了。2012年初春,最痛苦的时间正好赶上我要受洗的时候。因为当时准备参加2012年复活节的洗礼,但是那个时候身体又不太好,心里的想法很自然地就认为,受洗也算一个正式的象征吧,真的是被纳入神的家庭中,会不会有一些奇迹的发生?但是按事实来说,并没有。受洗对我整个的身体上可能没有随着当时那种幼稚的想法会对身体上产生什么改变,病情还是没有被控制住。但是受洗恰好是在那个时间点上,当时对神有一点抱怨的心情,但是当时听道听的比较多了,对整个福音的了解都是有一定基础了,所以说,也没有想过我一受洗,第二天睡一觉,神就把我给治好了,并不是这样的。
诗歌:信靠
“>收听专辑 :你爱永不变

2016年10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郭晓庄的戏剧人生(2)

 

亲情不断电161025——书恋多加o-men*整理
收听     
欢迎收听亲情不断电,我们来听听郭晓庄老师的另类亲情故事:
我家里有七个小孩,两个姐姐在大陆,我是老三。我们家都是近视眼,就我不是近视眼,现在感谢神,来到台湾认识了神,神真的恩待我,为我预备了一个爱我的家庭,顺服、蒙福、孝顺得福。回头看学京剧非常辛苦,可是神真的恩待我,
我是家中的宝贝,又是神的宝贝,一直都在做宝贝。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我却不觉得遗憾,认识神之后能够去荣耀他,因为知道真的是不配的人,当你越认识神,神也让你感恩,自己也很清楚,所以每一天大家看到我都是非常喜乐,这份喜乐是认识神才能够找到的那个平安喜乐。
父亲都快一百岁了,头脑清楚、自制力强、身体非常好,他怕我累常常叫我去休息。他一直陪着我,没有上班,因为我们家做生意,所以他有时间就随时来看我有没有练功,或有什么问题。我创办了雅音到世界各地,他也去帮忙在里面录音,大家称他老团长。我的演出父亲都有参与,有一次在纽约演出,发生的一件事很感人。那天演完之后,我父亲想听听录音录得好不好,不跟我们去吃宵夜,就在我们吃吃宵夜的时候,父亲所在的那栋楼着火了,父亲什么都没拿,只带着雅音资料逃出来。等我回到酒店,知道酒店着火,我真是吓坏了。所以说父亲真的是神差派来的,感谢主。
我尤其觉得艺术家很重要,对我们身心灵很重要,因为在舞台上不是演个人,要扮演那么多角色,有时是公主、宰相、梦丽君,如果生活上过得忧愁,就没有办法展现那个气度。后来四十六岁我就退休了,从新学习生活,神也是让我看见生活很重要,看到很多名角生前风光,对自己生活不懂打理,身后也就看得落寞。我四十六岁的时候,父亲教我怎样持家,母亲从细节上教我,你要积少成多,要懂得储蓄。母亲做生意每天挣的钱都会拿出一部分储蓄。父亲给我看见为人大方,那种给予觉得都是身教。所以觉得很有福气,还有这位永恒的阿爸父。
节目最后让我们来听过老师用京剧唱的《诗篇》二十三篇: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宴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2016年10月24日 亲情不断电

郭晓庄的戏剧人生(1)

 

亲情不断电161024——霜叶整理
收听     
戏剧是大有讲究的,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国剧大师级人物——郭晓庄老师,郭老师堪称台湾的奇女子,今天不远万里来到我们亲情录音室,跟我们聊聊她的戏剧人生,她人生里的亲情:
我是生长在台湾,从七岁半就开始学习京剧。在京剧的工作将近四十年的时间,我非常感恩认识了主耶稣基督,回头这一生都是他给了我美好的旨意。
我在十五岁就认识了戏剧大师于大刚教授,他们夫妻就像我的父母,不但耐心地教我诗词,还常常带我到各个公园去学习,因为他觉得艺术是从你的诗词、你的眼睛、你的内心发出来的,所以他一步一步带领我认识这个京剧。
我父亲也特别热爱京剧,所以我七岁半的时候正赶上戏曲学校招生,他就问我要不要试试去学京剧,我爱父亲,我就跟着父亲去报名了。在学习戏剧的头七年,是练基本功,很苦,但是我的父亲没有让我一个人孤单的承受,父亲在每个关键时刻,对我都有一个正确的指引,给我一个对的方向。比如,父亲常常为了我的生活,跟戏剧大师在电话里说七八个小时。因为他觉得演员的生活应该很单纯,所以规定我除了演出,每天晚上九点之前一定要回家。
大家看到我后来在台湾能够改革京剧,然后得到那么多的殊荣,其实这个过程真是非常感谢主给了我那么好、那么爱我的家人和老师、长辈、好朋友带领着我来完成对我这一生的计划。
回想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登台演出,是演一个宫女,大师姐给我化妆的时候,我好开心啊!但是因为我家都是有那个肥胖基因,女主角看见我的时候就说:“这个宫女怎么又肥又丑?”她就要换人,我自尊心很受伤,泪水就在眼睛里转。但是感谢神给了我一个正面的思想,从那时候起,我就立志,一定要从丑小鸭变成天鹅。
过了两天,父亲来看我,我就哭了,我说,我不要学了,父亲说,为什么?我说人家嫌我又胖有丑。我父亲说:“女儿,你要把泪水,换成汗水,你要练私功。”我有一个理由就是,我没有刀枪、靶子,父亲就为我定制了刀枪、靶子。我练了几天,父亲并没有来看,我心想,你不来看,我为什么要练?可是我那天没有练,父亲就来了。他说,你怎么没有练?我说,我练了几天,你都没有来。父亲说:“女儿,你练私功,不是为父亲,是为你自己。”父亲这句话,一直使我受益,在京剧事业这四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停过私功。我五十三岁认识耶稣成为基督徒,我仍然已经养成习惯要练私功,就是要背神的话,要读圣经。越认识神,越是敬畏,生命也可以柔软和更新。懂得了感恩,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不懂、不配的。真的认识到神在造就我,我真的是一个很蒙福的人。
那个时候,戏剧大师要为我编写新剧的时候,很多老师都不看好我,我的父亲居然为了我跟名师学唱,竟然把我们整个家从板桥搬到台北,跟名琴师家就隔一条马路,住在他家对面。新家住进去,客厅墙面全部安装了镜子,就是变成了我的排练室。我父亲就跟我的弟弟妹妹说:“我们要帮助姐姐成为一个艺术家。”
后来,因为我跟戏剧大师学习京剧,听父亲的话我练私功,七年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剧团。进入剧团之后,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就成为了女主角。那时候就开始拍电影、演电视剧,而且演的都是女主角。那后来我觉得拍电影、演电视剧可以赚很多钱,所以我跟父亲说:“不要当京剧演员,好苦(因为每天要练功),我要拍电影。”那时候电影公司就要跟我签约,就希望我成为他们的正式演员。我父亲就鼓励我一句话,他说:“当明星也很好,但是女儿你要记得,明星可以一夜成名,但是它也有时间性的,不像京剧,京剧比较有艺术价值。”就像我现在六十多岁,我仍然可以演十八岁的少女。只要你保持的好,你就一直可以做女主角。所以这都是我父亲给我的正确的指引。
最重要就是戏剧大师在这时间对我的教导,一部一部为我编写新京剧,为我请到很多老师,唱功的、身段的,再加上他自己为我解说每一个词句,他叫我问很多问题……加上我父亲激励我,在拍电影那么忙的时间里,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文化大学。进入大学,接触到年轻人,才能够发现到,年轻人为什么都不看剧剧。就在我念大二的时候,戏剧大师心脏病突发去世在计程车上。我感到很突然,因为我非常感恩这个于老师,所以就化悲痛为力量,把眼泪擦干,更加用心、用功在京剧事业的改革上。
现在想起来,真是感恩神给我预备了这么好的家人,这么好的老师,赐给我智慧、谋略,也预备了拍电影挣的那么多钱,才创办了后来的“雅音”。因我父亲给我很好的身教,就是一生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所以我们家人很单纯,我也在那时候立下团规:雅音的庆功宴不喝酒。万一你喝了酒,他们对你不礼貌怎么办?就不让他们有机会犯罪。我觉得很多事情你要先有规划,所以立了团规。家有家规、团有团规,我们的圣经里也有诫命,我觉得雅音的策略来自神,还有爱。你当一个领导人一定要有爱,我创办雅音的时候,就当自己是一个仆人一样,当我第一个到的时候,我就把桌子、椅子、茶水准备好。在京剧界他们尊称我老板,在台湾尊称小姐,但是我就说,你们就叫我的名字,我跟你们一样,都是有一个相同的目的,为京剧改革。我觉得神给我顺服、谦卑,才能跟大家合作得愉快,凡事想到别人,我们大家相处的非常好,因为有爱
除了感谢老师的栽培、感谢父亲带领,我还要感谢我的母亲,我母亲对我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的。因为我做演员,嗓音非常重要,身材也需要控制,母亲就花尽心思为我做燕窝,做既有营养又不会长肉的食物。父亲为我剪报、弟弟妹妹为去我贴海报宣传。我们一家人关系非常好,母亲八十二岁心肌梗塞离开我,我非常难过,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一年多时间都活在泪水里,因为我没有结婚,所以跟父母亲的关系非常紧密,这一生都是父母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母亲一走,我又非常担心父亲再走,我就没有依靠,没有支柱了,所以我每天都很难过,以泪洗面,活在恐惧里面。就在那一年,我认识了上帝,在我受洗的那个晚上,我感受到温暖的爱和保护,一年多没有睡好觉,那天晚上睡得特别安稳,神的手从那时候就没有离开我
我心里不解的就是我母亲,她怎么可以舍得离开我?我这么孝顺她。神就让我翻到《启示录》第七章16到17节:“他们不再饥,他们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不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上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泉源。神必擦去他们的眼泪。”我就明白了,原来我的母亲是被上帝接走了,而且卸下了劳苦重担。她舍不得我,神也把她的眼泪擦干,同时,神也把我的眼泪擦干。
我认识主今年是第十年,父亲今年也一百岁了。父亲这一生这样培植我,从我七岁半进戏剧学校报名表,到我第一次登台的报纸剪贴,一直到我退休的那一天,父亲都认真地做了剪报保存着。我现在在台湾出了三本书,全靠父亲的些收集记录。以前那些演出是录影带,我父亲八十多岁还学习了剪接,把他们变成DVD。我退休以后台式文化为我出了书,也为我发行了DVD,其实就是因为父亲的爱。上帝差派了这么好的父亲来爱我,真的不舍得他老去,他一直到现在,睡觉的床上都放着两根拐杖,因为我和我小妹没有结婚,他觉得他还要保护我们。上帝让我认识了他,更让我知道,属世的父亲都这样爱我,何况天上的父呢?

2016年10月6日 亲情不断电

孩子是怎样被训练出来的?

 

亲情不断电161006——洋洋整理

收听     

梦远今天继续邀请您重温褚牧师及师母一家七口的故事。让我们跟他们一起走进亲情会客室。

娟子:今天我们继续回到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来,褚牧师和师母经历了五个孩子的成长,一定会有很多丰富的经验。昨天我就注意到您家老小在录音期间在外边很乖,请问他们是怎样被训练出来的呢?是不是每个孩子都这样呢?

牧师和师母:他们基本上都差不多。我相信父母在他们心里都会有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我把婚育课程学到的东西用到了他们身上。我当时在读书的时候就学到“界线”的观念。“界线”其实是一个责任,每个人都应当拥有自己的“界线”。在孩子很小大约八九个月的时候,他会想爬进来你的书房,我就会画一条线,当他想进来的时候我就拍拍他的手说:“不可以进来哦”;当他1岁多的时候,他就晓得不能去摁电脑;在十几个月大时,我记得有一次在家里跟教会的弟兄姐妹谈话,看到他想进来,然后我就走到他身边在地毯上画了一条线,于是他站在那边等等之后就绕开了,虽然他想进来,但是他不进来。万一孩子们有越界时,我们也不可能打他们,而是应该按不同年纪适当地处理,比如去洗手间罚站、数数等。这些东西应该慢慢地推到他们长大,父母要耐心地灌输这些,这样他们长大后我们就会轻松很多。我们家老小在八九个月时有一次生病,连续三个晚上都在1点钟醒来,我们每次都喂她奶水,第四天照样醒来,我们就改变了策略,我们觉得他应该负他的责任,所以没有继续喂奶水,他一直连续哭了45分钟,到了第5、6天晚上时,他就不再哭了。父母亲的毅力一定要比孩子强。因为孩子他没有别的目标,孩子的一切都是从父母来的,如果父母不能控制孩子的话,孩子就会控制你。一岁多的孩子已经可以学到蛮多的东西了,我们可以叫他们做很多事,比如吃东西时告诉他们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样他们就慢慢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娟子:我们在面对孩子的问题时,你们二位是如何充当不同角色的呢,比如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牧师和师母:其实我们基本是一致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因为孩子很精的,如果父母充当不同的角色,反而会让他们区别对待,不然他们会利用父母亲的矛盾得到自己的利益。孩子的问题其实反映的是父母的问题。

娟子:当面对他们不同年龄层时,我们应该有什么不同的教育方式呢?

牧师和师母:我们家老大已经上大学了,所以我们跟他像朋友。中间三个呢,他们主要把精力放在学业上,基本没时间玩的。小的在家的时间比较多,我们就跟他有比较多的互动,比如每天安排他念念书,写写字等,给他一个好的生活习惯。孩子们虽然身在国外,但基本都能顺利的进行中文的听说读写,这也是得益于师母平时的教导,比如在他们八、九、十岁时每天安排半个小时练习书写中文。

娟子:请问师母您对做小小孩的母亲有些什么建议?还有就是在家庭当中有了孩子后夫妻关系应该怎样相处?

师母:我想对带小小孩的妈妈们有两点提醒:第一就是当我们在照顾小孩的时候,我们自己身心很疲累,那我们自己也需要照顾,把自己照顾好才有快乐的心情照顾孩子,比如可以让亲戚朋友带一带孩子我们就可以出去散散心,做个发型,来一个time-out,从而让自己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第二就是要安排和另一半的约会。比如在孩子睡了以后,可以跟先生有一个高品质的二人时间,从中可以了解他最近的状况,他在做什么,需要什么,从而不会使双方忽略对方。

牧师:爱太太是爱孩子最好的方法。孩子变成小皇帝特别难管很大原因是由于父母缺少了权威,这样孩子就很容易越过界,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朋友关系要以父母的权威为基础。

娟子:那您在新的一年或工作中有什么期望呢?

牧师:希望孩子们能健康成长。也希望我的事奉能接触更多的教会,能唤起更多人注意到这方面的学习,当父母关系改进后,跟孩子的关系就会得到改进。

2016年10月5日 亲情不断电

家有儿女分母爱

 

亲情不断电161005——水玲珑整理
收听     
前两天在节目中聊了婚姻和家庭,今天主要来聊聊孩子。
我们(褚牧师、师母)一共有五个孩子,每个孩子在成长中会有不同的脾气,家长需要去承载孩子成长中的喜怒哀乐。事实上我们在面对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是手足无措的,因为那个时候太年轻了,将孩子当做试验品来对待的。我们在有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老大已经12岁了,所以我们很能去带第二个孩子,会觉得第二个孩子非常可爱。我们每天和孩子玩,并且要看两本书,一本是怎样教育刚出生的孩子,一本是怎样教育稍微大一点的孩子。
最重要的是我们坚持母乳喂养,这样我们既可以跟孩子建立亲密的关系,又给了孩子最好的营养。我们也坚持自己带孩子,这样能够去带领孩子的方向,重要的是,在这期间建立的亲密关系是不容易消失的。在国内很多年轻的父母觉得自己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就将孩子交给老人带,很多年轻的妈妈觉得用母乳喂养身材会变形,就拒绝用母性喂养,直接是用奶粉喂养。我们要知道孩子是上帝给我们的一个产业,无论是品格还是营养方面,我们都需要好好注意,并且这种亲密关系是需要我们努力经营的。
父母要关心自己的孩子,不同阶段的孩子关心的角度要不一样。我们家老大现在已经21岁了,他学习和工作都是在多伦多,就住在家里,我们会在他有空闲的时候跟他聊聊天,问他最近情况怎么样,虽然他现在已经是成人了,我们还是需要进行很好地沟通,就像朋友间的交流一样。中间的几个孩子都是处在小学阶段,他们的学习是需要抓紧的,如果小学阶段的学习底子打不好的话,上中学就非常吃力了,所以我们会抓得比较紧。
作为母亲,不仅要照顾三餐、打扫卫生,而且要注意孩子的心理需要。老大已经很大了,除非在特殊的场合会有一些拥抱,平常就拍拍他的肩膀或者敲敲他的手臂,让他感觉到我在关心他,而且我会为他准备早饭和午饭。另外,因为他是一个成年人了,我们尊重他所作出的决定,不过会给他一些建议。而中间的三个孩子正处在学习阶段,我们会告诉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不应该做些什么。
我们这几个孩子的脾气都非常好,发生争执的机会很少,但是有些家长会担心孩子之间发生冲突,其实,冲突在一定情况下也是好的。作为人就是活在冲突中的,尤其是家里有很多孩子的时候,冲突可以让孩子学习到很多的东西。所以当冲突来的时候,不要害怕,要学习怎样去解决冲突。独生子女家庭也可以几个家庭在一起互动,这些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生冲突,但不管怎样,这正是孩子学习的一个机会。在教会的话,孩子可以参加主日学,他们可以在一起共同学习、共同成长。
当家里孩子比较多的时候,父母要把自己的爱均匀地分给孩子,但是,每个孩子有自己主观的感受,他们所领受到的爱也不一样,父母要特别注意。比如我们,我们会给孩子做蛋吃,他们喜欢把蛋全部搅成一糊之后再来煎,不是荷包蛋形式的,所以我在分的时候就尽量分均匀,并且在分完之后要让孩子自己挑选,不会自己去分,这样拿到的人心里的感受就不一样,尽量不要让孩子感觉到你偏心。
褚牧师、师母家的孩子都非常乖巧,小儿子现在就很安静地在录音棚外面听我们录音,为什么孩子会这么乖巧呢?欢迎收听我们明天的节目。

2016年10月4日 亲情不断电

男女大不同,夫妻要双赢

 

亲情不断电161004——Babyface整理
收听     
从圣经来讲我们都是罪人,即使成了基督徒之后我们还是会犯错,就是说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如果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表示两个人结婚在一起也不是完美的,意思就是功能上有些欠缺,因此我们都是功能不健全的家庭。不是功能好就表示这个家庭没有问题,而是一个健康的家庭它不需要完美,但是当它出了问题之后,它知道怎么去修复,能够恢复关系,这就指功能正常的一个家庭。其实每个家庭都会有瑕疵,矛盾、冲突永远不会停的。
我们今天之所以成为自己本身这个人,不是昨天和今天的结合,而是许许多多的昨天累积成我们今天是怎么样的人,这就牵扯到我们原生家庭的影响。有的人可能会采取主动,有的人会比较被动,因此在结婚之后两个人需要认识他们自己,也就是了解原生家庭对他们所产生的影响。或者他们能够从里面走出来,成为两个人可以健康的互动。如果不知道的话,就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这个过程需要我们去学习,因为我们都是受到以前的影响。
男女天生有很大的差别,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他下了班之后可以继续做他的事情,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对女性来讲,她需要有人沟通,需要能够讲出心里的话语、困难。特别是当男人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男人就越来越不喜欢讲话,因为他需要地方沉思、思考,但是当女性压力大的时候,她需要借着说话把心里的东西能够说出来,这是男女两性非常大的差别。因此,如果对这个不了解的话,冲突自然很大。太太觉得丈夫不愿意理自己,丈夫觉得妻子好烦。其实上帝造我们的时候,在我们身上放下了不同的功能在里面,如果你了解、知道你的情况的话就比较愿意打开、愿意学习,那么就有机会成长,这是必须要冲破的一个关卡。
另外,夫妻之间还需要有一些高品质的时光,在这个时光当中可以去安排如何让先生能够讲一些话,也让太太抒发她的感情,夫妻双方都需要某些时候采取主动,并非只是在谈恋爱的时候。
如果妻子是女强人,一般很难对先生软语,其实妻子无论在外有多强,回到家里她所扮演的一个角色就是妻子、妈妈,怎么样把这个角色扮演的更好,是需要去学习的。妻子需要想到另一半他希望你成为什么样的情人,有时需要对先生撒撒娇了、希望先生能够陪自己逛逛街了,有时候要使出浑身解数来挽回先生的心。
按着圣经的教导,男人的角色是头、是做领导的,我们知道再能干的一个女人,她也希望有一个宽阔的肩膀能够依靠。在夫妻关系里面,男人应该是爱他的妻子,爱到一个地步是让他的妻子愿意来顺服他,头的意思并不是说只是发命令,圣经里说丈夫爱妻子好像基督爱教会,基督爱教会是基督为教会舍去他自己,以爱把教会买赎回来,因此先生他的功能是在领导、服侍、仆人侍奉的榜样来服侍他的家庭。女性本身受造里面她是做一个帮助者的角色,帮助者不是次等的,而是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来帮助。很多婚姻里面互相搭配上会有很大需要。男人好像一部汽车的油门,男人都是往前冲的,不太会顾及家庭里面的细节,男人主要是挣钱回家,然后做重大的决定,这是需要发挥男人的领导功能在里面,妻子就能顾及一些细节在里面,因此在夫妻互相搭配的里面他们很需要知道自己的角色。
有一个问题是当男人不能站起来,在家里不能去做决定的时候,很多时候妻子就要下决定了,因为一个家庭里面不能没有人做主,但是当妻子下了决定之后或者妻子是个女强人的话,这个男人他就受不了了,因为男人天性是被创作为家庭的领导者,这时妻子要学习的是需要有智慧的帮助先生在这方面成长,这是不容易的事情。
圣经里讲到我们要彼此顺服,彼此顺服在夫妻关系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学习功课。要学习妥协,不是说听谁的谁就赢了,而是要双赢,两个人都能够同意某一个观点,做一个最好的决定,就是双赢的一个策略。

2016年10月3日 亲情不断电

婚姻的帮助者

 

亲情不断电161003——明冬仍有雪整理
收听     
今天真的非常的高兴,有褚牧师和褚师母来到我们的直播室。他们是五个孩子的爸爸妈妈,现在从事的是关于婚姻与家庭辅导系列的工作,也是我们亲情所需要的。
主持人:牧师您现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您现在从事的工作范畴?
褚牧师:我现在从事的是婚姻与家庭教育,我看见现在这个时代在婚姻与家庭和亲子关系上问题非常大,也非常的困难,因为人进入这个时代以后,这个关系非常的紧张,很多地方都需要有学习。对这个社会和整个世界来讲,婚姻和家庭是非常的需要加把劲的。因为人际关系其实也是一个技术,很多时候我们花很多的时间去读书去成长,我们学了很多技术是为了能够在这世界生活,可是我们却忘了其实夫妻之间、亲子之间也是需要教育的,它也是一个专业的课程,只是我们在课堂上没有学而已。
我在牧会时发现有很多婚姻的家庭问题是我没有办法处理的,其中也包括我们夫妻之间关系的问题。因为我们身为软弱人的一份子,虽然是牧师,也会遭遇到很多的困难。于是我们想到假如有机会的话,就要去读婚姻与家庭方面的课程,一方面可以救自己,一方面也许可以帮助到人家。之后就在美国读了四年的婚姻与家庭协谈,还有基督教教育,再后来就来到多伦多,发现缺乏国语方面的侍奉,于是就在这里服侍了。
主持人:刚才你们谈到是为了挽救自己的婚姻,是什么意思呢?
褚师母:这是因为男女差异的关系,这是一个很普遍的。我们必须了解男人跟女人的想法有什么不同,才能够从里面找到蛛丝马迹如何去沟通,如何去谈话,这些都是需要学习的。我们那时的关系很紧张,而且已经有三个孩子,尤其其中一个还是十岁的孩子。虽然我那时候没有去读书,但是光照顾几个孩子就已经很累了,所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读神学院的时候,他就一边读一边悔改,他才发现以前我们的沟通有多么糟糕。藉着他的改变,让我看到我们的婚姻是有希望的。从我们自己的学习里面,体会到其他人的婚姻当中所遭遇到的难题,然后从我们的婚姻经验当中教导他们如何去做一些改变。
“>收听
“>收听主持人:那师母你感受到牧师在哪些方面有改变呢?
“>收听
“>收听褚师母:像以前他在家里就不爱讲话,在房间里面上网、看电脑、找资料、准备他的一些讲章,好像他一个人就可以这样生活了。后来悔改之后,他回家会先看看孩子有什么需要,也注意到我的需要,在孩子入睡之后聊一聊,有时候我们也会出去约会。

2016年8月12日 亲情不断电

旅行的价值

 

亲情不断电160812——青草地整理
收听     
最近去的就是法国利穆,它也是一个古城,也是受罗马统治的。主要是去看那个斗兽场,跟罗马那个斗兽场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小型一点,还有那个歌剧院,露天的,是照着罗马歌剧院的形状造出来的,从中也可以看到受罗马统治的历史。在朝南一点是一个靠水的城市,也就是马赛了,不算很古,因为有很多现在的东西在里面。因为靠海,所以有很多北非移民过来的人,这个地方太太和孩子不太喜欢,抽烟的人多,比较杂。
在山上有一个马赛圣母院,那个倒是挺漂亮的。在上面可以看海景,值得去。第二天我们去了摩洛哥,世界上倒数第二小的国家,最小的是梵蒂冈,它比梵蒂冈要大一点。因为靠海,海岸边停靠的船都是大游艇,一个小船都没有,但是你会发现小船都是停在岸上,一个个的排列,像停车一样的。到处都在维修,叮叮当当的响声,走路也会绕来绕去,一个半小时就游完了一个国家。
尼斯很漂亮,值得去,那边有很多的沙滩,沙滩不是沙子,是小石头。那边的海岸线很蓝,也就是著名的蓝色海岸线。很蓝、很漂亮。也特别干净。有一个城堡是可以登上去看沙滩上的全景,在城堡的另外一面就是看到尼斯的港口,没有规则看上去又很有规则,拍张照片就觉得很美,像艺术片,像一幅画。过了这几个小镇,我们就开始坐车回巴黎了。
回到巴黎,大家很兴奋,毕竟是一个有很多地方可以看的城市,因为大,因为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曾经和妻子十多年前去过,现在是四个人一起再游巴黎,感觉是不一样的。一路走一路跟孩子说:这个地方我们来过,这个喝咖啡的地方我们也来过!因为是男孩子,所以他们不会怎么好奇,如果是女儿,她们一定会问。老大比较感兴趣,拍照片啊,老二最感兴趣的就是吃,特别是巴黎的薄饼,满大街都是,那里没有汉堡包,都是做的很大张的薄饼,你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口味。都是甜的,只是水果不一样,他们喜欢的是焦糖的薄饼,我们一起去爬了铁塔,去了罗浮宫,挺喜欢。老大和太太继续看罗浮宫,老二累了,就是我陪他。
老大来之前有查过背景,所以说要感受一下真实的场景,所以蒙娜丽莎啊,胜利女神维纳斯,这些都是很有名的雕塑和油画,其他的地方是很安静的。当我们游巴黎的时候,正好是发生了恐怖袭击,在游巴黎的时候我们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其实不光是巴黎,每一个城市在火车站的地方,都有这个宪兵巡逻,穿着防弹衣,拿着自动抢。所以还是很安全的。我们刚去巴黎的时候还没有出事,两个宪兵一组,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宪兵就变成4个一组。我们去的这些名胜的地方比如:罗浮宫,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旅客去的多的地方,都是成群结队的4人一组的宪兵。我就很放松,挺放心的。我们生长在一个和平的国家,是值得我们感恩的地方。我们的孩子在爱的环境中长大,就不会觉得那么敏感,他们觉得整个世界就像家一样。
这次旅游对我们全家最大的价值就是凝聚力。我们四个人凝聚成一个很团结的整体。对于14岁的老大,这次的旅行,俨然成了一个少年人的样子,不再像是小孩子的样子了。我们意见比较统一的是老大,因为我们出来主要是让他去学习,有他在反而是帮助我们去统一意见的。其实他算是我们的核心,所以这次是以他为主;小的是去哪里都会去,商量选择我们一家人都愿意去的地方。
一趟旅行下来,最难得的就是家的凝聚力,我们内心里面的安全感,是这个世界夺不去的安全感,也是这个家宝贝的价值!旅行结束了,但是凝聚力却跟着我们回家了,安全感也会伴随着孩子们一生之久!